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黃健庭與陳怜燕 是愛侶也是夥伴(下)(20190317黃健庭、陳伶燕)

醒報編輯部 2019/03/31 18:37 點閱 57164 次

主持人:剛剛提到,你們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情況下投入政治,把原來商業界的工作放下,全心投入台東縣民的服務。剛開始接的時候,不管是立法委員或是縣長,縣長手握的是一手爛牌,因為台東縣是一個很窮、沒有資源、醫院少,甚至自殺率也蠻高的一個縣份,為什麼您會有興趣,為什麼要到這麼貧乏、資源這麼少的台東?

厭倦金融 投入政治

黃健庭:回頭看起來,我從政一開始有點無心插柳,因為厭倦了金融業的工作,想要為自己找另外一條路。可是一步一步走下來,重新認識、了解自己的家鄉後,有了使命感,發現這個地方很需要好好的改變。當兩屆多的立委,努力幫台東爭取更多的資源。到當了縣長之後,才知道,縣長才真正能夠為地方解決問題,為地方發展做出貢獻。

後來信仰上帝後,都清楚了,原來是上帝很早就準備這條路,甚至在我認識祂之前。祂的布局可以鋪陳20幾年,從我在美國,離台東已經這麼遙遠,離開台東這麼多年,在美國生活的很好,祂可以把我一步一步帶回來。最終,祂的心意是要透過我,來實踐祂要改變台東這樣一個心願。

過去歷練全用上

問:這裡有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我在讀您的書時發現,上帝先讓您當立法委員,後來立法委員所累積的人脈,對建設台東就有很大的幫助是嗎?

黃健庭:是的,一路走來我發現上帝始終是有安排的,祂讓我從讀金融,在國外有歷練、國際觀、企業管理的背景;當到縣長,接手這個工作的時候,過去的這些學習、歷練,全部用上了。因為台東真正需要的,就是改善它的經濟,到第二任的時候,我讓台東與國際接軌。

我辦的熱氣球活動是國際級的;衝浪比賽是世界總冠軍賽。我辦理的好多活動,讓過去的歷練都運用上。

尤其,管理台東的財政更是。在這麼艱困的地方,自有財源不到15%,政府窮,民間也窮,又沒有企業願意到台東來。我剛上任時,台東人沒有電影院可以看影片(後來好不容易設立威秀戲院),你很難想像台灣有這樣的地方。

真正又老又窮的不是高雄、是台東,需要政府社福照顧的比例將近一半。但是,因著我們願意付出,上帝不斷的幫助我們,為我們開路,讓台東可以在9年當中成就這些,讓大家非常驚豔的成績。

問:看到縣長從政的整個過程,相信夫人也有很多煩惱,包含焚化爐、官司、挫折,當時他也還沒信耶穌,妳一定很掙扎,請分享您的心路歷程?

常純赤心 真誠禱告

陳怜燕:上帝把我擺在黃健庭旁邊,就是為他禱告。我沒有像他厲害,他是一個很能解決問題的專業經理人,但我有一顆很單純信靠上帝的心。只要有任何困難,我就禱告。自己沒有辦法,祂一定有辦法。又因為我們是學長、學妹、同家公司,我們之間有一個習慣,兩個人每天都要報流水帳。以前在立法院,質詢之前他也要試著質詢一次給我看。

我會給他意見,跟其他太太不太一樣,我們兩人變成是一種夥伴關係。每次他跟我講完他公司的煩惱,都是又大、又難的事情;當縣長之後,甚至難到我不知道怎麼辦。焚化爐的仲裁下來,常常都是他講完話之後開始打呼,接著睡著,換我睡不著了。

這時我就會跪在十字架前面一直禱告、一直禱告。我真的很感謝上帝,我知道祂有聽到我的禱告,不但在曠野上開道路,沙漠裡開江河,不斷利用「黃健庭」提升台東。

禱告經歷神蹟

問:黃縣長當初不是基督徒,聽到夫人一直禱告,大概也不會有感覺吧?

