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出訪以、巴 派系協調成和平關鍵(20170525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05/25 09:18 點閱 33312 次
美國總統川普20日到訪沙烏地阿拉伯,與國王沙爾曼進行會談。(photo by 川普推特)
美國總統川普20日到訪沙烏地阿拉伯,與國王沙爾曼進行會談。(photo by 川普推特)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何綺晨

一、川普出訪以、巴 派系協調成和平關鍵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川普上任後首次出訪即前往沙烏地阿拉伯,再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 在這次的訪問中,是否有哪些比較特別值得注意的話題?

川普撇近鄰遠征中東

嚴震生:這是川普上任近4 個月第一次出訪,按照過去美國的慣例,總統出訪都會先訪問加拿大或墨西哥,因為加拿大是美國最重要的盟邦、鄰國,而且到加拿大訪問,早上去、晚上就可以回國了,距離跟華盛頓飛到川普佛羅里達的度假莊園時間差不多。

可是他並未選擇前往加拿大, 假使他接下來選擇去的義大利、北約比利時布魯塞爾開會,那他還不如出訪英國。因為英國是美國傳統友邦,也沒有任何爭議, 結果他都不去這些國家;亞洲的話也可以訪問日本,但是他選擇中東作為首次出訪的國家。

為修復與穆斯林關係

當然這可解讀為他對中東很重視,但川普第一個走訪的國家卻是滿有爭議的沙烏地阿拉伯,表面上來看,他是企圖改善他跟穆斯林的關係,因為他在競選期間說了許多極為歧視穆斯林的言語, 上任後又頒布「旅遊禁令」,明顯是在針對穆斯林,所以要修復跟穆斯林的關係,自然很重要。

但是外界就認為,若川普非要前往穆斯林國家,為何不選擇爭議較小的約旦?因為沙烏地在「美國自由之家」排定2 個自由選項: 政治權利跟公民自由,都是最低分,等於是完全不自由的一個國家。該國的女權也受到打壓,未有基本人權、政黨成立,跟美國民主自由價值是不相符的,川普卻選擇前往沙國。

除此之外,川普要前往以色列, 大家便猜想他是否會如同他在競選期間所說的,要將美國的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到耶路撒冷。或是他在競選期間同意以色列總理納坦亞胡的屯墾政策,他不會譴責、不會杯葛,也不會像歐巴馬在聯合國的決議案中投贊成的票, 在說出這些話後,現在卻說要去處理以巴衝突。

與伊朗的矛盾加深

這些議題說實話挑戰滿大的, 這次川普前往沙烏地跟以色列, 首先是要修復跟穆斯林的關係, 但同時他又對伊朗做出更多譴責, 說伊朗是支持恐怖組織的,可是伊朗支持的恐怖組織,大概就是透過敘利亞支持黎巴嫩境內的真主黨。

當前最大的恐怖組織是IS,它跟伊朗是對抗關係,絕對不是伊朗支持的對象,而且IS是遜尼派, 搞不好其中還有沙烏地阿拉伯的暗助,川普曾在競選期間說到, 今天IS 製造出這麼多的難民,難道遜尼派的沙烏地和海灣國家不應該去接收、善後嗎?為什麼要歐洲和美國來處理。我認為,他此次去沙烏地,大概就是為了要修復關係,但是他又創造一個跟伊朗之間更矛盾的局面。

堅守「交易式外交」

沙烏地對美國最大的貢獻, 大概就是買了一千多億的軍購, 對川普而言,我們常常說他不是一個相信傳統外交的人,他所有的外交都像他的書《Let's make a deal》,都是交易式外交,不是Traditional diplomacy( 傳統式外交), 而是Transactional diplomacy(交易式外交)。

川普的想法可能是:反正沙烏地可以跟我買這麼多軍購,我就來沙烏地,大家覺得沙烏地沒有人權,我也不會作批評,他在演說時就說道:「我不會把美國的生活方式,強行加諸在你們身上。」所以他不會針對阿拉伯國家做出任何批判,這當然會讓美國一些自由派,主張人權、民主的人感到非常不滿。

隨後他到了以色列,在該國做了很多動作,也是有點出口轉內銷,畢竟他的基本盤裡面,有很多人是美國基督徒,他到耶路撒冷、哭牆前面,我們知道哭牆是基督教一個很重要的遺址,他去那邊默想、表示敬意,然後禱告, 這個行為對他在國內鞏固他的基本盤是有幫助的。

以巴和平難執行

他在以色列也強調要促成和平,這些都可能做得到,但是如果他沒有辦法讓巴勒斯坦兩個不同的派系和解,就很難達成目標。溫和的法塔自然可以與之相談, 但是還有激進的哈瑪斯,川普卻在以色列發表的演說中,把哈瑪斯說成是恐怖組織,哈瑪斯怎麼可能會願意出來跟美國商談呢? 沒有哈瑪斯加入以巴的談判,就不可能達到該區域的和平。所以這個議題恐怕是川普說的容易, 實際執行會很困難。

至少川普跟過去的美國總統有點不一樣,就是歷任美國總統都把這個事情看的很難,不太願意去碰觸,都是盡量去努力協調, 而川普有一種無可救藥的樂觀, 他認為說他可以做得到,但是我還是懷疑的。

問:看起來川普這趟旅程還是蠻有意義的,至少他穿梭在幾個國家之間,有很大的企圖心,不管是促進以巴的和平也好,或者跟沙烏地阿拉伯進行交流、展現他想改善與穆斯林的關係等,應該都有非常大的貢獻。雖然大家可能對這樣一個強人獨夫式的總統還是很不放心的,不過看起來到現在為止,還算中規中矩。

嚴震生:他接下來還要到梵諦岡,跟教宗取得一個大和解。

我認為他今天的表現還算可以接受,但是在技術層面,把伊朗分化掉,我覺得這是有問題的, 當然伊朗跟沙烏地是有矛盾。舉例來說,伊朗有總統選舉,任期兩任,時間到了就下台,但沙烏地是一個完全傳統、最威權統治的地方,川普不能都沒有標準來看待中東國家。

我覺得,美國身為一個自由世界的領導人,還是應該要建立起標準,更應該在沙烏地的演說當中,強調一些美國的基本價值。

問:還有,川普想要促進以巴和平,你怎麼看待他在促成區域和平上所扮演的角色?

美國協調派系商談

嚴震生:美國當然可以提供一個good office,就像大衛營一樣, 意即我讓你們先見面談,美國不一定要參與,但是如果你們希望美國是可以部分參與或給一些建議,居中提供協助。但這些我覺得川普先要對巴勒斯坦的法塔跟哈瑪斯這兩個不同的派系,必須要先讓他們能夠找出一個共識。

問題在於阿巴斯他所建立的政黨法塔,現在領導人也要82歲了, 而在哈瑪斯這邊是不被信任的, 後者認為前者是投降派的,所以可能要等到下一個法塔的領導人出來以後,才會有機會促成雙方派系的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