2015-07-07_08.08.28

劉屏弟兄印象記 (邱文福)

邱文福 2019/06/13 16:35 點閱 9043 次
每次劉屏(圖右)回台灣時都會聯繫、來醒報鼓勵後進。(本報資料照片)
每次劉屏(圖右)回台灣時都會聯繫、來醒報鼓勵後進。(本報資料照片)

跟劉屏有更多的接觸,是在台灣醒報創立後,我慢慢淡出中國車業培訓業務,劉屏除了接受國際議題訪談,也常寫稿,每次回台灣時也都會聯繫、來報社鼓勵後進。

接送路上故事多

因為接送劉屏,所以有很多車上談話。他總有無盡的古今中外軼事可談,我就補上我在車業40年的故事交換,彼此都聽得津津有味。

最近幾年,他從中國時報退休,最大的願望本來是接掌醒報服事上帝,但是醒報資源太小,他一時也不可能離開美國。於是表示他會優先寫稿給醒報。

後來他應華盛頓地區的媒體之聘,從事網路視頻新聞節目,比先前時報歲月更為辛苦,因為他是個絕對要把事情做好的人,所以每天尋找新聞素材,搜尋有關中美事務的大事件,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

成了新網紅

就在那時,我們夫婦正巧有一趟華府行程。到華府,當然就讓劉屏包辦了所有大小事,包括往陳建台、趙克露夫婦家的接送,去紐約布魯克林他新東家的前期辦公室錄影,還參觀了他家裡的迷你攝影棚,完全是新網紅的裝備。

一路上開車數小時,我偶而會感覺他有些累,問題是,我即使敢開車,但劉屏覺得責任在身,絕不願意勞駕他人。我說服他,1979年我們剛下洛杉磯機場,就直接去租車公司借了車,拿著不知道能不能用的地圖開車上路。好不容易,劉屏終於同意讓我代駕了一小段比較不複雜的路。

那幾天一個小插曲是,我們找吃的,意外被榖歌到他家附近一處相當「西部」的老漢堡店,其實我是被門口一輛70年代的賓士SLC吸引的。不料這餐廳還真的極其牛仔。餐點也意外的入口,我們確實好好的享受了一下午的悠閒時光。

在醒報以桌當床

我曾問他,回台北時曾經躺在醒報大會議室的木桌上當床,不去沙發睡,難道是真的習慣?他哈哈大笑說,確實是習慣。我說,我實驗過,躺平對頸椎是好的,但是實在不舒服啊!他又哈哈大笑,但是他的笑還是含蓄,不是開懷大笑那種。

今年四月,劉屏又匆匆回台,主要是探望有血液疾病的姐姐,並探望、陪侍母親。他也因此特地去做了檢查,不料,他自己也有這樣的遺傳,於是匆匆回美國做進一步檢查。那幾天,雖然來去匆匆,覺得也不過像過去幾次的匆匆。

未幾,聽到化療過程中的悉聽主命,在身體發腫時,護士告訴他:「你以為那些葡萄糖跑去哪裡?」的苦笑話,寫過八則報導之後,忽然沒有病中代禱信傳來,我就感覺不妙,然後劉屏媽媽打電話給我太太(社長林意玲),說劉屏喉嚨很不舒服,無法說太多話。隔天就傳來惡耗。至今,依然難以相信。

雖然早已看穿生死,但是人間有事自是難捨。不過,劉屏弟兄先回天家見先走的親人、朋友,也自會預備未來再相見的種種吧。再見,劉屏。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