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walking-around-at-the-gift-shop-vienna-austria

極右與排穆新風向 瀰漫奧地利政壇

邱慕天 2017/05/18 18:02 點閱 16774 次
維也納政壇5個月後可能變天(photo by goodfreephotos.com used under CC license)
維也納政壇5個月後可能變天(photo by goodfreephotos.com used under CC license)

【台灣醒報記者邱慕天綜合報導】2017年的極右民粹主義,雖在荷蘭、法國受阻,卻在奧地利悄然茁壯!自2015年起收納大量穆斯林難民,維也納政壇的右翼勢力愈來愈強。5月起爆出中右派不願再與中左派聯合執政,16日又有針對穆斯林文化的限令由右派主導國會通過。種種跡象顯示,今年10月大選將成極右派的勝利、穆斯林移民的枷鎖。

聯合政府崩潰

近來中左的社民黨與中右人民黨組成的聯合政府,由於人民黨主席、副總理兼經濟部長米特勒納突然辭職而無法繼續合作,社民黨的總理克恩宣布提前一年,也就是在今年10月將舉行大選。未來選情必將更看好極右翼的自由黨。

自由黨的霍費爾曾在去年總統選舉時以些微差距票數輸給前綠黨領導人、獨立參選的范德貝倫。但該黨此刻民調又再上升。《金融時報》18日指出,如果社民黨與人民黨無法合作,未來必定要靠自由黨才能組閣,如此一來成就了奧地利極右派重返政權的勝利。

AU
圖說:奧地利多數選區都形成由社民黨與人民黨兩大黨合組的聯合內閣的態勢,如今合作已經破裂,10月重選時極右派自由黨取得的席次料將竄升。(photo by Wikimedia)

極右派立不敗之地

奧地利《標準報》指出,人民黨與社民黨的的執政聯盟,教育、安全、就業等經濟改革議題上互相拉扯,與克恩搭配執政的副總理米特勒納在人民黨內遭遇壓力,形同夾心餅乾,在他本月10日主動辭去黨內與政府職務退隱後,人民黨轉向「鷹派」主導,聯合政府已無力撐完2018年10月屆滿的任期。

《金融時報》指出,社民黨的克恩想尋求繼續合作撐滿任期的可能,但被人民黨悍然拒絕。人民黨的執委會在14日選出現任奧國外長、30歲高人氣的庫爾茨接替米特勒納任黨魁。他被看好是本屆選舉的大熱門,將與「過去的朋友」社民黨展開全面對抗。如此一來,中右派的人民黨與自由黨合作機率極高。

右派主導移民政策

自由黨於1950年代由前納粹成員建立,在2000年時在魅力領袖海德率領下,曾於人民黨聯合執政過。由於當前社民黨的執政危機加深,在於2015年難民危機爆發起,奧地利兩間收到了9萬、4萬2千個庇護請求,引發本地民怨。目前人民黨的庫爾茨,以及自由黨預計在10月角逐總理的黨魁史塔赫都主張強硬管控移民。

奧地利原本在2015年起初嘗試跟隨德國梅克爾的「歡迎文化」,但不久民意撐不住後就「髮夾彎」,與匈牙利、波蘭一道採取邊境封鎖。分析師指出,極右派雖然勝選機率不高,但其「反穆」論述已經主導了執政方向。《紐約時報》指出,奧地利國會16日甫通過「禁全罩面紗」法案,10月起公共場合穿全罩頭紗者將獲罰150歐元。

禁面紗學德文,移民就業仍艱

半島電視台》指出,庫爾茨是這次法案背後主導者。該法案還將禁止奧地利全國內60萬穆斯林在外發放可蘭經、要求所有清真寺的阿訇會說德文,也強制所有新移民上一年的語言文化學習課,並參與「公共志工」已作為領取社福津貼的要件。

但這到底是歧視還是文化融入?薩爾斯堡大學政治學者哈菲茲質疑,奧地利的求職環境對移民的限制,可謂是全歐最嚴苛。極右派的政策,是「削弱」移民文化特色;但提升他們在勞動市場的地位,才是真正進步的政策方向。這一點,在奧地利政壇可見的未來,將難以成真。

WI
圖說:奧地利國內有60萬穆斯林,其中多數來自中東和北非,但工作市場環境仍是德語白人為主。(photo by Wikimedia)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