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be%b7%e5%9c%8b%e9%aa%a8%e5%ad%90%e8%a3%a1%e7%9a%84%e6%b0%a3%e8%b3%aa%ef%bc%9a%e6%90%9e%e6%87%82%e5%be%b7%e5%9c%8b%e4%ba%ba%e5%9c%a8%e6%83%b3%e4%bb%80%e9%ba%bc%ef%bc%8c%e6%88%91%e5%ad%b8%e6%9c%83%e7%b0%a1%e5%96%ae%e7%94%9f%e6%b4%bb%e3%80%81%e6%b7%b1%e5%ba%a6%e6%80%9d%e8%80%83%ef%bc%8c_%e5%b0%b1%e7%ae%97%e6%85%a2%e6%85%a2%e4%be%86%e7%b5%90%e6%9e%9c%e4%b9%9f%e5%be%88%e5%a5%bd%ef%bc%81

用德式思維 養成坦誠正直品格

醒報編輯部 2018/08/17 11:49 點閱 9761 次

德國男人都是工人?

一對華人朋友買了一棟漂亮的新別墅,我們去幫忙搬家。建築工程師朋友用來拆卸家具的工具,只有兩個極袖珍的小螺絲刀和小鉗子。我笑朋友用那兩件工具就像兒童玩具,告訴他有了房子,得準備像樣的工具。

朋友理所當然的說:「我又不是工人!」我當然明白他的意思。我們都是在「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的傳統觀念薰陶下長大的,接受的是注重課本知識、考試成績的填鴨式教育。何況他博士畢業,讀了二十幾年書本,自然是學富五車,不會動手、也不屑於動手。

我指著我先生攜帶的私人工具箱說:「在德國,男人都是工人!他也是工程師,可你看看他的工具箱。」他的工具箱分三層抽屜,整齊擺放著38把各種型號的螺絲刀、20把各式鉗子、小儀表、量尺、各種膠帶、線筆等。朋友夫婦都看傻眼了。

而這只是一個可隨身攜帶的工具箱,家裡的工具庫裡,還有20臺鋸、鑽、刨、切、磨等各種用途的電動機器,以及掛滿牆的各類大小型工具、幾十盒不同型號的釘子等。可以說,他有一個小型車庫。我們家大到房間裝修、小到花園修剪,都是他自己動手。

德國男人白天從事各種職業,如醫生、教授或普通職員,但回到家都有一個共同喜好,就是動手鼓搗。他們普遍愛逛建材商場,喜歡買各種工具,也喜歡自己設計、動手裝修房子,給孩子做木馬搖椅、木板拉車,且樂此不疲。他們這種獨立能力、創造能力、動手能力並非天生,而是得益於德國教育理念和方式的培養。

德國教育方式

度過4年輕鬆快樂的小學時光,孩子們已積累了一定的體能和眼界,進入中學之後,開始在課程的廣度和深度上逐漸加速。在每週一次的工藝課上,他們學會製作較複雜的杯子、陶盆及各種造型的藝術品。德國的語文課不是像中式教育那樣,在老師的指點下劃分段落大意、抓重點,而是以大量閱讀、深刻理解、培養獨立見解為重心。

高年級開始學習微積分等高等數理化課程,上很多的實驗課,並鼓勵積極發言,勇於表達見解。中學生還須學會做項目管理,完成兩週的社會實習、團體出國旅遊和做義工等。他們賺零用錢的方式也更加多樣化,比如給低年級學生做家教、照看鄰家小孩。我兒子和朋友們的孩子都做過這些工作。

德國中學沒有最後一試定生死的高考(相當於臺灣的大學學測與指考),中學最後兩年的各科平時成績,和最終選擇方向的四科畢業考成績的累積平均,就是高中畢業成績,高中畢業即可上大學。

