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8%a5%e5%a4%a9%e8%a3%a1%ef%bc%8c%e6%9d%9c%e9%b5%91%e8%8a%b1%e5%9c%a8%e6%a0%a1%e5%9c%92%e5%90%84%e5%80%8b%e8%a7%92%e8%90%bd%e7%b6%bb%e6%94%be%e7%be%8e%e9%ba%97%e3%80%82(photo_by_youtube%e6%88%aa%e5%9c%96)

(醒小說) 杜鵑花下的約會(溫小平)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18/03/19 11:27 點閱 26506 次
春天裡,杜鵑花在校園各個角落綻放美麗。(photo by Youtube截圖)
春天裡,杜鵑花在校園各個角落綻放美麗。(photo by Youtube截圖)

她對杜鵑花的印象不是很好,傳說中,望帝杜宇為了喚醒懶惰的臣民,化作杜鵑鳥,四處啼叫,叫人們要勤奮,最後他的鮮血灑在花上,留下了悲戚的印記。

直到她看到高中一位同學的作文,把三月滿山的杜鵑形容得繽紛曼妙,她才開始用心欣賞杜鵑花。

巧合的是,之後她也考進滿是杜鵑花的大學。春天裡,杜鵑花在各個角落綻放美麗,花下的活動也十分頻繁,她對抗爭沒興趣,只想關懷社會,所以系裡舉辦二手義賣活動,將募得的款項捐給慈善機構,她立刻報名參加。

尚未綻放的她

為了廣為招徠,同學們四處邀請親朋好友來捧場,她也通知了在跨校系聯誼中認識的一名男生,他給了她一線希望說,「如果我有空的話….」

她在攤位前忙著搬貨、擺攤、叫賣,不時瞄瞄四周,卻始終不見那男生的蹤影。其他同學邀請的系聯誼朋友都來了,甚至在校園裡開始第一次的約會,她卻只能半羨半妒地望著他們相偕離去。

這不是她第一次希望落空,每次聯誼,不論是哪個學校哪個系,幾乎所有人都成雙成對,只有她沒人邀約。杜鵑每年開花一次,而她,卻連一次也沒有。所以,她告訴自己,不想再繼續被失望凌遲,這次的聯誼是最後一次。

不請自來的他

若要算起她的感情史,她都是暗戀居多。小學時不小心把暗戀對象的名字寫在課本上,還花了不少零用錢賄賂同學,才沒被喧嚷開來。她害怕被公開,因為那只會招來嘲笑,她只要默默喜歡對方就好。

中午過後,校園裡的人潮明顯退燒,正想收攤,突然同學呼喚她,「有人找妳。」終於來了,她慌忙在圍裙上把雙手的灰塵髒污擦乾淨,掠掠髮絲,循聲走去,抬眼,卻把她嚇得半死,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因為來的人並不是那個聯誼認識的外校男生,

那人笑了笑,欠身說,「抱歉,我不請自來,嚇到妳了。」

突然現身的暗戀對象

她臉紅了,雙手不自在的搓著,這個她從小學就暗戀的哥哥同學怎麼會來?他的學校跟她隔了好幾個車站,他們平常從未往來,於是她很好奇地問他,「你是來找朋友的?」

他依然笑笑說,「我是專程來看妳的,這是第一次來你們學校,陪我走走吧!」

這太突然了,她擔心有人惡整,找理由還想躲避,但同學推她一把,「妳已經忙了一上午,去吧!這裡我們善後。」

跟他走在校園裡,偶遇的同學投下詢問的眼光,她不由抬頭,有這麼一個出色的男性朋友相伴,是很神氣的,即使他倆甚麼都不是。

一直延續的美夢

望著滿眼杜鵑花,他卻說,「我不太喜歡這麼多顏色的杜鵑,眼都花了,我喜歡比較淡雅素淨的花。」

她竟傻傻接腔,「那是甚麼花呢?」

「喔!我喜歡低頭的百合。」他說完,她的臉更紅了,他是指她嗎?唉!別自作多情了。

逛完整座校園,她的腿好痠,卻忍著沒說,不想這麼快結束這場夢,他卻問,「妳不累不餓嗎?我們要走到甚麼時候?去吃飯吧!聽說你們學校附近餐廳很多,推薦一下吧!」

喔!還可以繼續下去,那麼,這夢應該會在午餐後畫下句點。未料,並未結束。他又提議看電影,如果可以,她真想在大街上起舞!

一路走進禮堂

他倆坐在最後一排,她想專心卻無法專心看電影,而他,不時轉臉偷偷看她,她真的以為自己戀愛了。

何時回的家,如何回到家,她都不記得了。那個沒有說好的約會,意外的驚喜,溫暖了她的心,也讓她冬眠多年的自信甦醒。原以為他倆就像杜鵑花一年綻放一次,萬萬沒想到,他們卻一路走進了結婚禮堂。

新婚的頭一晚,她卸下所有妝彩與疲憊,再度開啟懸疑多年的謎題,偎在他懷裡問他,「你可以說了吧!那個杜鵑花下的約會,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捏捏她的鼻子,「說了不許生氣喔!是你哥,他沒法去你們的義賣會,用了我想要的演唱會門票交換,拜託我給妳捧捧場。我當時本來打算打聲招呼就走了,不曉得為什麼卻想跟妳在一起,就一直走下去….。」

她這才明白,他們為什麼在杜鵑花下邂逅,因為,杜鵑花的花語就是永遠屬於你啊!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