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7%b6%b2%e8%b7%af%e7%9a%84%e5%bf%ab%e9%80%9f%e6%80%a7%e8%88%87%e4%b8%8d%e5%8f%af%e6%8e%a7%e5%88%b6%e6%80%a7%e7%82%ba%e8%a8%b1%e5%a4%9a%e5%9c%8b%e5%ae%b6%e6%89%80%e6%87%bc%e6%80%95%ef%bc%8c%e5%9b%a0%e6%ad%a4%e5%9c%a8%e7%b7%8a%e6%80%a5%e6%99%82%e5%88%bb%e9%83%bd%e9%81%b8%e6%93%87%e6%96%b7%e7%b6%b2%ef%bc%8c%e9%81%bf%e5%85%8d%e5%8f%8d%e5%b0%8d%e8%a8%80%e8%ab%96%e5%bf%ab%e9%80%9f%e6%95%a3%e6%92%ad%e3%80%82%ef%bc%88photo_by_geralt_via_pixabay__used_under_cc_license%ef%bc%89

網路成動員工具 極權者斷網自保

王慶宇 2018/08/07 18:48 點閱 12087 次
網路的快速性與不可控制性為許多國家所懼怕,因此在緊急時刻都選擇斷網,避免反對言論快速散播。(photo by geralt via pixabay, used under CC License)
網路的快速性與不可控制性為許多國家所懼怕,因此在緊急時刻都選擇斷網,避免反對言論快速散播。(photo by geralt via pixabay, used under CC License)

【台灣醒報記者王慶宇綜合報導】極權國家為了控制人民,時常以斷網方式防止言論與抗議的散播。例如古巴就長年不讓國民使用網路,伊朗日前也為了避免美國制裁造成民情激動而關閉網路與行動服務。其中又以中國做得最為徹底,透過架構自己的網路環境,讓境內所有網路活動都受到監控。

「阿拉伯之春」為濫觴

2011年「阿拉伯之春」因為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讓反對政府的言論透過網路迅速散播,進而達到凝結人民共識的效果,成功推翻突尼西亞、埃及、葉門、利比亞等國家的獨裁政權,進而影響其他中東國家提出改革或讓步。

許多政府因此注意到網路的強大殺傷力,而在日後國內發生抗議時,都以「國家安全」為由,緊急切斷國內的網路通訊。根據《半島電視台》報導,民主剛果政府就曾因為天主教徒聯合要求總統下台,而中斷國內的網路與通訊服務。

使盡手段監控

古巴在改善與美國的關係之前,也長年拒絕讓國民使用網路服務。《路透社》指出,為了促進國內經濟,新上任的總統狄亞士-卡奈才特別逐步開放網路服務。但古巴政府也繼續利用價格作為管制網路的方式。目前的網路使用費一個月要價45美元,而國民一個月的平均薪資僅30美元。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也開始控制其人民的資訊獲得管道。國內人權鬥士指出,馬杜洛今年開始便逐步增加對網路的控制,更於今年6月底封鎖Tor網路服務的使用。在失去Tor的使用權後,所有委內瑞拉境內的網路活動便完全受到政府的監控,使用者用了甚麼與在哪裡使用網路都無所遁形。

為考試中斷服務

為了不讓國內反對聲浪加劇,伊朗政府也在美國宣布將實施經濟制裁後,緊急關閉國內的網路與電話服務,避免抗議浪潮繼續擴大。儘管伊朗政府宣稱,網路與行動電話服務的中斷是技術問題造成的,但外界與民眾都認為是避免輿論散播的手段,才不是「意外」。

而阿爾及利亞日前為了有效杜絕大學入學考試舞弊,也出奇招。自6月20日起,只要是大學入學考試舉行期間,阿爾及利亞全國的網路服務就會遭到暫時停用,雖然不是為壓制反對勢力,卻也是少數非極權國家刻意切斷網路服務的案例。

中國自行架設網路

相較於這些國家因為無力建構自己的網路環境所以無差別關閉網路,中國則是從頭到尾架設屬於自己的網路。知名網路服務從國營四大電信到騰訊、微博、百度、搜狐、QQ等,都是中國自行建構的網路服務。中國惡名昭彰的「網管」更是有權刪掉任何使用者的帳號或言論,是監管網路的最典型例子。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