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a6%99%e6%b8%af%e5%9f%ba%e6%9c%ac%e6%b3%95%e8%b5%b7%e8%8d%89%e5%a7%94%e5%93%a1%e6%9d%8e%e6%9f%b1%e9%8a%98%e5%be%8b%e5%b8%ab%e8%ab%87%e4%b8%80%e5%9c%8b%e5%85%a9%e5%88%b6%ef%bc%8c%e5%bc%b7%e8%aa%bf%e9%a0%88%e5%bb%ba%e7%ab%8b%e4%ba%92%e4%bf%a1%ef%bc%8c%e7%b6%ad%e6%8c%81%e6%b0%91%e4%b8%bb%e6%a0%b8%e5%bf%83%e7%b2%be%e7%a5%9e%e3%80%82%ef%bc%88%e7%9b%b4%e6%92%ad%e6%88%aa%e5%9c%96%ef%bc%89

港大律師談一國兩制 應先落實互信

林稚雯 2019/01/28 17:42 點閱 17917 次
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李柱銘律師談一國兩制,強調須建立互信,維持民主核心精神。(直播截圖)
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李柱銘律師談一國兩制,強調須建立互信,維持民主核心精神。(直播截圖)

【台灣醒報記者林稚雯台北報導】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於1980年代提出「一國兩制」憲法原則,而北京當局則於2014年對香港提出「一國兩制白皮書」,宣告全面管制。對此,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李柱銘律師表示,中國目前為世界第二強權,應以改革者而非統治者的姿態,透過互信落實不失民主的一國兩制,對台灣的模式亦同。

蹺蹺板的平衡

在「談香港一國兩制遭遇問題」講座中,李柱銘表示,有別於鄧小平版「一國兩制」憲法原則,2014年頒佈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旨在闡述中國政府眼中「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情況。中國政府的實踐手段顯以高壓、全面統治為要,對於人民自治、全面普選的承諾不斷拖延。

1984年12月中國與英國研議後發布的《中英聯合聲明》明文寫下香港為特別行政區,應按照一國兩制方針,保持主權移交前的資本主義制度,維持50年不變,此一民主獨立的精神也寫入《香港基本法》當中。目前「一國兩制」的口號雖在,但實際上中國目前採取手段漸趨專制,此一作法與基本法理念明顯相悖。

李柱銘另以蹺蹺板為例譬喻,中國和香港猶如父子關係。爸爸的身高和體重必然都大於兒子,若是兩人希望在翹翹板上取得平衡,身為父親的那方必然要往翹翹板前端移動,減少統治時的箝制與壓迫,才能讓中港關係重新取得平衡,也維護《香港基本法》的民主自治核心。

自由自主法治夢

講座中李柱銘多次聲明「我是中國人,我絕對支持一國兩制。」但李柱銘也說,他所支持的版本為鄧小平當時的理念,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不能背離的基本精神。此一信念不只是他個人所奉行的基本政治精神,更是全香港人民至今不變的自覺和信念,2014年白皮書發布後隨即爆發佔中運動,就是人民對中央極權發出的怒吼。

李柱銘表示,一國兩制最重要的前提是彼此信任,應依照1997主權移交的承諾,維持香港自由、自主、法治的精神。若香港人無法透過投票來選取自己心儀的特首和立法議員,相信民選政治人物真能為人民服務,最基本的信賴就蕩然無存。李柱銘藉此對習近平喊話,表示中國貴為世界第二大強權,就應做出典範,是以民主服人,而非單用專權強制。

對於台灣處境,李柱銘回應,不論是中國與台灣統一、台灣維持現狀或台灣獨立都是具可能性的方案,然而他所著重要點仍是不論執政黨為何,都不應忽略民意看法獨斷獨行。李柱銘再次提到,中國的長遠發展應照鄧小平提出的藍圖進行,讓具備民主法治精神的香港地區帶領中國,而非走回頭路,反往專制獨權的方向發展。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