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a7%80%e7%9c%8b%e8%80%85

馬克宏與薩尼的歐洲精神領袖之爭(20180909 觀看者)

邱慕天 2018/09/10 09:12 點閱 10790 次

馬克宏與薩尼的歐洲精神領袖之爭
Macron vs Salvini

馬克宏與薩爾維尼兩人的恩怨情仇,要說到後者在今年六月當上義大利內政部長開始。那時,反對歐洲收難民的薩爾維尼表示,不會讓德國載滿629名非洲移民的救援船登上西西里島。法國總統馬克宏則在這時跳出來嗆義大利的排外政策「噁心」;但薩爾維尼反譏:義大利成為每年10萬非洲難民赴歐之島,法國願意收容嗎?

本月起,新一輪歐洲政壇之爭開始了。當的黎波里的政府據點遭到利比亞叛軍攻擊時,似乎利比亞邊境的難民局勢又將失控。薩爾維尼忍不住向記者暗示,近年搞亂北非這個法國前殖民地的「幕後黑手」就在巴黎。

薩爾維尼已經和匈牙利的右翼領導人奧爾班稱兄道弟;後者稱前者為「英雄和命運伙伴」,並說馬克宏就是他的大魔王。奧爾班正確地看見,馬克宏的普世主義,與薩爾維尼的國族主義,代表著歐洲未來截然不同的兩條路。在川普的前策略幕僚協助下,薩爾維尼聯合奧地利、捷克的反移民政府,正為明年五月的歐盟議會選舉大肆佈局。

《觀看者》指出,四下望去,馬克宏的盟友不多。丹麥社民黨、法國左派黨這些可能盟友近來都在挪移帳棚,往本土主義和本地勞工保護政策靠攏,以鞏固選情。而當前正在選舉的瑞典則光環幾乎已全在右翼、反移民的瑞典民主黨身上。

這些日子以來,馬克宏民調下降到34%,他信任的保鏢兼運動伙伴,以及環境部長兩人一前一後出包,自己也左支右絀。反之,薩爾維尼是個善於主動製造亂局、從中吸納政治能量老牌政客;他把難民救援船擋在港邊不許人上岸,並說「派對(「難民的大好日子」)結束了」,成功地激怒左派對手,讓他們自亂陣腳。

《觀看者》表示,目前的難民現象背後真正的原因若是貧窮,也許馬克宏或是歐盟還有機會解決。但它更主要的問題是人口增長:非洲人口自1980年來成長了三倍,到本世紀中又會再增加到目前兩倍。這當中多出的十多億青年已有許多在突尼斯、的黎波里或伊斯坦堡等地摩拳擦掌,要到歐陸討口飯吃。

「我拒絕!」對上述問題,薩爾維尼的明確答案已經是成功被民意和政治機關肯認的政治選項。馬克宏的普世主義,則不單需要想出一條超越上世紀英美新自由主義的新方案,還得在明年五月之前形成一股禁得起衝撞的政治力量。這絕對是他的大挑戰。

https://www.spectator.co.uk/2018/09/macron-vs-salvini-the-ideological-battle-for-europes-future/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