黃健庭:憑良心講,從政之前到從政初期,都很順利。從小功課沒有問題,考大學、留學都沒問題,在美國找一份工作也可以從小職員做到副總,都很順啊!回台東選舉第一次就當選,靠自己我什麼都能解決。我是從小跟著父母拜拜的那種,家庭信仰如此,沒有認識上帝。

當縣長後,開始接觸這個信仰,這是因為小燕執意,希望每周有牧師到縣長公館陪著我,去讀經、查經,是從這樣開始的。我一開始沒有抗拒的原因是,這個老婆為我付出那麼多,一個禮拜給她一個小時的時間讓她去安排,也是我應該做的,就從這樣開始。完全是被動的。也很奇妙,就這樣慢慢的認識上帝,進一步倚靠祂,靠著祂成就了一切。

問:分享一件您覺得最震憾的事,過去靠自己都能成功,後來真的不得不靠上帝的案例如何?

黃健庭:我上任不到半年,發現台東的財政非常困難,前一任縣長在競選連任的那一年,把所有國中、小學學生的營養午餐全部改成免費。家長不用再出錢,全部吃政府。當然,家長們很開心,認為這是德政。

可是我上任之後發現,這些學校的校長反應的是,廁所門破爛沒錢修、籃球場腳架壞了用木頭綁著、飲水機沒有錢換,我們的教育經費呢?吃掉了,被排擠掉了。反正免費,大家都很開心。大家沒有去想,這錢從哪裡來?舉債來吃,不然就是要排擠正常預算來吃。

我說這不對,我們要來改,但是從副縣長到所有的局處全部反對。他們說,縣長,這不能改啊!這收回來,您的滿意度至少掉5%,您要不要考慮等你連任以後再來做這個事情?

我覺得這明明不符合公平正義,這不是一個台東可以承擔的福利政策,這不對。我回到家跟她說這件事情,她說,你應該要去做,因為你在意的是上帝的想法,不是人的想法。

你倚靠上帝,祂會幫你,困難祂會幫你解決。隔天我去辦公室,就決定做了。一開始被罵得很慘,可是執行這個政策兩、三年後,我們再去做民調,大部分的民眾、家長都贊成這樣做。他們知道,這樣做,每年我們省下的那一億,都還是放在學校,用來改善校園的環境、更好的教學內容,真正受益的是孩子。

問:那時妳感覺如何?

陳怜燕:我很開心他堅持下來,我跟他說,你不要在意人的看法,要在意上帝的看法,我們最後是要跟上帝交帳的。所以其實很多都是上帝給他開路(焚化廠)。

執意拆廟 走對的路

黃健庭:我在卸任的前一年,總算完成台東一個知名的景點,八仙洞。那是一個國定遺址,有3萬年歷史的人類遺址,幾十年來卻被廟宇占據,用來做靈骨塔、神主牌的生意,根本不像一個國定古蹟的地方。可是大家束手無策,廟宇佔有誰敢動?

我花了6年的時間,上任之後我開始去清理,勸導、最後不得已用訴訟強制去拆除,我們盡量把整個拆除過程處理好。該安置、神像該移走的、廟公該好好處理的,全部都用心辦妥。可是這件事情對很多人來說,非常大膽。

當時我認為,這出自於我對於信仰有穩定根基的影響,我才能夠知道我堅持做對的事情,上帝會給你倚靠。

熱氣球名揚國際

問:回頭來想的時候,會不會覺得一個人也不能太自信靠自己,有一位上帝與你同在,是更好的事情?

黃健庭:那是一定的,真的是當縣長之後,才懂得,單單人是不夠的,有很多的事情其實要靠上帝的恩典。

問:再來談談您的熱氣球、衝浪、浮潛,怎麼用來轉化台東從又窮、又老的縣市,變成一個國際知名的觀光景點?

