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e%8e%e5%9c%8b%e5%89%af%e7%b8%bd%e7%b5%b1%e5%bd%ad%e6%96%af%e8%82%af%e5%ae%9a%e5%8f%b0%e7%81%a3%e5%af%a6%e6%96%bd%e6%b0%91%e4%b8%bb%ef%bc%8c%e6%8f%90%e4%be%9b%e5%85%a8%e4%b8%ad%e5%9c%8b%e4%ba%ba%e6%9b%b4%e5%a5%bd%e7%9a%84%e7%94%9f%e6%b4%bb%e6%96%b9%e5%bc%8f%e7%a4%ba%e7%af%84%e3%80%82%ef%bc%88%e5%8f%96%e8%87%aa%e5%bd%ad%e6%96%af%e8%87%89%e6%9b%b8%ef%bc%89

打貿易、打霸權 彭斯演講兩派結合(20181010-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8/10/11 09:18 點閱 7455 次
美國副總統彭斯肯定台灣實施民主,提供全中國人更好的生活方式示範。(取自彭斯臉書)
美國副總統彭斯肯定台灣實施民主,提供全中國人更好的生活方式示範。(取自彭斯臉書)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紀錄整理:許嘉琪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美國副總統彭斯在美國華府智庫發表演說,批評中國在全世界貿易方面和區域穩定的負面影響,以及利用債務外交擴大全球影響力。

其中彭斯也提到了台灣,肯定台灣民主的機制應是屬於全中國比較理想的模式,認為中國應該學習。當然這話台灣聽了高興中國聽了火大,中美兩國可說是緊張對峙,全世界都屏息以待,擔心遭受池魚之殃。對於台灣來說,也是如履薄冰,希望美國幫助我們,卻也不想得罪中國。

蔡英文總統的國慶演說中也特別提到,台灣不會貿然升高與中國的對立,但是也不會屈從中國的威脅。請嚴老師分析,台灣應該用甚麼態度正確地解讀彭斯這場演講?

中美霸權之戰

嚴震生:我認為這場演講大概是美國兩個對中國大陸採取強硬態度的派系的一個結合。川普總統希望用貿易戰,他是以美國優先的立場跟中國打貿易戰;另外還有對中國大陸採取軍事威脅的鷹派。現在看起來這兩派結合了,一方面他們在打貿易戰,一方面也在打誰是霸權。

十九世紀末期,大英帝國面臨德國興起的威脅,即使雙方貿易量很大,最終仍爆發戰爭。學者們認為當現有強權受到另一個新興霸權的挑戰時,雙方免不了一戰,所以大家開始在想到底應該如何解決兩個強權之間的問題。

中國大陸過去在胡錦濤時代,奉行鄧小平講的韜光養晦,可是習近平上來以後,看起來中國民族主義興起,有所謂的中國夢。在這個情況之下,這兩大強權顯然只有走上衝突之路。

美國已經出手

那到底是怎麼的衝突?是現有強權在新興強權還沒能挑戰它的霸權時就先把它打掉,還是說它未來會被取代。顯然美國是很擔心未來會被中國取代的,所以現在雖然沒有明著開戰,但已經展開全面性的封殺,不讓中國來挑戰它的霸權。

這個歷史我想從當年希臘城邦政治裏頭的雅典和斯巴達,這一直是國際關係裡研究的一個議題。我認為彭斯的演講非常關鍵,因為他是在保守派的智庫做出這樣一個演講,強勢主導美國在國際關係或者國際政策的一個方向。

對中國民主轉變落空

彭斯認為,美國過去二、三十年當中對中國採取的所謂既交往又圍堵的政策發展是失敗的,因為美國希望看到中國在經濟發展之後會慢慢有一些多元的聲音出現,像台灣和韓國一樣可以走向民主。但事實上中國現在看起來是越來越威權,並沒有走向民主的道路。

所以美國認為這種透過交往,希望中國和平演變的政策是錯的,等於是美國三十年來對中國開放市場,讓中國享受這麼大的貿易順差,結果並沒有達到和平演變的目標。

我們知道,在國際關係裡有一個很重要的主張叫民主和平論( Democratic Peace )。近來美國雖然打了很多仗,但都是跟威權國家打,比如說二次大戰的德國跟日本,然後跟北韓打韓戰,跟越南打越戰,或者在中南美洲與中東的戰爭,大部分都是跟非民主國家打的。

養虎為患?