他們在考試訓練、應試能力、奧林匹克數學比賽成績等方面,普遍不如中國學生,但他們的獨立思考能力、社會能力、創造力,以及知識的深度與廣度、心理成熟等綜合素質,遠在中國學生之上。這不是孩子個體的差別,而是兩種不同教育方式的必然結果。

德國教育還有兩點特別之處:一是從小學到大學,沒有班長、沒有班級幹部,每個班級只有一個學生代言人,職責是將同學的意見向老師或校方提交。學生代言人由學生選舉產生,沒有老師或校方參與。

二是從小學到大學,考試成績屬於個人隱私,老師不得公開、不許排名,更不能以考試成績將學生分出優劣等級。保護學生的自尊心和心理健康,是德國教育的重要責任。在這樣充滿正能量的生長環境中,會讓他們養成互相尊重、不攀比、不巴結、不嫉妒、不歧視、真實坦誠的個人品質。

維護言論自由的權利

德國政府及社會對於二戰的深刻反思、真誠懺悔和勇於承擔責任,贏得了世界的尊敬和讚許。然而,相對於政界、文化界、媒體的廣泛討論,以及文學和影視作品的呈現,我對德國民眾反思歷史的感知和觸動,更多來自於日常生活和身邊的人。

你若跟德國人抱怨德國不好,他們不會覺得自尊心受到了傷害,更不會怒氣衝衝的來辯解,反而可能認為你說得對。如果是你誤解了,他們會心平氣和的跟你討論;如果你堅持己見,他們會表示「我雖不苟同你的觀點,但堅決維護你言論自由的權利」。

公車上的插曲

2008年,我帶先生沃夫岡回國探親時,去大連與多年不見的大學同學相聚。那天老同學陪著我們遊覽美麗的大連城,在公車上我和老同學忘情的聊著,沃夫岡則是安靜站在一旁,專注的看著街景,他很了解我的思鄉情結,盡量不打擾我們敘舊。校園歲月正聊得歡暢,突然走道對面的座位上有一位長者開口問我:「他是哪國人?」我愣住了,也許上車時長者看見我和沃夫岡說話,認為我是他的翻譯?

我平素很不喜歡被素不相識的人打斷聊天,但基於禮貌我還是回答了他。本以為已經滿足了長者的好奇心,不料他居然興奮起來,用整個車內都能聽到的聲音大聲說:「德國人?那妳問問他,對希特勒怎麼看?」他的話音剛落,車內一片哄堂大笑,似乎找到了嘲弄這個老外的把柄。沃夫岡能聽懂「德國人」這個中文詞,感覺到了笑聲是衝他而來的。

我很難堪,不知該怎麼應付這個突如其來的場面,但糾結了一下之後,我還是把那位長者的話原原本本的翻譯給他聽。車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過來,等著看這個「德國鬼子」的笑話。沃夫岡沒有任何尷尬、躊躇,認真而平靜的簡單回答:「希特勒是個邪惡的戰爭罪犯,他殺害了很多猶太人。」當我翻譯完畢時,車裡一片沉默,人們的表情發生了變化,不知是因為沃夫岡的回答出乎他們的意料,還是他那純淨而誠摯的目光,讓人根本無法產生懷疑他在說場面話的念頭。

沉靜了一會兒,長者又提高嗓音說:「猶太人就是該殺,他們殺死了很多巴勒斯坦人,搶占人家的地盤,他們是壞人,當年希特勒就該把他們殺光。」他的回答令我非常愕然。沃夫岡聽完我的翻譯之後,依然平靜而坦誠的說:「這完全是兩碼事,當年希特勒殺害猶太人不對,現在猶太人攻擊巴勒斯坦也不對,更不能因此而推論希特勒應該殺猶太人。」

強烈環保意識

我對德國人具有強烈環保意識的真實感悟,來自一位女性、一位很普通的街坊女鄰居。多年前在一次鄰居的夏日聚會上,與往年一樣,街坊們愜意的燒烤、喝酒,天南地北的聊天。最熱門的話題是,圍繞著當時政府正在積極推動發展的再生環保新能源。

