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5%8f%b0%e7%81%a3%e7%a7%bb%e5%b7%a5%e8%81%af%e7%9b%9f%ef%bc%88ment%ef%bc%89%e7%8e%87%e6%95%b8%e5%8d%81%e5%90%8d%e5%a4%96%e7%b1%8d%e7%a7%bb%e5%b7%a5%e5%9c%a8%e7%ab%8b%e6%b3%95%e9%99%a2%e5%89%8d%e9%ab%98%e5%96%8a%e3%80%8c%e5%8b%9e%e5%b7%a5%e9%81%8e%e9%b9%b9%e6%b0%b4%ef%bc%8c%e6%ac%8a%e5%88%a9%e4%b8%8d%e7%b8%ae%e6%b0%b4%e3%80%8d%ef%bc%8c%e5%91%bc%e7%b1%b2%e6%94%bf%e5%ba%9c%e9%87%8d%e8%a6%96%e7%a7%bb%e5%b7%a5%e6%94%bf%e6%b2%bb%e5%b9%b3%e6%ac%8a%e3%80%82%ef%bc%88photo_by_%e6%a5%8a%e8%95%93%ef%bc%8f%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

辦模擬公投 勞團:非公民應有政治權

楊蕓 2017/08/21 15:52 點閱 17694 次
台灣移工聯盟(MENT)率數十名外籍移工在立法院前高喊「勞工過鹹水,權利不縮水」,呼籲政府重視移工政治平權。(photo by 楊蕓/台灣醒報)
台灣移工聯盟(MENT)率數十名外籍移工在立法院前高喊「勞工過鹹水,權利不縮水」,呼籲政府重視移工政治平權。(photo by 楊蕓/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楊蕓台北報導】世大運選手村今年1月爆發包商違法遣返116名印尼移工事件,「用完即丟」的態度遭外界抨擊,移工議題也引發社會關注。勞團21日宣布將發起「模擬移工公投」,呼籲政府勿再剝奪非公民對自身相關政策決定的權利。公投提出三大訴求,包括「家務勞工應受勞動法令保障」、「廢除仲介制度,強制政府直接引進移工」和「移工可自由轉換雇主」。

世大運選手村包商因忽視《就業服務法》第52條修正案惹議,修正案中明定移工3年期滿後不需出境,雇主可直接續約,目的是減少因移工出境影響照護工作的空窗期。但勞團質疑,政府只在對雇主、仲介有利的前提下,才會「順便」推動移工的權益,「然而在不對等的勞資關係裡,這種順便少之又少。」

工作前先被雙重剝削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許淳淮說,25年來外籍移工遭仲介剝削問題未曾解決。仲介費以越南收取最多,一聘高達18萬台幣,且移工到台灣後每月還要繳交仲介服務費,3年約要繳6萬元,使移工還沒開始工作就背負龐大債務,「根本雙重剝削」。

即使政府曾試辦「直接聘僱」多年,但由於移工引進市場完全受仲介掌控,「直接聘僱」難以落實,因此勞團也呼籲政府應全面直接引進移工,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非公民也應有政治權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莊舒晴表示,去年1月4日總統蔡英文曾與勞工團體見面,親口答應會「保障在台家務移工最基本勞動條件」,但至今仍毫無進展。

莊舒晴說,台灣移工議題敏感,當初在網路上公布舉辦公投的消息時,竟遭到雇主和仲介留言抨擊:「外勞並非台灣人,憑什麼有這些權利?」,她認為是否為公民不應該成為享有權利的框架,憤怒回應,「難道非公民就不能享有基本政治權利嗎?」

「尤其在與移工息息相關的政策,他們應該享有參與、發表看法的權利。」莊舒晴提到,目前台灣長照人力主要由東南亞移工承擔,但蔡英文推動長照政策時,移工卻完全沒有發言權,「移工的權利也是長照政策的一環。」呼籲政府傾聽移工的聲音。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