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頻傳炸彈攻擊 國安政見上檯面 (20160922 國際現場)

醒報編輯部 2016/09/25 15:10 點閱 47769 次
警方在一起槍戰中,將發動3起炸彈攻擊的28歲阿富汗裔嫌犯瑞哈米逮捕。(photo by 截圖abc news)
警方在一起槍戰中,將發動3起炸彈攻擊的28歲阿富汗裔嫌犯瑞哈米逮捕。(photo by 截圖abc news)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美國總統選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前陣子希拉蕊身體不適,大家都擔心她是否能繼續參選,現在川普又逮到炸彈攻擊的話題來攻擊希拉蕊。上個周末,美國紐約發生多起炸彈攻擊事件,讓政壇再度掀起辯論,究竟是希拉蕊的錯,把恐怖主義帶到美國本土?還是川普捕風捉影藉機猛攻? 請嚴老師跟我們分析一下。

嚴震生:首先,美國在我們中秋節的週末發生了幾起炸彈攻擊,特別是在紐約。這起事件主要是一位美國阿富汗裔的男子,他是歸化的美國公民,但是他卻進行恐怖攻擊,從New Jersey(新澤西 )到紐約等地,用燜燒鍋製作炸彈,所幸沒有造成任何人死亡,只是在曼哈頓共計有29 人受傷。

很快地,警方透過監視錄影帶找到了嫌犯,同時也發布影像給全紐約公民,所以紐約民眾可以從手機看到嫌犯的照片,馬上鎖定他的位置,在一場槍戰中將他逮捕。

孤狼結合恐怖組織

這個問題當然是突顯了美國現在的恐怖主義,到底是孤狼?還是有恐怖組織在後面操縱?看起來,這起事件應該是兩者都有。因為三起爆炸案,兇嫌都是使用壓力鍋,並不是非常精密的爆裂物,案發後也沒有看到伊斯蘭國(IS)出面聲明這是他們的聖戰士所為。

但是,這個兇嫌好像是在美國長大後,又回到阿富汗,到了巴基斯坦,可能在那裡受到一些伊斯蘭激進思想的激化,所以返回美國後,整個人的性情就變了。接著,就開始投入進行這幾起炸彈攻擊。所以,看起來又像是受到恐怖組織的鼓舞,可是他又是一人犯案。

孤狼,在美國過去很多都是本土白人,因為不滿意政府而作出攻擊。這次事件的嫌犯是中東裔,將所有的因素加總起來,似乎是美國現在必須要防範的問題。
這些人沒有任何的犯罪紀錄,也沒有被列入恐怖份子的名單當中,但在美國境內是潛藏的未爆彈。

問:從這裡可以看出幾個問題,基本上這起事件可以說是個案,而且也是兇嫌個人的行為,但是怎麼樣能把個案操作成一個政治的鬥爭?或是總統候選人彼此之間的攻防戰?這是值得我們來思考的。

責任歸咎民主黨?

嚴震生:之前川普就已經說過一些很不負責任的話,他認為,伊斯蘭國(IS)就是歐巴馬和希拉蕊所設立的。等於是,把中東的問題都歸諸於民主黨這幾位總統、總總候選人,反而忘了這是小布希任內開始的戰爭。然後, 川普長期都在攻擊移民、難民、穆斯林,不想讓他們到美國境內。

所以,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之後, 等同於證實川普所說的這些人都是危險的。意即穆斯林對美國是有威脅的, 這些移民沒有過濾清楚也會危害到美國社會。可是犯案的Rahami(瑞哈米),他是在很小的時候就入境美國, 父母親是滿殷實的商人,在當地開了間炸雞店。

二代移民受歧視

當這位父親察覺自己的兒子行為有點異狀的時候,他還曾向警方提醒, 這表示,很多新一代的移民,真的是為了自由、追求更幸福的生活而到美國,他們還滿認同美國,只是他們的第二代,不論是在美國出生或是在美國長大、念書,他們的同學可不是那麼客氣的,多少會受到歧視、種族語言的謾罵,所以他們會想要回去尋根。

可是在這過程當中,他們很容易就會受到當地的組織或是朋友、認識的人給予思想的激化,回到美國後就變成不定時的炸彈。特別是,假使他們在求學、求職的過程中,不是那麼順利,他們當然就會把這股怨氣出在美國政府身上。

問:所以,嚴老師您認為,這些炸彈攻擊會對美國選情產生影響嗎?

選情不會受太多影響

嚴震生:從事件過後民眾的反應可以看到,美國即使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特別是在紐約,他們還是覺得比起911 之前,是較為安全的城市。我們台北都習慣有這麼多道路監視器,紐約現在才開始增設,未來會將監視鏡頭直接裝在路燈裡面。這對美國人來說, 是比較大的犧牲,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的隱私很重要,所以不太願意政府裝監視器,但是這次巷道的監視器確實有發揮到正面用處,民眾的接受度就會有所提升。

主要是這次攻擊都是土製炸彈,所以美國民眾恐慌的心情並沒有那麼強烈。而這次的事情發生在紐約,或許有部分民眾會改變他們的政治立場, 改支持川普。可是,紐約本來就是希拉蕊穩贏、且會贏很多的州,所以選情不受影響。

我們現在要看的是未來這一個多月,到底這樣的事情會不會發生在所謂的「搖擺州」?特別是在總統候選人辯論之後,如果繼續發生在像是俄亥俄州、賓州,川普可能還有些機會,否則就很難突破。

當然,主持人最開始有提到,希拉蕊的身體是一個問題,所以我們可以看這個週末,美國星期天(台灣星期一上午)第一次的總統候選人辯論, 如果希拉蕊照樣發表談話沒問題,健康狀態看起來很良好,我想川普要後起直追還是會差一點。

問:這件事情有突顯雙方的國安意見嗎?

國安政策各有見解

嚴震生:當然還是對移民、穆斯林的問題,其實沒辦法將個案都通通應用到所有移民和穆斯林身上,我相信美國是一個開放的社會,所以民主黨絕對不會把這樣的事情放到考量,而共和黨他們就會希望以後警方能夠做出一些像種族分類的政策,可能來自中東、阿富汗這些地方的穆斯林跟恐怖主義結合的機會比較大,所以在這方面投注的人力要提高等等,這部分就會造成種族歧視的情況加深。

主持人:川普的國安政策就是要更收緊來自中東的移民、穆斯林;但希拉蕊就會比較就事論事,依情況調整, 而不是全面緊縮,這也有賴於美國人民選擇要支持誰的政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