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b%a5%e5%8d%b0%e5%ba%a6%e7%82%ba%e5%81%87%e6%83%b3%e6%95%b5%ef%bc%8c%e5%85%b1%e8%bb%8d%e5%9c%a8%e8%a5%bf%e8%97%8f%e5%bc%b7%e5%8c%96%e8%bb%8d%e4%ba%8b%e9%83%a8%e7%bd%b2%ef%bc%8c%e5%90%84%e7%a8%ae%e6%bc%94%e7%bf%92%e6%89%80%e5%8b%95%e5%93%a1%e7%9a%84%e8%a3%9d%e7%94%b2%e5%8f%8a%e7%82%ae%e5%85%b5%e4%b9%9f%e5%a2%9e%e5%8a%a0%e4%ba%86%ef%bc%8c%e5%85%b6%e4%b8%ad%e4%b9%8b%e4%b8%80%e6%98%af96a%e5%9e%8b%e4%b8%bb%e6%88%b0%e5%9d%a6%e5%85%8b%ef%bc%88%e5%8f%96%e6%9d%90%e8%87%aa%e7%b6%ad%e5%9f%ba%e7%99%be%e7%a7%91%ef%bc%89%e3%80%82

共軍在西藏軍事部署 針對印度而來

劉屏 2016/12/05 14:56 點閱 7776 次
以印度為假想敵,共軍在西藏強化軍事部署,各種演習所動員的裝甲及炮兵也增加了,其中之一是96A型主戰坦克。(取材自維基百科)
以印度為假想敵,共軍在西藏強化軍事部署,各種演習所動員的裝甲及炮兵也增加了,其中之一是96A型主戰坦克。(取材自維基百科)

【台灣醒報記者劉屏美國報導】最新一期《漢和防務評論》披露,共軍在西藏不斷強化軍事部署,並舉行一系列的演習,顯然是以印度為假想敵。總部設在加拿大的《漢和》指出,印度海軍、空軍的消息來源曾多次告訴漢和,說「中國在印中邊界地區極大地強化了軍事部署」。

《漢和》報導指出,共軍的J-11、J-10、KJ-500等作戰飛機開始常年輪換拉薩機場;Rigatze機場也多次出現軍用飛機。報導也稱,庫爾勒進駐了新的中程彈道飛彈、J-11BS戰鬥機;和田機場則徹底擴建,在2014年開始進駐J-10,並經常出入H-6K轟炸機;都意味著「對印度作戰的準備在確實強化之中」。

《漢和》總編輯平可夫表示,共軍的文獻在介紹近年的軍事作戰想定、演習時,大約20%的內容是「高寒山地邊界反擊作戰」,並且直接點名「I軍」。印度(India)英文國名的第一個字母就是I。

平可夫指出,這些文獻首先想定的是反擊作戰路線,認為可供利用的通道主要有8條,分別為奇普卡普通道、神仙灣天文點通道、加勒萬河谷通道、空岔口通道、班公湖日土水上通道、莫爾多通道、納噶通道、普蘭通道。這些文獻詳細介紹了各通道的海拔、地勢、氣候、何時能夠通行汽車、裝甲車等。這些文獻也討論雨季、冬季多雪等情況對機動作戰之影響。

平可夫透露,在一系列的想定作戰、演習過程中,共軍認為如果發起反擊作戰,需要機動化連續行軍10至15天以上。而在青藏高原舉行的一系列大規模演習中發現,海拔4500公尺時,軍人的體力只及正常情況下的60%。

演習中也發現,在高原地帶,武器系統運作可能出現異常,尤其對砲兵影響很大,例如152毫米(mm)加榴砲在海拔3000、4000公尺地區,射程固然增加,但射界受限,射擊死角增多。且複雜多變的氣候使炮兵射擊精準度下降,發射速度也降低約1/3。

平可夫表示,共軍詳細計算了對印度作戰所需的作戰物資運輸量、汽車數量等。演習中發現,在當地的天候、高度、地形等條件下,車輛發動機功率下降,載重量減少,油料消耗增大,時速降低,故障率增多。

平可夫尤其注意到,在最近的軍事改革後,西藏軍區直接隸屬於陸軍總部指揮,與北京衛戍區、新疆軍區相同,不像其他各省軍區均隸屬於軍委國防動員部指揮。

平可夫還指出,西藏軍區的裝甲及炮兵編制也增加了,「每一次演習都發現中國軍隊動用了比過去更多的砲兵營」,「一次想定演習,至少動用超過10個以上的砲兵營」,出動的武器包括仿製俄羅斯SMERCH的多用途火箭炮、96A型主戰坦克、6x6輪步戰車、100毫米自走炮、HQ-16地對空飛彈、新型的全地形車、122毫米履帶式及輪式自走炮、89型彈炮結合系統等。平可夫的結論是「西藏軍區的機械化、輕型機械化部隊的組建正在加速」。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