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M 案歹徒在台踢鐵板 陳國恩憶破案過程 (20160725 《Pop 大國民》專訪陳國恩)

醒報編輯部 2016/07/26 10:32 點閱 954 次
警政署署長陳國恩,順利破案不居功,還退回一銀獎勵金。(photo by 署長室粉絲團)
警政署署長陳國恩,順利破案不居功,還退回一銀獎勵金。(photo by 署長室粉絲團)

主持人:黃光芹(《POP 大國民》廣播代班主持人)
與談人:陳國恩(警政署署長)
記 錄:陳信羽

新政府甫上任,即遇上ATM 盜領案、台鐵爆炸案、國道火燒車等事件,針對一銀竊案,第一時間警政署署長陳國恩帶領著警方,利用監視系統回溯案發現場,逮捕3名盜領ATM 嫌犯,8000多萬現金也如數追回。

至於震驚社會的台鐵爆炸案,只花18小時就迅速偵破,給了新政府相當大的激勵。《POP 大國民》廣播代班主持人黃光芹邀請署長現身說法,細談過去三起案件的精采破案過程。

黃光芹( 以下簡稱「黃」):署長您好,現在我不管是在外面吃飯,或是跟家人聚會,他們都提到,最近轟動社會的兩個案子破得非常漂亮,讓大家感到大快人心,而且非常訝異警方辦案的效率。

署長,我們先談人讓大開眼界的ATM 款項遺失的案子,您們第一時間會不會覺得這個案子前所未見?那時候您們的想法是如何?

41 個ATM 遭盜領

陳國恩( 以下簡稱「陳」):第一時間接獲民眾報案,說ATM遺留有現金,吐鈔有6萬多塊, 當時是7/16晚間20點17分, 我們的同仁很機警,趕快調閱監視錄影,但那時候銀行員工大多下班了,所以只能等上班之後再來接洽。

事實上犯案時間是7月6日19點到7月9日的15點。嫌犯分別從土耳其、香港跟杜拜入境到桃園機場,過程大約從7月10日凌晨開始,到7月11日凌晨5時,大概都是利用夜間的時間。

嫌犯在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3個地方、24處、41個ATM,總共盜領了8327 萬760元。事實上,第一銀行先向調查局報案,那時已經是7月11日的中午,我們也主動請警察局和第一銀行反應,受理這樣的案件。

抓詐騙車手很有經驗

黃:銀行為什麼不向警方,而是先向調查局報案呢?我看到媒體有揭露「報案程序」的問題。

陳:他們是想調查到底為什麼ATM可以隔空吐鈔,是不是電腦程式被破壞?因為涉及的是重大經濟犯罪,但我們警方是負責偵辦犯罪的,包括逮捕犯人的過程,所以我們可以掌握的比較精準。

黃:對啊!如果第一時間不跟警政署報案,歹徒又是外籍人士,很可能就出境了。
陳:是的!嫌犯提領完現金之後,13個人很迅速地都離境了,後續是處理贓款的人。

黃:所以兩批人不一樣?

陳:沒錯!提款和處理後續處理贓款的是兩批人。嫌犯先破解程式,讓主機指揮ATM 提款機,等提款者到現場之後,就是一筆一筆6 萬塊的領出,看ATM有多少錢,他們就領多少錢,他們大概停留10分鐘左右,裝好行李袋後就離開。

但他們離開的時候就有一筆6萬塊遺留在第一銀行古亭分行的ATM,民眾檢舉之後,我們就覺得很可疑,像過去有多國家,被盜領後還不曉得,而台灣民眾很熱心,加上過去警政署在抓詐騙的車手很有經驗,報案也是一個契機,之後警方就主動偵辦,如果調閱監視系統再快一點的話,必可捕捉更多嫌犯。

逢假日偵辦遭難阻?

黃:我看了整個過程,是不是署長去向一銀調監視器的時候,也遇到一些難阻?

陳:其實對銀行來說是假日,行員也沒有意識到說這是一個這麼大的案子,他們可能認為提款機銀幕上出現的是異常。

黃:可是40幾個ATM都異常,那不是很奇怪嗎?

陳:對!但是個別的銀行可能沒那麼清楚,所以行庫當天人員都休假,銀行想等上班之後再來處理,所以大概是這個因素,案件沒有受到重視。如果知道是這麼重大的案子,當然要緊急調閱。我們警方訓練了很多調閱的人才,而且我們是不眠不休、連夜地去處理這件事,因為抓嫌犯的時機是稍縱即逝啊!

