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6%99%82%e4%bb%a3%e5%8a%9b%e9%87%8f%e9%bb%a8%e5%9c%98%e6%8f%90%e5%87%ba%e9%81%ba%e8%b4%88%e5%8a%a0%e7%a8%85%e6%9c%80%e9%ab%98%e5%88%b030%ef%bc%85%e6%b3%95%e6%a1%88%ef%bc%8c%e5%bc%95%e8%b5%b7%e5%b0%88%e5%ae%b6%e4%b8%8d%e6%bb%bf%e5%9c%b0%e6%89%b9%e8%a9%95%e3%80%8c%e4%ba%82%e5%8a%a0%e7%a2%bc%e3%80%8d%e3%80%82%ef%bc%88photo_by_%e9%84%ad%e7%be%bf%e8%8f%b2%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1

遺贈稅30%惹議 專家對槓時力

鄭羿菲 2017/03/26 19:06 點閱 19382 次
時代力量黨團提出遺贈加稅最高到30%法案,引起專家不滿地批評「亂加碼」。(photo by 鄭羿菲/台灣醒報)
時代力量黨團提出遺贈加稅最高到30%法案,引起專家不滿地批評「亂加碼」。(photo by 鄭羿菲/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鄭羿菲台北報導】針對行政院及時代力量都提出「遺贈加稅」的法案,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撰文批評說,「小政黨為生存會政策『加碼』,但立委胡亂將遺贈稅加碼到30%,是民粹政治的後遺症。」時力總召徐永明回應,「提供多元政策選擇是小黨責任,被講民粹只能謝謝指教。」國民黨總召廖國棟受訪時則說,「加稅會讓富人竭力『避稅』,提出法案的政黨需要正面說明原因及公式。」

行政院為了因應長照政策財源,日前提出遺贈稅由現在單一10%的稅制,提高為「10%、15%、20%」的三階段累進稅制,以每5000萬元為分階,政院保守估計每年將可挹注63億元稅收;時代力量則主張提高到「10%、20%、30%」,且以1300萬元、2800萬元為分級依據,並降低贈與稅免稅門檻至150萬元(現為220萬元)。兩案一併送交黨團協商,預計4月交付院會討論。

亂加碼恐讓國家退步

但時力的高稅版本卻引起民間不滿,謝金河在臉書上直言,「時代力量別再害台灣了!」他說,遺贈稅如何調要講究公平性,及避稅成本,在馬政府時期遺贈稅從50%調降到10%時,滯留在國外的錢有回流,政府在2009~2015年間總課徵遺贈稅1964億元,對照課徵50%遺贈稅的前7年,總計課徵1983億元,幾乎沒差別,關鍵在富人是否卯足全力避稅。

「50%的遺贈稅,政府只課到心肌梗塞、掉飛機或是車禍死亡的富人,10%的遺贈稅大家都願意去交稅。」謝金河強調,「稅制改革純乎一心,最好不要超過一個人的『體能極限』!」他認為,民粹政治帶來的後遺症之一就是小政黨為了生存,通常都在政策上加碼,他對遺贈稅多少沒意見,但對立委亂加碼很不以為然,亂加碼、越走越偏,最後成為國家退步的力量。

謝金河態度強硬地說,建議時力主席黃國昌主張遺贈稅調高到80%,試試看一年能課到多少遺贈稅。

改變租稅不公

對此,徐永明則回應,調高到「10%、20%、30%」是希望扭轉租稅不公、落實世代公平正義,在野黨的責任就是提出多元政策選項,除非民眾支持,導致執政黨轉向,否則國會多數在執政黨手上,將執政的政策責任歸給只有5席立委的時力,被講民粹也只能謝謝指教。

「遺贈稅的調整需要更多地與有錢人『溝通』,否則恐造成產業出走。」廖國棟受訪時表示,過去遺贈稅有過高低調整,在台灣高度金融自由的環境下,只要稍微調高,有錢人便會覺得不公平,難保不會將產業轉往稅制友善的國家,如新加坡等,這都是過去的經驗,之前國民黨調降到10%的目的,是希望讓產業根留台灣,「他們留在台灣至少收得到稅金。」

多溝通才可達目的

廖國棟強調,現在行政院有因應長照調高遺贈稅的累進最高20%版本,時代力量也提出累進調高到30%的版本,都需要更多的社會溝通,讓有錢人願意為國家付出多一點,「提出法案的政黨必須正面說明為何調高、公式為何,畢竟多一點善意溝通才能達到目的。」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