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b0%8e%e6%bc%94%e5%90%b3%e5%bf%b5%e7%9c%9f19%e6%97%a5%e5%9c%a8%e3%80%8c%e6%ad%b7%e5%8f%b2%e5%b0%8f%e8%aa%aa%e7%8d%8e%e3%80%8d%e9%a0%92%e7%8d%8e%e5%85%b8%e7%a6%ae%e4%b8%8a%e8%a1%a8%e7%a4%ba%ef%bc%8c%e6%96%87%e5%8c%96%e6%98%af%e6%99%82%e4%bb%a3%e6%95%85%e4%ba%8b%e7%9a%84%e5%87%9d%e8%81%9a%ef%bc%8c%e4%b8%a6%e5%90%91%e9%96%8b%e5%a7%8b%e7%a8%ae%e6%a4%8d%e6%96%87%e5%8c%96%e8%8a%b1%e6%9c%b5%e7%9a%84%e5%be%97%e7%8d%8e%e8%80%85%e8%87%b4%e6%95%ac%e3%80%82%ef%bc%88photo_by_%e8%8e%8a%e8%88%92%e7%be%bd__%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

台灣歷史小說頒獎 創作者滋養文化

莊舒羽 2017/03/19 18:39 點閱 15174 次
導演吳念真19日在「歷史小說獎」頒獎典禮上表示,文化是時代故事的凝聚,並向開始種植文化花朵的得獎者致敬。(photo by 莊舒羽 / 台灣醒報)
導演吳念真19日在「歷史小說獎」頒獎典禮上表示,文化是時代故事的凝聚,並向開始種植文化花朵的得獎者致敬。(photo by 莊舒羽 / 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莊舒羽台北報導】「若干年後,大家可能會發現歷史文學比政治更有說服力。」新台灣和平基金會董事長辜寬敏19日在「台灣歷史小說獎」頒獎典禮上說,歷史必須要和文學結合,才能強化國家意志。佳作獎《盡日》的作者黃汶瑄受訪時表示,每段歷史背景形成相異的文化面孔,創作和紀錄是為後人重新認識自己,成為再度邁步向前的始端。

從美麗島事件到太陽花學運,台灣島本身就是一個獨立的歷史平台。前行政院長游錫堃形容歷史文化,像田園裡的野花自在的生長,會經歷誕生、茁壯、成熟及衰老,台灣並非沒有文化,只是缺少歷史文學的記載,於是連誕生都顯得困難。

「讓台灣成為一個有歷史、有故事的國家。」1988年出生的黃汶瑄指出,得獎作品《盡日》是從小聽外婆闡述很多二戰時期的故事時,發現很多珍貴的文史與記憶,都因時代變化太過快速而被沖刷掉,來不及被記載及保存,於是透過歷史小說獎這個機會,以一個家族史的意向,運用真實歷史事件及外婆訴說的故事,傳達台灣在太平洋戰爭時期的意志及立場。

由新台灣和平基金會創辦的台灣歷史小說創作獎,19日在國賓飯店舉行第2屆頒獎典禮,前行政院長游錫堃、文化部長鄭麗君、知名導演吳念真、立委顧立雄等多位官員、學者皆與會觀禮。

本屆決審作品共有5部歷史小說,其中選出3部佳作獎的歷史小說,得獎作品分別為林素珍的《叛之三部曲,首部曲:忤》、陳耀昌《獅子花1875》、黃汶瑄《盡日》。評審范銘如說明,因本屆作品較側重歷史性,或者文學情感,在歷史及文學情感結合的部分,還有未盡之處,因此今年首獎從缺。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