對於德國這樣一個工業化、製造業大國,電力能源的需求量自然極大。而德國地不大物又薄,礦產資源有限,況且石油、煤炭、天然氣等天然能源的開採消耗,是以不可逆轉的破壞自然、汙染環境為代價。自1980年代起,二戰後曾經支撐德國經濟的煤礦開採陸續關閉,工業轉型、尋找替代新能源,開始成為德國人關注的重心。

也是由於自然能源的缺乏,1970年代德國就發展起非常先進的核能源技術。雖然,核能發電便宜、乾淨,並且德國西門子公司設計的世界領先的核反應爐,採取了萬無一失的安全措施,但環保意識極強的德國人一直很排斥核能源,現在世界各國以環保為使命的綠黨,就是起源於1970年,在德國弗萊堡城發生的一場抗議政府建核能發電廠的民間運動。

現在,德國綠黨早已深入各級政府聯合執政,由此可見德國人愛惜環境的情結多麼深厚。有這樣強烈的民意,2000年德國政府修正法律,禁止各能源公司新建核反應爐,自然也是順理成章。取而代之,發展再生能源技術成為德國尋求新能源之路。

安全比錢更重要

平心而論,以風力或太陽能等再生能源取代核能和傳統煤炭石油能源,確實解決了環境保護問題,但複雜的新技術、龐大的成本資金投入,都使民眾必須面對一個涉及千家萬戶利益的實際問題:本來就比其他國家都貴的德國電費,將會明顯大幅漲價。所以,鄰居們喝啤酒時的話題,自然就扯上了這些「昂貴的大風車」。

在大家議論紛紛時,坐在我身邊一直跟不上話題的黛荷瑪突然插了一句:「反正我支持開發再生能源,生活環境的乾淨、安全比錢更重要,我寧可為此多付電費。」她這番話太出人意料了。黛荷瑪是一名普通職員,因為有3個正在上小學的孩子,她每天只工作半天,工資不多,家庭經濟收入主要靠丈夫。

照道理說,黛荷瑪應該是不太贊成能源漲價的,一家五口的生活很耗電,特別是德國家庭做飯大都用電爐和各種廚房小電器,所以他們家每月的電費會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就這樣口袋裡沒幾個閒錢、又沒有什麼深刻見解的普通婦女,在面對保護環境且涉及自家利益的問題時,她居然像個站在宏觀高度審度國家民族前途的大政治家!

垃圾桶有「顏色」

德國對廢物垃圾的處理和回收再利用走在世界前端,工廠和企業產生的廢水、廢氣、廢物,一定要按嚴格的國家環保標準來處理,稍有違規就會受到嚴厲的處罰。家庭生活中產生的垃圾廢物,政府也制定了一系列完備的回收處理方式。德國垃圾分類法規出臺於1961年,實施垃圾分類已有五十多年,分類理念早已深入民心、成為習慣。

我們小鎮居民基本都是住在帶花園的獨家小樓,每戶人家的院子裡,都有市政府免費發放的全套垃圾桶,黃色為帶有回收綠色標誌的塑膠包裝物回收桶;綠色為報紙、紙板和舊書類廢紙回收桶;黑色為不能回收再利用的剩餘生活垃圾,還有3個塑膠筐,分別用來回收沒有退押金的綠色、棕色及無色瓶子。

此外,還有一種棕色生物垃圾桶,是用來收集咖啡渣、茶葉末、丟棄的菜葉果皮,以及落葉剪草。但生物垃圾桶不是必需的,如果不用這個桶子,而是在自家花園角落設個生物漚肥桶,將生物垃圾丟在桶裡,待自然漚肥後,再施於自家花園裡,政府還會發放財政小補貼。生物漚肥桶在建材商店都可以買到,密封嚴實,氣味不會溢出來,很多鄰居家都有,我家花園裡也有一個。

超市雞蛋有密碼?