跨國刑警追捕嫌犯

黃:這個案子被大家都封為「超完美的破案」,你們是不是過濾了非常多的監視器?以一銀的案子為主,就整個偵辦的過程,是否可以再說詳細一點?

陳:我們接受報案之後,就成立專案小組,專案小組當然有分工,調閱監視器的可以發現一些軌跡,例如41個提款機是由誰來提領?嫌犯的長相是什麼樣? 這些線索馬上就能夠查清楚,之後看他可能搭計程車往哪個方向去,如果知道名字,就看看他不是已經出境。

事實上這段時間有查到兩個嫌犯已經回俄羅斯,我們接著就啟動一個跨部跨國的合作。

黃:就是在機場上被拍到打哈欠的那兩位?

陳:對!就是那兩位逃回俄羅斯,他們在提款之後就迅速離開,我們也馬上通報國際刑警組織,接獲消息表示他們飛到香港,再從香港飛航到俄羅斯。那時我打電話給香港警務處長, 刑事組也打給他們相關的承辦人員,內政部、外交部、行政院都來幫忙,啟動跨部會的機制。

之後請我們的外館駐俄羅斯、俄國在台代表、香港和俄羅斯的國際刑警組織,剛好這個時間點我們還要申請拘票,拘票要有法律上的效力才能處理這件事,當申請到拘票傳給香港警務處的時候,他們已經搭上飛機離開前往俄羅斯。

黃:簡直是在跟時間賽跑啊!

陳:到俄羅斯的時候,俄國警方有來攔查,但是他們沒有完整的證據,所以還是把嫌犯放行了,其中一個人身上有19500塊美金,這邊是香港警務處跟我們通報,這個時間點我們有迅速地去做攔截和圍捕,但是最後俄國還是放行,因為外交的關係作梗,如果是香港,我們就有把握可以順利攔下來。

接下來就是看看我們還有什麼機會可以追捕。飛回俄羅斯的兩位,嫌犯住的是金葉飯店,在金葉飯店我們有個線索,就是有一個人還要進住,我們就去追這個人,後來因為時間差,他又離開了,但我們繼續追蹤,他之後又搭計程車就離開了,就是在宜蘭抓到的那個。

他應該是正在處理贓物,準備把贓物移到其他地方去。這個人就是拉脫維亞籍的安德魯,我們認為他是主嫌。

宛如電影情節

另外我們也鎖定一些情節, 我們在追安德魯的錄影帶,像是計程車之類的,追他的落腳點,我們在追的時候就是在跟時間賽跑,他也很機警,因為我們已經揭露了一些事情出來,當天他跑到內湖,這些軌跡我們大約都掌握到,可以看出他離該房間的時候也很匆忙,冷氣都沒關, 連屋內的行李都還在,但是人不見了,我們就繼續追,追蹤到宜蘭。

由於宜蘭有很多偷渡的地方, 所以我們就把相關訊息給境管, 不管是陸海空都不放過,並請宜蘭縣警察局所有同仁注意,不讓嫌犯有離開的機會,一旦安德魯出境,我們就沒有線索了。

另外,同仁也做旅館套房的清查,我們鎖定的範圍比較精密一點,這裡不便透露,海邊的部分也有派員駐守,並加強路警,只要嫌犯現身就會被攔到。

黃:真的是鋪天蓋地啊!

機伶刑警休假逮嫌犯

陳:對!目的就是要縮小範圍,那個時間點我們很幸運,有一位警衛叫做宋俊良在東澳的餐廳吃飯,他正在休假,我們就有發布通緝,只要通緝,嫌犯的資料從署長傳給局長,局長再傳給派出所,然後再發給所有同仁,而且我們有Line群組可以轉傳,手機拿出來就可以辨認了。

不管嫌犯再怎麼易容變裝,他的身型特徵,同仁都可以直接對照,然後發現是安德魯沒有錯, 不管在怎麼易容變裝,就確認是他沒有錯。

在辨認出嫌犯後,他就跑到對面的東澳派出所,那邊的員警聽到之後就迅速衝出來,兩個警員一個有配槍一個沒有,就一直追了大約600 公尺,安德魯騎著腳踏車,這兩個同仁開車去追, 我們同仁也蠻機警的,他手按著槍套,對方以為他有槍,用英文對話後很快就確認是他,便把他帶回。帶回之後安德魯也是很狡猾,不願供出贓款在哪裡。

