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f%bc%88%e5%9c%8b%e9%9a%9b%e9%a0%ad%e6%a2%9d%ef%bc%89%e3%80%8a%e8%a7%80%e7%9c%8b%e8%80%85%e3%80%8bthe_spectator

「殺吾詆」的暗黑沙烏地(20181014 觀看者)

邱慕天 2018/10/14 18:23 點閱 11830 次

「殺吾詆」的暗黑沙烏地
Death of a dissident

身在《華郵》專欄針砭沙烏地政治多年、有30載的新聞和情報工作經驗的卡肖吉不會不知道,踏入沙國的伊斯坦堡領事館是一件犯險的事情。在過去一年駐華府、擁有近2百萬的推特追隨者,卡肖吉已成為西方中東政治評論圈中的明星,上遍英美各大電視台。他應該也知道,現在的沙國領導人想要對他千刀萬剮。

一樁離奇謀殺

上週,為了一紙和前妻的離婚證明書,他再也沒有從伊斯坦堡的沙國領事館出來過。土耳其媒體報導,當天早上2架私人飛機載了15名持沙國護照的打手,先卡肖吉一步進入了使館。在比對圖像後,土媒認出其中3人是沙國實質掌權者薩爾曼王儲的保鏢。《紐時》指認其中1人為沙國首席法醫。

據推測,卡肖吉在使館內遭到的折磨、處刑,最後被肢解運出。但在使館內一切的黑箱不得而知。影片據說已被刪除。沙國則否認一切指控。在死無對證的情況下,最多只能說「卡肖吉從使館內人間蒸發」了。

受害者的多重面貌

在許多層面上,33歲薩爾曼王儲儘管在世人前的面貌是一個開明改革者,但他掌權本質的殘暴,也並未脫離西方視線:他在葉門發動的戰爭導致至少上萬平民死亡。在國內,被他定調為「犯貪腐」的王戚富賈紛紛經歷了殘酷的肉刑和抄家。什葉派示威者的社區被夷為平地。在社交媒體上批評他的人,有的更遭受到鞭笞刑罰。

在這樣的對立框架下,只是在這起事件才知道卡肖吉的人,很容易就把他當成另一個無畏/無謂犧牲的自由進步民主人權鬥士。《觀看者》因此進一步指出,「卡肖吉之死」其實代表的是另一個中東政治路線的權鬥結果:穆斯林兄弟會。穆兄會是一種伊斯蘭民粹政治,不熟悉中東的人容易以為它是西式民主在中東的別稱。

《觀看者》作者約翰‧布萊德利爆料自己是卡肖吉在沙烏地新聞社的多年同事。卡肖吉出身自1970年代的穆兄會,卻長年為沙烏地官報工作,在私下結交許多國內穆兄會的伊斯蘭神學家之際,也圖政府給的優厚待遇。近年他更與同屬伊斯蘭民粹政治立場的土國執政黨來往密切,對於土國總統艾爾段和薩爾曼王儲一樣打壓任意監禁異議媒體人的行為,採取雙重標準。

「海外政變」惹殺機

更要緊的是,卡肖吉在1990年代當過沙國皇室跟賓拉登和解的牽線人,又在911恐攻後轉而投靠沙烏地駐英美的大使費薩爾王子,得以穿梭在英、美、沙的反恐軍情處之間。我們注意到今年早些時候在美國成立了一個「阿拉伯世界即刻民主黨」,並在《華郵》持續為穆兄會的路線辯護。

就是在這個高調的時刻,沙烏地王室遞出了與他和解的橄欖枝,就像過去一樣,希望卡肖吉能回國當王儲的改革顧問。卡肖吉雖然拒絕回到沙國,但踏進沙國駐土領事館的這一步,顯然「殺吾詆」的殺機掉以輕心了。

https://www.spectator.co.uk/2018/10/death-of-a-dissident-saudi-arabia-and-the-rise-of-the-mobster-state/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