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a%ba%e6%ac%8a%e5%9c%98%e9%ab%94%e5%9c%a8%e6%b2%99%e5%9c%8b%e9%a7%90%e4%bc%8a%e6%96%af%e5%9d%a6%e5%a0%a1%e9%a0%98%e4%ba%8b%e9%a4%a8%e5%a4%96%e8%88%89%e8%91%97%e5%93%88%e7%b4%b9%e5%90%89%e7%85%a7%e7%89%87%e6%8a%97%e8%ad%b0%e3%80%82(%e5%ae%89%e7%b4%8d%e6%9d%9c%e9%ad%af%e6%96%b0%e8%81%9e%e7%a4%be)

沙國記者遇害 驚動各方引來譴責(20181017-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8/10/18 09:32 點閱 9219 次
人權團體在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外舉著哈紹吉照片抗議。(photo by 安納杜魯新聞社)
人權團體在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外舉著哈紹吉照片抗議。(photo by 安納杜魯新聞社)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主講人:嚴震生教授(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紀錄整理:張朝瑋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沙烏地阿拉伯的公民,擁有美國居留權,同時也是《華盛頓郵報》記者的卡舒吉,近日在沙國駐土耳其領事館內遇害,此事驚動了美國,也嚴重影響了美沙關係。

沙烏地阿拉伯算是美國在中東的盟邦,如今卻傳出在沙國自己的大使館內殺害一位異議人士,這除了讓美國總統川普公開對沙國喊話外,也派出國務卿龐培歐去中東處理。

在我們東方人看來似乎有點奇特,不過是沙國殺了他們自己的一位公民,但美國卻傾全國之力,也驚動了全世界關注這件事,想請教一下嚴老師的看法。

對情勢的誤判

嚴震生:第一點是因為卡舒吉是《華盛頓郵報》的記者,這首先是驚動了全美國的新聞界,而且對美國人而言,新聞自由是非常重要的,且記者是不能受到生命威脅的。而卡舒吉因為批判沙烏地政府及其皇室,成為沙國政府的眼中釘。

保守的沙烏地阿拉伯對上崇尚新聞自由的美國,沙國似乎沒有搞清楚狀況,就因為容不下卡舒吉的批判,而將其殺害,這是對美國崇尚言論與新聞自由的不了解,而導致犯下這個錯誤。

再來,卡舒吉是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沙烏地領事館遇害(大使館是在安卡拉),說明沙國政府其實已經鎖定他很久了。因為卡舒吉一直在《華盛頓郵報》上批判沙國,導致沙國一直對其不滿。這也使土耳其感到不受尊重。

不是推翻 而是改革

更嚴重的是一開始沙國政府矢口否認,並表示不知情,直到後來出現證據證明是他們所為,只是可能不是親王親自下令。

這就有點類似30幾年前台美之間發生的江南案,當初是一群自認愛國份子,認為江南的著作會對蔣經國造成威脅,因此自行到美國暗殺他,這直接在美國領土上的行為當然令美國相當不滿,並導致美國與台灣的關係惡化,而蔣經國也為此將兒子蔣孝武外放以避免爭議。

這些其實都是威權國家對民主國家主張的言論與新聞自由不了解所導致的。而且須注意的是,卡舒吉的批判並不是為了推翻王室,事實上他還曾擔任過王室的顧問,他是很在乎王室存留的,只是要沙國更自由、民主化。但也是因為這些主張使他得罪王室,惹來殺身之禍。

在事件剛開始時,沙國一直拒絕土耳其派員進入領事館調查,後來因龐大的外界壓力而被迫開放,土國也透過調查而宣稱握有卡舒吉遇害的證據,現在唯一不清楚的就是親王在其中擔任的角色。

反省對沙關係

而美方的反應,除了川普派出國務卿以外,國會也齊聲譴責沙國,並表示要派員調查。這可能是擔心美方行政部門的調查會因為美沙盟邦關係而有失偏頗。過去美國總統在上任後第一個訪問的國家,就代表對其重視的程度,以前傳統會是加拿大或是英國,而川普卻是去沙烏地阿拉伯;這有可能是因為石油與軍售等利益,也可能是因為沙國對以色列的態度。

這層關係導致過去沙國在葉門等地的一些行為,美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卡舒吉的事件可能會迫使美國媒體與政府重新檢視對沙國的態度,卡舒吉雖然不是美國公民,但他是替美國的新聞媒體工作。這件事情我相信還會持續發酵,就看國務卿龐培歐回來後對此事件的反應。

制裁可能的後果

問:如果卡舒吉事件真的是沙國王室指使的,那勢必會對沙國造成重大影響,沙國難道不考量這件事可能會對美沙關係的影響,以及可能會引來的經濟制裁等,嚴老師覺得呢?

嚴震生:美國應該是不敢過度制裁,一來是怕把沙國推向俄羅斯,但又怕如此一來就違反美國一直堅持的人權自由,這必須要做出一個取捨。

川普是一位現實主義者,不會對沙國有太多懲罰,從反對停止對沙軍售這點就可看出。但川普的支持者中有許多基督教基本教義派,他們是否會容忍沙國這個伊斯蘭政權作出這樣的行為,川普也必須在意這個部分。

沙烏地的反制

問:沙烏地本來要舉辦一個投資貿易的會議,後來因為多國抵制而取消,對他會有損失嗎?

嚴震生:損失是一定有的,但要擔心的是,沙烏地會不會也因此再度操弄石油價格以對抗西方國家,如同OPEC的第一次石油危機那般,雖然沙國石油輸出量不如俄國,但石油儲存量卻是最多的,因此沙國握有一定的籌碼可以對抗。

問:卡舒吉這件事最後到底該怎麼收場,美國跟土耳其的反應會是如何?

嚴震生:最後一定會是找代罪羔羊出來頂罪,不管是自發或被迫,如當年的江南案一般,蔣經國將兒子外放,讓大家覺得這種事不會再發生。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