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9%80%9a%e5%b8%b8%e7%be%8e%e5%9c%8b%e5%a4%a7%e6%b3%95%e5%ae%98%e6%af%94%e4%be%8b%e6%98%af4%e6%af%944%ef%bc%8c4%e5%80%8b%e4%bf%9d%e5%ae%88%e6%b4%be%ef%bc%8c4%e5%80%8b%e8%87%aa%e7%94%b1%e6%b4%be%e3%80%82(photo_by_pixabay)

美大法官退休 墮胎、同性議題恐變天(20180704-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8/07/26 10:07 點閱 5325 次
通常美國大法官比例是4比4,4個保守派,4個自由派。(photo by pixabay)
通常美國大法官比例是4比4,4個保守派,4個自由派。(photo by pixabay)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上仁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美國大法官的異動引起軒然大波,因為美國大法官9位中,忽然有1位很重要中間立場的法官甘迺迪申請退休,由於大法官的立場平衡非常重要,川普將如何遞補,各界矚目,這位申請退休的甘迺迪,究竟是屬於左派還是右派,他辭職影響多大,請嚴老師跟我們分析一下。

甘迺迪為關鍵少數

嚴震生:甘迺迪大法官是30年前,在雷根總統任內被任命的,當時是共和黨總統任命,所以大家都認為他是比較偏共和黨保守的大法官。之前還有一位女性大法官,叫做珊卓拉•戴•歐康納,她剛開始也是保守派的,但後來就慢慢往中立靠,成為關鍵的少數,她退休後,甘迺迪便把自己也移到中立來,成為關鍵少數。

通常美國大法官比例是4比4,4個保守派,4個自由派,甘迺迪與過去的珊卓拉•戴•歐康納就是做為中間,左右都可結盟的對象,成為關鍵少數,所以就可發現,過去那麼多年來,很多最高法院5比4的決定,都是靠著他投下的關鍵票而決定。

所以若他退休由川普任命新的法官,共和黨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時機,一定會任命一個比較保守的大法官,局勢就變成5票穩定支持保守立場的法官,所以民主黨肯定不會讓他們這麼做,而針對這次提名,可能就是一場長期抗戰。

共和黨杯葛任命

川普剛上任時,也有一位保守派共和黨大法官在歐巴馬任內過世了,之後由歐巴馬來任命一位大法官取代這位最法官,大家就在想,這樣自由派不就大勝了嗎?就變成自由派人數是5,還有關鍵1票是甘迺迪,這樣投票一定會贏。

沒想到共和黨當時曾大力杯葛任命,參議院不接受歐巴馬的任命,指出歐巴馬只剩最後一年任期,不應任命一位終身職的大法官,這任命就一路拖到年底,後來選舉,共和黨不僅贏得總統大選,而且還贏得了參議院的多數。

所以等於川普一上任就能任命保守的大法官,而他也常吹噓自己任命大法官的政績,但從我們的觀察來看,他只是拿一個保守派的取代另一個保守派,並沒有改變美國最高法院的生態,但這次不一樣了,有時候總統四年任期內都等不到一次任命,但川普等到了這次機會,所以當然要好好挑選。

墮胎議題爭議

可是民主黨就想比照2016年時共和黨曾杯葛任命,提出總統任期是跛鴨任期,所以不讓他們進行任命程序,如今民主黨現在也要來杯葛,他們指出,在期中選舉之前不想走這個程序,因為如果民主黨這次選舉奪回了參議院,那他們在同意權上就更強了。

但對保守派人士來講,有幾個議題是他們很在乎的,第一個是墮胎議題,雖然從1973年一直合法到現在,但政策上也有不斷的限縮,例如有些地方會要求,年少者要墮胎前,需要經過父母及配偶的同意,才能進行墮胎,或者是有些地方規定,在墮胎前一定要接受可以領養的訊息,而不是只有墮胎一個選擇。

但是如果今天選中一個保守的大法官,會不會把這個40幾年來,在美國已普遍接受的東西給推翻,我覺得有可能,但推翻它也不會完全,可能就會回到各州可自行決定,這是1973年以前的事。

守護自己州的價值

而另一個議題是同性戀,也是回到州的議題,幾年前在這議題上,甘迺迪大法官是支持同性婚姻合法的,但這個法案通過之後,變成美國有些州合法,有些不合法,那未來如果換了一個保守大法官,變成不支持同性婚姻,那問題可能又會回到各州了。

這兩個大的議題,對保守勢力來講,至少他可以保護到自己的州,未來如果自己的州比較保守,那就不會通過這些法案,那他的價值觀就可以繼續存在。

問:繼續請教嚴老師,川普如果硬要提名一個保守派的,現在民主黨有什麼話要說?或者用什麼方式杯葛川普呢?

女議員支持自主權

嚴震生:現在參議院有一個冗長發言的辯論(filibuster),就是他不讓你繼續投票,一路上一直講話,但現在這個方式可能不見得能用,因為他們過去曾取得協議,在有些事情上,不能一昧的用議事規則來杯葛。

而另外就是真正較訴諸於溫和派的共和黨參議員,現在看起來,缅因州的女性參議員蘇珊•柯琳絲,她已經表明說,不會支持一個不同意墮胎權的人,因為很多女性在這方面還是很在意的,她覺得這是身體的自主權,所以她不願意接受,這表示共和黨跑了1票,跑1票就很危險,因為他現在多數只多1票,51對49。

還有一位阿拉斯加州的參議員麗莎•安•穆爾科斯基,有人說,只要把這兩位動搖了,可能就比較好一些,而共和黨的盤算,就是民主黨有幾個參議員,是在共和黨絕大多數州的,川普贏10-20%的州,他們今年要競選連任,所以可能也要支持川普提名的人,不然也會影響到自己的提名。

拖延為主要戰術

所以現在大家都有一些攻防戰,而民主黨最主要的攻防就是拖延,拖到年底期中選舉完之後最理想,或者是不斷的審查他們的資格條件等,這大概是民主黨拖延的戰術,我想這些是出現機率比較大的戰術。

問:請問嚴老師,以你對川普的瞭解,他會不會不理民主黨的做法,他要提名誰就提名誰?

嚴震生:他現在有一個名單,這個名單裡,包括2個溫和派的,溫合的女性參議員都不見得會同意,我覺得這要看川普自己民意的支持度,到期中選舉之前,這個會不會成為選舉的議題,然後才能夠決定。

當然川普是會一意孤行的,這個可以確定,但問題在這個大法官的任命,我們剛剛講到墮胎、同性戀議題,可能對一般美國人是覺得很有感的,因為這是保守跟自由派拉扯的議題。

平權法的爭議

但另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議題,我認為是美國國內平權法的問題,美國大概在70年代開始就有平權法通過,就是讓一些在社會底層的少數族群,多給他們一些就業、取得高等教育的機會,意思是在你聘人時,特別是公家機關或是學校招生,即使他們成績不理想,但能為他們另定一個標準,讓他們也能有機會進來。

這個法當然也是波折不斷,最高法院審理的好多次案子,有人認為大學不能這樣,但研究所要,認為研究所有這樣的安排是合法的,而台灣的案例,現在公家機關常常聘一些殘疾人士,如果他們今天的專業沒有達標,你還聘用他嗎?有的時候為了平權還是要聘。

這些都是像美國平權法的精神,可是原本甘迺迪大法官是支持平權法的,但川普現在決定找一個不支持的,那問題就嚴重了。

問:我們每次討論到美國的問題,最後的結論都是要替美國禱告,大法官攸關未來整個價值的判斷跟抉擇,希望能有好的結論。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