民主和平論就是說民主國家之間互相是不會打的,所以你看韓國跟日本有這麼多矛盾跟衝突,但就是不會打仗。如果今天是與北韓有摩擦就不一樣了,大家會隨時擔心北韓與南韓、日本開戰的可能。

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如果變成民主國家,那美國就不需要擔心了,因為相信民主國家之間能夠保持規範與和平。可是中國一直沒有演變成民主國家,這使美國認為我今天讓你享有我的市場、讓你的經濟茁壯,結果並沒有達到我和平演變的目的。

所以現在美國的立場就是:我不但沒有達到目的,而且還養虎為患,挑戰我美國的霸權。

對台承諾若即若離

問:那台灣應該用什麼態度去看待它呢?

嚴震生:我認為我們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到底美國對我們台灣的安全承諾是什麼?從過去很多的例子大家都比較過,譬如說喬治亞,這個前蘇聯的共和國非常親美,2008年的時候它甚至考慮要加入北約。但現在的俄羅斯怎麼會允許你這麼做?所以俄羅斯就採取強硬的手段,入侵喬治亞,並扶持了一兩個所謂的自治區獨立。

你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當時就有美國的安全學者指出喬治亞的狀況跟台灣很像,就是你的好朋友離你好遠,但是你的敵人離你很近。

那好朋友他會不會來?幸運的是,美國跟日本、韓國有同盟關係,跟菲律賓也有一些軍事關係,所以感覺上就在我們的周圍。而且美國也沒有想把西太平洋讓出來,這使我們覺得美國還有一些承諾。

可是彭斯在這篇演講當中也講到一個中國政策,表示萬一有什麼衝突,美國覺得不需要干涉的時候,它就會認為是中國內政問題,所以我們必須要謹慎。譬如說我們可以謝謝美國在演說當中對台灣的民主價值的讚揚,但是我們千萬不要因為這篇演說,就站在美國那邊來對抗中國。

台灣民主精神的價值

從川普當選之後,他提到的台灣,從來沒有提到台灣民主、人權、自由的價值,他只提台灣是購買美國武器的一個客戶。今天我們終於從客戶轉成一個比較有價值的夥伴。彭斯說這段話不是沒有道理的,他認為台灣的民主,對有些渴望中國能夠變成民主國家的人來說是一個好的模範、好的促進力量。

我跟中國很多人接觸,那些在美國留學、讀書、就業的專業人士對台灣都非常有好感,他們認為台灣目前在北京控制之外,讓中國最終可能必須考慮到這種民主的訴求。沒有台灣的話,北京可能就一路專制下去了,但是因為有台灣,為了想統一台灣,可能也需要走一些比較開放的道路。

所以台灣的民主確實在中國大陸還是有一些「市場」的,這也是彭斯為什麼會提到台灣民主的一個原因。

中國軍事威脅日增

我覺得在這篇演說當中,彭斯主要講的還是中國現在享受了貿易順差,享受了美國市場這些開放的好處,但它並沒有完全對美國投資開放,特別是還有很多盜取智慧財產權,或者強迫技術轉移的問題。

在經濟議題上,彭斯指出了很多的問題,但是在安全問題上還要更嚴重。比如中國不斷的在南海填海造陸,造了島礁之後就宣稱擁有礁外十二海浬的主權。不僅是創造新的主權,同時還在這些島礁上面設有軍事措施,這一部份是美國不樂見的。

相信美國感覺到中國的軍事威脅,所以彭斯才會在這個時候作出這麼強力的一場演說,就是希望讓中國沒有辦法在軍事上、在經濟上挑戰美國。

中國的應對之道

問:嚴老師可否講一下中國的反應會怎樣,判斷中國能接受、或是對整件事情的反彈?

嚴震生:我覺得中國跟美國最大的不同是,中國是一個威權體系,國內問題如果太嚴重的話,它可以操縱民族主義情緒。政府也可以簡化問題或是採取低姿態,強調中國其實是真正國際自由貿易的維繫者,美國反而是一個破壞者。有很多方面中國的輿論是可以操縱的。

我想北京現在也希望看到美國在期中選舉之後是不是會出現一些變化,但我覺得不太會。我認為北京現在應該就開始要積極地採取對策,而不是被動地等美國出現變化。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