黃:據報導,安德魯提到俄羅斯的黑手黨挾持他的家人,他會有安全的顧慮。
陳:對!他有提過,他以為刑度會很重,因為對台灣的法律不熟,甚至於以為會被判死刑。他後來還是有告訴我們一些消息, 以我們的科技來說,也大概知道東西( 贓款) 在哪裡,以及他去過什麼地方。

他受到指揮要到某個地方去,之後會有人來接應,用GPS的經緯度做辨認,在內湖的環山路的山坡上有個公園,贓款就在公園內的草叢裏面。

一環扣一環破案漂亮

黃:從署長講述的過程中,我聽出很多的意涵,如果之前警方沒有那麼嚴謹的制度和訓練,包括認人都是一種專業技術,如果沒有準備機會就會稍縱即逝,很可能在600 公尺的追逐下就讓嫌犯跑掉了。

我們的員警就是冒風險、用一點小智謀,一環扣一環之下,這樣的情況之下去追嫌犯。另外, 還可以以人追錢,結果8000 多萬都追回來了。署長,請問錢是怎麼找到的?

陳:另外兩位俄羅斯籍的嫌犯分別是潘可夫、米海爾。這兩個人到台北火車站的置物櫃,去取出了三只行李箱,我們曉得前面的嫌犯把東西放在這裡,台北火車站人山人海,有那麼多人、有那麼多監視系統,計程車從哪裡來、他們把東西擺在哪裡,後來有同夥把東西拿走。光是調閱監視系統,就花費不少人力,所以我們同仁非常辛苦。

潘可夫跟米海爾是把行李箱拉到大直的維多麗亞酒店,我們認為三個大行李箱是贓物, 所以同仁一直監控著,準備好在適當的時機上前圍捕。

當天他們在餐廳吃牛排, 在鎖定的過程中要經過一些程序,如申請拘票、犯罪證據, 拘票拿到之後我們就進行搜索,在他們的房間裡面發現三只行李箱裡有6000多萬。

安德魯在宜蘭被抓到的時候,是5點20幾分,這裡拘票快7點才拿到,同步抓到嫌犯。

黃:那時候你們有沒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陳:事實上我們都有在做準備,所以可以在9點鐘開記者會,5點鐘從宜蘭拉回來,到台北差不多8點多快9點,7點半要把所有證物弄好,召開記者會,短短的時間裡面我們都準備好了,把相關的證物、時間序列都擺好,呈現在國人面前, 因為媒體很競爭的,大家即時新聞發很快,如果你不好好陳述案情,不知道登出來變成什麼。

黃:對啊!

資深刑警妙計追贓款

陳:所以我們所有的步驟是這樣子進行的,安德魯又慢慢供出來內湖這個地點,會順利找到贓款也是多虧我們刑事警察局的一位同仁,他發揮他的能力,找到別人容易忽略的地方。

黃:這怎麼說呢?我看報紙覺得很厲害耶。他又不是狗有嗅覺,這個是什麼樣的技巧?

陳:這個同仁他長期從事偵查工作,他想像如果自己是安德魯,用這種思考方式,去套用嫌犯會將錢藏在何處,才能不被人發覺,我們同仁很細心, 找了幾遍,中於在垃圾堆的草叢中找到了。

黃:後來是不是還有一位民眾也涉入這起案件?

陳:對!那位民眾是晨運的時候發現這筆贓款,就把它帶回去,帶回去之後,可能覺得不妥,又帶到西湖派出所報案, 這些錢就這麼還回來了,款項總共7741 萬元,其中500 多萬的短差是這幾位嫌犯用掉的, 因為嫌犯需要吃住、機票或他們自己帶回去,我剛剛講到的那兩個俄羅斯的身上就帶著19500塊美金,這樣算一算也是差不多的。

「破案」是刑警天職

黃:署長,您在偵辦這個案子的第一時間,您有沒有想過這個案子會這麼順利的偵破? 連錢都追回來了,只差一些零頭,在您偵辦過這麼多的案子中,您覺得這個案子難不難?

陳:事實上在國外這種案子,紐約時報也登過,大概有30幾個國家、100多個金融機構都被這種類似的手法去盜領,幾乎都沒有破案,就是說等案子發現之後,人早已不見了。

黃:國外有類似的案子,完全沒破?

陳:對!我們台灣的環境, 同仁的努力、監視系統,還有很多的因素,都成為順利破案的關鍵。

黃:聽說您們把一銀給你們的獎勵金退回去了?

陳:是!因為偵破刑案是刑警應該做的事情,也是我們的天職,能夠維護人民,保障生命財產安全是我們的榮譽,台北市警察局包括我們警政署, 也有說要發破案獎金,我們都婉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