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80%8c%e5%af%a6%e9%ab%94%e3%80%8d%e7%9a%84%e5%a4%be%e5%a8%83%e5%a8%83%e6%a9%9f%e5%8f%b0%e6%97%a5%e6%bc%b8%e9%95%b7%e5%87%ba%e6%b7%98%e5%af%b6%e5%ba%97%e9%8b%aa%e7%9a%84%e5%80%8b%e4%ba%ba%e5%ba%97%e9%8b%aa%e7%89%b9%e8%89%b2%ef%bc%8c%e7%94%a2%e6%a5%ad%e7%95%8c%e5%8f%af%e4%bb%a5%e6%80%9d%e8%80%83%e6%9b%b4%e9%80%b2%e4%b8%80%e6%ad%a5%e9%81%b8%e7%89%a9%e5%92%8c%e6%b6%88%e8%b2%bb%e9%ab%94%e9%a9%97%e7%9a%84%e5%8f%af%e8%83%bd%e6%80%a7%e3%80%82(photo_by_youtube%e6%88%aa%e5%9c%96)

娃娃機泡沫化? 可激發新型態通路(邱慕天)

邱慕天 2018/06/13 18:02 點閱 7558 次
「實體」的夾娃娃機台日漸長出淘寶店鋪的個人店鋪特色,產業界可以思考更進一步選物和消費體驗的可能性。(photo by Youtube截圖)
「實體」的夾娃娃機台日漸長出淘寶店鋪的個人店鋪特色,產業界可以思考更進一步選物和消費體驗的可能性。(photo by Youtube截圖)

對於台灣這兩年間各處店面租地紛紛轉為「娃娃機店」的熱潮,近兩週以來漸漸浮現比較多的產業解析,筆者注意到目前「場主-台主-消費者」間的契約機制,頗類似互聯網上「平台-網紅-受眾」間的實體生態串接,值得探討。

事實上,除了不少能賺錢的台主本身即是網紅,透過拍片為機台打廣告(行銷創新),熱門夾娃機台的「商品內容」也大多在數位通路上透過公關炒作而創意不大(內容創新),僅有極少數機台是台主透過創意擺設和力學佈局(山崩台、水溝台、內/外丟爪、槍位局等),讓夾娃娃過程本身能有新趣味性(玩法創新)。

兼顧各方面創新

「創夢市集」不久前辦的一個相關講座,提供了一份較有產業縱深的概觀,尤其令人驚嘆的是珂珂瑪物聯網副董事長洪豐洲的經營格局。他所做的一方面包含「玩法創新」(虛實整合),也很賣力地落實「夾娃娃機作為一種小型流行商品(跟量販店及網路賣場分庭抗禮的)上架通路之一」(內容兼行銷創新),而非僅是一種賭博娛樂的思維。

洪豐洲述及自己在娃娃機產業落入低谷時,用一年的時間奔走全台,說服其他夾娃娃機店業者加盟,「即便不掛我珂珂瑪的牌子也沒關係」,為的就是整合產業資源,以提升整體跟異業(如3C消費品製造業者)合作或是與政府法規斡旋時的議價能力,而現在流行的「場主分租台主」制度,基本是在這個模式上開啟。

(無人夾娃娃機店一般經營者分為「場主」與「台主」,場主租下店面並擺放數十台成本約30000元的娃娃機,及一台約要價1萬元的兌幣機,加上店面裝潢與監視器前置成本共在100萬內或左右,之後再以按照地點熱門程度以每台月租5000元的價碼分租給「台主」。備貨、擺台、行銷、收幣、故障排除等餘下的機台經營工作,就屬於台主的自主範圍。)

夾娃娃機不能單靠博弈

因為我國政府在2016年前修法,規範機台必須有「保底(保夾)」制度後,沖淡了娃娃機台的博奕色彩(意即,玩家連續投幣至一定金額仍未有所獲時,機台將提供免費暢完至落物為止。該金額的數目必須在機台遊戲規則上事先載明)。

20 年來走過產業起落的「51 區娃娃屋」董事長紀富騰表示,若夾物模式還繼續靠遊走博奕邊緣獲利,殺雞取卵的後果就是迎來娃娃機的第三波泡沫化。

在結論中,洪豐洲和內文中另一位重度夾客陳則文的皆認為,多數夾娃娃機「內容物」必須進一步地扣連到消費者日常生活需求,以提升機台作為「選物販賣」通路的細水長流。

夾物選擇有難度

然而從目前網路上大量的夾娃娃機實況影片彙整,不難看出夾娃娃機熱潮中還暗藏著「台主-消費者」間「內向循環」的巨大泡沫暗流。許多夾娃機「台主」本身也是「重度夾客」,對於公仔、娃娃這類不能反映日常需求的東西,通常是從人家機台夾完後,再次丟進自己的機台上架。

而像是「小海螺耳機」一類被稱作「準貨幣」的熱門商品,也不過是大多用來轉賣套現或繼續上架,而非真正滿足消費剛需。

此外,更有不少高手台主,憑藉技術給難易度和CP值拿捏不當的新手台主「清台」。因此除了熱門夜市和學生商圈的錢較好賺之外,網路上大量的娃娃機拍片實況,本身即有炒作泡沫的性質,晚進的外行台主/消費者恐怕將付出的是難以回收的沈沒成本。

不過,另一方面,現行的「網紅機台」或「創意機台」,也依然可以透過主打個性商品(舉例:網紅可以用機台賣自己的簽名T恤、「原味」二手物件)或品味選物,達到類似「淘寶個人店鋪」、但更有趣味、人味的O2O(線上轉線下),透過視頻廣告讓粉絲上門,不必跟著大宗消費主流而一窩蜂擺設同樣物件。

娃娃機激發新創

不僅如此,在網路社群時代採取更為殊異化的商品佈局,也有機會讓消費品打進更深的分眾經濟網絡中。娃娃機從布置到選物,都能因為作為一種個性和情感經驗的體現,進而真正推動台灣近年在談的「文創經濟」或「高附加價值商品」。這是筆者從「創夢市集」的講座延續的分析思考。

前些年在台灣「便利商店」與大陸「行動支付/快遞」兩種不同熱門通路模式的比較中,不少論者指出,「便利商店」作為地狹人稠的台灣一種實體通路生活圈的體現,事實上不必因未能長出大陸那種「線上巨型消費通路」的新興經濟模式而妄自菲薄。

而如今「實體」的夾娃娃機台日漸長出淘寶店鋪的個人店鋪特色,產業界可以思考更進一步選物和消費體驗的可能性(例如:以拼圖模式在不同機台夾寶可湊滿兌換更大獎)。此外,上游的文創和製造產業也可以將這樣一種新型態通路納入製程與行銷方式中,激發更多屬於台灣的新創意。

延伸閱讀:
娃娃機熱潮風,原來「選物販賣機二代」是這樣來的!(上)
娃娃機熱潮風,原來「選物販賣機二代」是這樣來的!(下)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