德國人對產品的品質和質量有著極高的要求,尤其對於食品品質監督、食品安全檢查,更是嚴格,我們從出售雞蛋的細節上即可略見一斑。德國超市出售的雞蛋大都是6顆或10顆蛋一盒的再生紙盒裝,貨櫃的價格標籤上,除標有不同的價格、數量及產地外,還注明了雞蛋品質標準,比如「Bio」(綠色生物雞蛋)、「Freilandhaltung」(散養雞蛋)、「Bodenhaltung」(圈養雞蛋)。

這指的是生蛋母雞的飼養方式。打開雞蛋盒,你會看到每顆雞蛋上都印有一串紅色代碼。這是雞蛋的身分證,每個字母和數位都有特定的含義,記錄著每個蛋寶寶的來歷。

比如今天我們家買回兩盒6顆裝雞蛋,一盒雞蛋上印著「0-DE-0357451」,意思是:0──綠色生物雞蛋;DE──德國生產(Deutschland);03──下薩克森州,後面的數字是具體養雞場及雞舍的編號。另一盒雞蛋上印著「2-DE-0523341」,意為:2──圈養雞蛋;DE──德國生產(Deutschland);05──北威州。如果你不懂代碼的意思,沒關係,每個雞蛋盒的盒蓋內側,都印有對代碼的詳細注解,還注明本盒雞蛋的「性質」。

都是翻譯惹的禍

回國時常有朋友饒有興趣的問我,德國人為什麼那麼講究紀律?那麼死板?連朋友見面也問:「你的秩序都好嗎?」、「你在秩序中嗎?」我被問得莫名其妙,也很懵懂,沒聽說德國人這麼問候啊。

後來我才明白,原來這是來自一句德國人的見面寒暄語:“ist alles in Ordnung?”被某些人首先是僵化死板的就詞論詞,再加上傳說中德國人非常嚴謹、遵守秩序,因而想當然耳,就翻譯成了這副讓人哭笑不得的模樣了。

我們還是從源頭開始,仔細從生活層面來理解這句問候語吧。德語詞彙Ordnung有多重意思:1. 整齊、有條理;2. 整頓、整理;3. 規則、制度;4. 順序、次序。德國市政府有個機構叫Ordnungsamt,不論城市大小,一般都設有這個部門,只不過有些地方叫另一個名字。

我在網上查閱了關於這個部門的說明,它是指在德國和奧地利市政管理中的一個機構單位,其主要職責是預防地方公共安全及秩序受到妨礙和影響。

那麼,在民間,人們互相打招呼時用到這個詞,是不是也指「秩序」的好壞?我非德語專業出身,更非語言學者,我對這句德語的理解完全是在實際生活中學到的。我特別向我家老沃提出了這個問題,並不屈不撓的糾纏他展開討論。在他被我刨根究底的提問而逐漸深入的解釋中,我似乎可以理解這句德語問候語的含義和適用範圍了。

德語Alles意為一切、所有。當一位熟人在某處見到了你,很熱情的與你握手或擁抱問好後,關切的問你:“ist alles in Ordnung?”(或簡稱Alles in Ordnung)這是在關心問候你的各方面,包括健康、工作、生活、家庭、心情等狀況。

如果你其他都好,只是健康有點問題,你可以這麼回答:「謝謝,是的,都挺好的,就是身體健康出了點問題。」如果你失業了,可以回答:「就是工作不太順心,其他都好。」再比如你離婚了,可以回答:「前不久剛離婚了,別的都正常。」當然,如果你不願意說自己的事或沒啥變化,就乾脆簡單回答:“Dank! Alles in Ordnung.”(謝謝!一切都好、一切如常。)

德國骨子裡的氣質:搞懂德國人在想什麼,我學會簡單生活、深度思考, 就算慢慢來結果也很好!
作者:洪莉
出版社:任性出版
出版日期:2018/08/01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