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b3%95%e5%9c%8b%e3%80%8c%e9%bb%83%e8%83%8c%e5%bf%83%e3%80%8d%e9%81%8b%e5%8b%95%e5%9c%a8%e5%b7%b4%e9%bb%8e%e6%8a%97%e8%ad%b0%e6%94%bf%e5%ba%9c%e8%aa%bf%e6%bc%b2%e7%87%83%e6%b2%b9%e7%a8%85%e7%9a%84%e9%9b%86%e6%9c%83%e8%ae%8a%e8%aa%bf%ef%bc%8c%e5%9c%a8%e5%87%b1%e6%97%8b%e9%96%80%e5%89%8d%e7%84%9a%e7%87%92%e8%ad%a6%e6%96%b9%e8%b1%8e%e8%b5%b7%e7%9a%84%e8%b7%af%e9%9a%9c%e3%80%82(%e4%b8%ad%e5%a4%ae%e7%a4%be

提高燃油稅惹抗議 馬克宏後院失火(20181128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8/12/03 09:54 點閱 40827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主講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紀錄整理:許嘉琪、張朝瑋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前陣子法國發生抗議遊行,人民因不滿馬克宏增加燃油稅而走上街頭,示威過程激烈,甚至還造成了死傷。

馬克宏在國際上頗受推崇,被認為是歐盟的領袖人物,然而在他自己的國家裡,卻因為施政過於猛烈,遭到民眾抗議,這個情況與台灣蔡政府有些類似。反映了領導者誤判情勢,自認行事有正當性,卻忽略了人民的感受。請嚴老師分析。

以價制量 節能減碳

嚴震生:法國增加燃油稅的原因,跟台灣嚴審二行程機車一樣,是希望藉此降低人們使用汙染能源的比例,鼓勵民眾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達成節能減碳的目標。但法國的油價原本就高,加稅後人民更是難以負荷,與台灣相較一下,大家就能夠體會那個衝擊:台灣的油價是1加侖30幾元,而法國大概是50多元。

雖然政府的本意是節能減碳,以價制量,但人民感受到的只是實際的經濟壓力。民眾看見國際油價下跌,國內油價卻仍居高不下,一時難以接受,才會走上街頭,而這次抗議的規模非常龐大,不僅是巴黎,而是有來自全法國成千上萬的人民。

民眾反制 民調驟降

就像主持人說的,馬克宏有很多理想,認為歐洲不應該接受美國控制,想組織一個歐洲軍隊。甚至有人認為他是新拿破崙,將帶領歐洲對抗美國。但沒想到,在他自己的國家內卻先爆出問題。

馬克宏本身是經濟專家,可能因此自認了解狀況,而忽略了百性的反彈。外界猜測,法國會不會像美國一樣出現「反制」,馬克宏這一次民調下降了很多,右派的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趁勢而起,推出雷彭女士跟他挑戰,雖然輸了,但仍形成威脅。

馬克宏正面對人民和極右派的雙面夾擊,他能不能安撫這個混亂情況,是未來競選連任以及成為歐洲共主的關鍵。

與民眾有代溝

問:馬克宏不只增加燃油稅,也砍了退休金、調漲瓦斯和電力價格,雖然他自認出於善意,但仍讓老百姓感到很大的壓力。

台灣也是一樣,政府喊出非核家園的理想口號,但是當政策操之過急,影響到民生用電,大家還是寧願回到「有核時代」。請問嚴老師,您認為馬克宏在這次示威過後會讓步或調整政策嗎?

嚴震生:目前看來,馬克宏似乎沒有要讓步的跡象。政治人物總是說「我們的政策方向都是正確的,只是溝通上有些問題」,馬克宏和蔡總統一樣,都在事後的談話中表示:自己的政策沒有錯,認為人民不了解政策用意。

但問題是,這個政策直接衝擊百姓的荷包,加上極右派搧風點火,光憑馬克宏用一張嘴呼籲大家冷靜,是沒辦法平息風波的。老百姓希望看到政府有實質的作為,然而當雙方各持己見,就很難達成共識。

菁英分子的傲慢

馬克宏是菁英分子,很相信自己正在做對的事,這樣的人遇上民粹時,是很難做出讓步的。就像美國的知識分子一直有恃無恐,沒想到出現了一個川普,能夠鼓動教育水準不高的百性,擁有大量支持者。

我相信雷彭女士也能做這樣的動員,像川普批評華府菁英不接地氣一樣,把馬克宏貼上傲慢的菁英階級標籤,這對馬克宏未來的連任之路會是一大挑戰。

問:所有的民主國家都必須面對一場拔河,在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制度下,大多數民眾的看法會逼退菁英的意見。根據民意調查顯示,法國有7成的人認為這次的抗議具有正當性,這樣看來,馬克宏現在是「少數」,如果再投一次票,他恐怕是會落選的。

我們面臨了一個矛盾,究竟應該相信菁英的智慧,由他們全權領導,還是應該「一人一票」,尊重每個普羅大眾的意見和需求呢?菁英分子如果不能接地氣,傾聽民眾需求,看來是很難往下走的?

民主的矛盾

嚴震生:既然馬克宏在政策上不願轉彎,就必須拿出領袖魅力,說服民眾他的政策能在長遠的未來帶來好處。不過現在民眾已經走上街頭,為時已晚,如果馬克宏沒有實質作為,恐怕他們是不願意回去的。

但有個很有趣的看法,有人認為馬克宏現在佔了天時,法國碰巧進入冬天,民眾受制於天氣,無法在街頭久站,我猜這可能也是馬克宏在「賭」的原因之一。

恐引發全面性抗議

問:馬克宏和法國在歐洲具有重要地位,整個歐洲社會都在關注法國的狀況,特別是現在有個雷彭女士在法國搧風點火,未來政局會不會翻盤猶未可知?

嚴震生:沒錯!而且不僅是群眾抗議,這些街頭抗議隊伍還會連帶影響到周邊店家,造成店面受損或是生意下滑,在這樣的牽動下,會不會讓這些店家也成為反對馬克宏的一分子,變成全面性抗議呢?如果最後真的走到這一步,馬克宏就不得不做政策上的調整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