不只做對 還要創新

黃健庭:我接手的台東從家徒四壁,根本沒有希望的地方,讓我了解到,非得好好的改變它不可。改變大概就是改革,從不對的事情努力去改;但更重要的事情是,創新,怎麼為台東走出一條新的路?

我覺得上帝在這上面也很幫忙,像熱氣球,莫名其妙就生出來。那個地方本來是做飛行傘的,有一年國貿局突然有這樣的計畫,國際會展產業的競爭性企劃,開放大家來競爭,國際會展那時跟台東根本毫無相干。

照正常的狀況,承辦人早就直接簽結掉了,連我也看不到;我上任之後,我有特別要求,所有中央有預算的競爭性計畫都不可以棄權,全部都要報名參加,最後拿到與否是另外一回事,過程很重要。

要從這過程當中,不斷進步、學習。那個承辦人很順服縣長的指示,縣長交代不能存查,我們就拿出來提提看。莫名其妙我們拿到那個計劃的第一名,就把熱氣球的第一桶金生出來,然後一路演變,到7、8年之後變成全世界12大熱氣球嘉年華節之一。

台東人光榮感提高了

帶來的台東的經濟效益更可觀,每年幾十萬人進來,把台東的飯店全塞滿了,也讓台東人開始有自信心。能見度提高,光榮感提高。以前台東人出門,一講到自己哪裡來的,頭低低;現在失聯的親友全部自動連繫,說,我準備來台東看熱氣球,可不可以幫我訂票、訂房間,接待我們?

更重要的是,我覺得,這些真的把台東的商機、就業機會創造出來,企業開始願意來投資。飯店、民宿房間數成長了一倍以上,住房率更高,創造的就業機會讓台東在去年是全台灣失業率最低的地方。我們從人口流失、沒有就業機會,變成是全台灣幸福指數第二名,只輸給新竹市。

從處長到啦啦隊長

問:小燕也曾經在台東縣政府擔任局處長,是文化暨觀光處,請分享參與台東縣政的感受?

陳伶燕:那兩年半的經驗對我很有幫助,後來才明白上帝為什麼先把我擺在那個位子。跟施洗約翰一樣,是預備道路。我做了幾個指標性的業務,一個是台東美術館,另一個是台東誠品,現在還有我們的文化中心,留了8、9千萬修繕經費,是我那時候跟文建會爭取來的。

那時候我是第一個,把表演、視覺藝術都帶起來的文化部長。我們還推動誠品書店,這幾個都對台東的影響很大。台東誠品的過程也很曲折,因為有了它,才會有後來縣長做的TT Style文創館、波浪屋、鐵道魅力據點,3億的經費打造出來。

我發現上帝早就有美意,對我來講,我那兩年半當過地方政府首長的經驗,所以才知道他們的苦水、難處。他當縣長的時候,我是所有局處長最要好的朋友,他們被議員修理,我立刻打電話安慰他們,我知道為什麼你被修理。他們就會覺得,咦?妳怎麼會知道,我當初也是這樣過來的,所以我可以成為他們最好的朋友。

黃健庭:所以縣長這9年的生涯,小燕扮演幾個很重要的角色。第一個,在很多層面是我最好的幫手,我個人諮詢的對象;第二,她是縣府團隊的啦啦隊隊長,常常想盡辦法要讓他們振作起來,也是她的點子讓我每年都把縣長的年終獎金拿出來,去設立金僕獎,鼓勵這些人民公僕,這也是她的想法。她也是台東很多弱勢族群的天使,經常關心他們,到監獄、少觀所、小學裡面去讀故事,是我們台東的禱告天使。

問:您們吵架嗎?

陳伶燕:(笑!)我們沒什麼時間吵架,我們很難有時間吵架。

理念近似 相輔相成

黃健庭:公務真的是太忙,佔掉我們的生活時間,有時候會太專注在公務上面。所以現在可以開始過一些沒有公務的生活,非常享受。現在有時間念她,也有時間幫她煮飯、做家事了。

問:所以您們不會有意見相左的時候?

