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2018-08-22-at-11.21.50

以巴之間:當兩國論走不通後(20180826 展望)

邱慕天 2018/08/26 18:45 點閱 4727 次

以巴之間:當兩國論走不通後
The One State Solution

1948那年,兩歲的穆罕默德被扛在父親肩膀上,與其他70萬巴勒斯坦難民一同逃離以巴衝突的戰火,在南希伯崙的蘇西亞定居成長。1949年起,以色列又持續在西岸擴大佔領地約旦控制了位於約旦河西岸的這地區,直到1967年六日戰爭後,以致於直到1986年時,穆罕默德被迫再像他父親當年一樣,帶著兒子納賽爾脫逃。

近來,由於耶路撒冷當局有意考掘蘇西亞曾經存在過的猶太會堂遺址,他們試圖將當地剩下的240多位巴勒斯坦餘民趕出,而自從10世紀就存在的蘇西亞清真寺也可能不保。但不同的是,納賽爾加入了村民組織抗爭,他不要再重複父祖兩輩攜子脫逃的命運了。

《展望》雜誌指出,蘇西亞屬於巴勒斯坦廣大郊野地帶的「C區」,對巴勒斯坦獨立建國至關重要。這區當中有30萬名巴勒斯坦人,與40萬名以色列人的屯墾戶混居。國際法認為以色列的屯墾區是非法侵佔,但以色列卻用國內法判定巴勒斯坦餘民在蘇西亞的住房屬於違章建築。「C區」的問題在25年前的奧斯陸協議被「暫時承認現況」之後擱置,而至今不曾解決。

兩國論的歷史一連串悲劇命運的交錯:1995年簽訂奧斯陸協議的拉賓被極右派暗殺,接任的西蒙‧佩雷斯在隔年總理改選輸給了右派的納坦雅胡。1999年雖由巴拉克擊敗納坦雅胡,但在阿拉法特的強硬下,2000年大衛營談判失敗,以國政權又在隔年落到鷹派的夏隆手中,引起長達5年的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

夏隆雖在2005年主動從加薩撤出8500名以色列屯墾居民,卻拒絕讓巴方的對手阿巴斯分享這份「功勞」,以致於阿巴斯在隔年沒能在加薩選贏,政權落入了巴方鷹派的哈瑪斯手中。

如今,隨著以色列右派得勢,要讓西岸數十萬的以色列屯墾居民放棄既得利益已屬困難。有川普總統和美國的基督教錫安主義勢力在國際上相挺,其他國家也不太可能對以色列施加太多實質壓力。最後,近年動亂的敘利亞、葉門、利比亞、伊朗、伊拉克都在國際議程優先性上縮壓了巴勒斯坦的能見度,《展望》雜誌本期決定大膽構思「以巴聯邦制度的一國論」面貌。

https://www.prospectmagazine.co.uk/magazine/why-hope-of-a-two-state-solution-is-dying
https://www.prospectmagazine.co.uk/magazine/israel-palestine-one-state-avraham-burg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