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國首任女總統瑟莉芙 主政12年終下台(20171012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10/12 09:53 點閱 16899 次
賴比瑞亞大選,曾獲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現任領袖瑟莉芙(右1)在帶領國家走過伊波拉病毒風暴後,確定卸下職務,並且尊重選舉結果。(photo by wikipedia)
賴比瑞亞大選,曾獲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現任領袖瑟莉芙(右1)在帶領國家走過伊波拉病毒風暴後,確定卸下職務,並且尊重選舉結果。(photo by wikipedia)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何綺晨、林晏如、孫啟梅

一、賴國首任女總統瑟莉芙 主政12年終下台

主持人:這個話題談的是非洲的賴比瑞亞,這國家特別的是12年前選了1位女性總統並且連任了一次。瑟莉芙除了是非洲第1位女總統,她還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顯示出她的形象、政績與人望在非洲是相當有成果的。請嚴老師分析一下她任內12年的施政狀況。

嚴震生:賴比瑞亞這位瑟莉芙(Ellen Johnson Sirleaf)總統於2005年當選,而前總統泰勒(Charles Taylor)在賴比瑞亞內戰中是殺人無數的將軍。賴比瑞亞自1989年發生內戰,直到1997年泰勒當選總統後結束。沒想到幾年後又有內戰,泰勒2003年被趕下台,直到2005年泰勒被趕下來,選出瑟莉芙上任後才比較穩定。

過去12年瑟莉芙當選期間,賴比瑞亞在經濟或其他方面其實也沒有特別的突破,但至少民主人權方面有慢慢改善。

賴比瑞亞很特別,因為它位於西非,且不屬法國、英國的殖民地,而是由美國黑奴於19世紀時,自由解放後被安排回去非洲建立的國家。

這些黑人回到賴比瑞亞,不代表他們就是賴比瑞亞人,可能只是祖先從西非海岸被抓到新大陸去,經過一段時間變為自由奴,就回到賴比瑞亞建國。

少數精英壟斷政治

可是這一批在美國待過的「美利堅賴比瑞亞人」,佔賴比瑞亞總人數其實不到5%,但卻長期把持政治。他們有種族歧視和優越感,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接觸過西方文化,所以瞧不起住在鄉村、叢林裡的黑人。

直到1980發生軍事政變,土著終於上台了,再到1989發生內戰,美裔賴比瑞亞人的勢力又回來了,這位女總統瑟莉芙也有一半美裔賴比瑞亞人的血統,所以賴比瑞亞人族群之間的矛盾還是存在的。

當時內戰時死很多人,後來也成立了真相和解委員會,卻沒有像南非這麼成功,也不如隔壁獅子山這麼好。當時泰勒殺人無數,特別跟鄰國獅子山的關係,讓他最後即使下台流亡奈及利亞,還是被國際刑事法庭引渡到海牙受審。這是賴比瑞亞唯一比較正面,或可稱為正義的事,就是殺人無數的軍閥終於受了審、被判了刑。

另外,瑟莉芙總統上台之前,所承諾要在貪腐的議題上會多做一些努力,但後來看來成效也沒有這麼理想,但她代表的女性執政這在非洲絕對是第一位民選的總統。

諾貝爾獎為連任背書

但後續伊波拉病毒發生後,讓賴比瑞亞與鄰國獅子山、奈及利亞都受到重創。她也因此沒有參加一些會議,例如美非領袖高峰會議等等。

但無論如何,瑟莉芙樹立了一個典範,在2011年連任成功競選之前,諾貝爾就頒發和平獎給她,但這也等於告訴賴比瑞亞人,「請你們在投她一次。」那時我就寫了一篇文章說,此舉動政治性十足,因為頒獎給一個要選連任的人,等於諾貝爾獎為瑟莉芙背書。

後來這一次就是兩任做完了,也不像非洲的領導人會延任,她就下台了,但這次的選舉是比較多人一起參選,看起來不可能會在一輪就選完。

問:有一個問題大家可能會關心,瑟莉芙是經濟學家,也在聯合國工作過,她也在國際間非常活躍,她幫賴比瑞亞爭取很多外援,讓國家經濟復甦。可是在她下台的此刻,大家檢討說,賴比瑞亞有420萬人口,國家經濟卻依然疲軟,這到底有什麼問題,明明她是經濟專家也爭取過很多外援,但為何下任總統的考驗還是要提振經濟呢?

嚴震生:我自己去過賴比瑞亞訪問,我的心情其實非常複雜,它不只是國旗和美國很像,憲法也抄襲美國,但實際上賴比瑞亞是一個貧窮落後的國家,基礎建設經過內戰後百廢待舉。民主自由後,中產階級有一些出頭機會,但整體來說還是沒有。瑟莉芙與美裔賴比瑞亞人較親近,但其他人還是感受到少數菁英在把持政權。

領導人不接地氣

非洲很多領導人曾在國際組織待過,他們是非常有遠見和專業,卻不接地氣,他們在國際有不錯的聲望,但不太是有政治細胞能與選民互動的,當初2005年人氣最旺的是前足球明星維阿(George Weah),但他連高中都沒畢業,大家也懷疑他能不能當總統,雖然它人氣很旺,但大家還是選了履歷看起來比較漂亮的瑟莉芙,希望透過她的人脈為國家爭取利益。

問:賴比瑞亞到底有沒有什麼產業呢?

嚴震生:賴比瑞亞是有很多森林、紅木、礦產等等都是香港最想要的,他們的資源是可以發展經濟,但都被美國人在19世紀時用合約壟斷。現在賴比瑞亞看起來還是有機會,畢竟瑟莉芙也已70多歲,在帶動一個年輕人口多的國家也比較後繼無力。

所以我認為下一個總統候選人會需要一個比較年輕、能讓民眾感覺國家會進步的領導人,才能有比較大的改變。

主持人:我們也祝福賴比瑞亞可以選出年輕的領袖,讓經濟能夠擺脫貧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