陳伶燕:會!但是我們兩個理念價值觀很接近,幾乎是一樣的。只是做的方法跟角度不一樣,彼此互補,他也很會接受我的意見。

黃健庭:說實在的,我比較理性,她比較感性。我比較會針對有什麼問題,我們來找解決的方法;她會說,這個人怎樣怎樣,把問題丟出來。我就會說,那就要解決,可是她有時候只是想把問題丟出來,不是真的那麼急於要解決,她只是要抒發她的情緒,可是我不是。我有時候聽到她這樣講,我就會說那妳要改變啊!

問:總體來講,在縣政上,小燕是很大的幫手。如果你有100分的成功,她佔幾分?

成功男人 背後女人

黃健庭:那一年選國大代表,選完以後大家就說,你才回來3個月就當選,一半是您爸爸(老縣長)的功勞;另一半是您太太的功勞。我說,啊!我自己跑了半天都沒有功勞嗎?主持縣政這9年,台東成就這麼大的改變,她在很多地方幫了很多忙。

實質上,譬如說台東要對外宣傳的影片,那個腳本可能是她寫的;畫面怎麼帶,親自剪接,每個月台東的月刊,標題應怎麼下,排版怎麼排,都是她在背後當志工幫忙做的。

陳伶燕:這些被他操練出來的。他選舉選6次,沒有用過一家公關公司,全部都是我一個人。以前他每次選舉的時候,我就要幫他剪影片,幫他做所有的文宣,大型的造勢活動,從頭到尾。

問:當初娶她的時候,應該萬萬沒想到她怎麼能幹吧?

黃健庭:真的沒有,當初她是小學妹,什麼都不會,電鍋都不會用。報告我幫忙寫,如今,我心甘情願把一半的成功歸功於太太。

蹲下是為躍起

問:最後一個話題,現在卸下縣長職務,到處請您們演講,應該也不會讓您們失去對台東的愛。談談您們的居家生活,卸任好幾個月,蒔花弄草、您的臉書還有去超市買菜之類的報導,分享一下吧。

黃健庭:這兩個月很多邀約,我們要準備到處分享台東的經驗。不過,更多的時間是在忙著搬家。從縣長公館搬出來,回到自己的家,這幾年累積太多東西,立委時代的東西也堆在裡面,現在全都要搬回家整理,花了不少的時間在做這些事情。

可是,我也慢慢回到正常的生活,能夠有時間陪她去購物、整理自己的院子。這段時間在廚房、做家事的時間加起來可能超過我過去9年當縣長時做的家事。可是,我蠻享受在其中的。

陳伶燕:其實我一直跟上帝禱告,給我一個安息年,在他兩任縣長滿了之後,上帝就真的讓我享受,我自己想要規劃的生活。其實黃健庭本來就是很居家的男人,只是因為他工作的緣故,失去了這樣子的生活很久。

他以前就是很喜歡整理院子,任何家事都比我還厲害,超級奶爸。現在好不容易我們重新調整,甚至適應自己開車、迷路,都覺得很棒。

主持人:我相信台東縣民不會讓您寂寞太久的,還是要請您再一次披甲上陣,但是下一個任務又是什麼我們不知道,不過呢,就像你們所說的,交給上帝,相信以您們現在的年輕力壯,還有很多力氣為社會服務,以您們豐富的經驗,國家能有更多借重。最後請縣長對夫人講一句話,夫人也對縣長講一句話:

黃健庭:我覺得小燕是這一生當中,上帝賜給我最好的禮物,這一路來如果沒有她,很難想像是什麼樣的光景。所以我非常感謝她,非常愛她。

陳伶燕:我知道上帝一定會使用黃健庭在不同的位子上,但是不管你做什麼,他都是上帝最榮耀的孩子。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