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週刊封面:冤仇無解,美俄終將一戰? (20160717 國家利益)

邱慕天 2016/07/18 10:24 點閱 1405 次

National Interest《國家利益》
自1980 年代蘇聯的安德羅波夫政權以來,俄羅斯的反美意識沒這麼高過。國內72% 民調指出,美國是世上對他們最有敵意的國家。其實我們誤會的是,後蘇聯的俄羅斯並不是一個瘋狂霸道的國家。他們和專制的中國、卡達,以及民主的印度、以色列都能務實地合作。如今俄羅斯會這麼反美,都是被美國柯林頓政權與北約逼迫的。

國際政治總是憑拳頭說話, 還記得1905 年日俄戰爭失利後繼任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憲法總理謝爾蓋‧ 維特怎麼說的嗎? 一個外強中乾、泥巴腿的鐵甲巨人「人盡可侮」,那就是1990 年後俄羅斯面對的狀況。

西方列強不僅完全沒對戈巴契夫與葉爾欽拆除鐵幕的橄欖枝表示感激,還趁機大肆執行北約東擴的計畫。柯林頓時代北約開始強力介入巴爾幹內戰, 進軍波士尼亞以及塞爾維亞, 還有伊拉克戰爭以及2011 年的利比亞軍事干預,都在在顯示美國一點也不尊重自己所推行的聯合國國際秩序,加深了俄羅斯的不安。

《國家利益》分析,原來克里姆林宮截至2012 年的梅德韋傑夫總理任內,都還試圖參與這套國際秩序,然而當波羅的海三小國,甚至連烏克蘭都要藉著政變進入北約和歐洲集團的一部分時,莫斯科如何理解西方國家不是在針對它圍堵?

對俄羅斯人民而言,後蘇聯頭八年(1991 - 1999)擔任總統的葉爾欽不僅腐敗,而且對美國軟弱無比。柯林頓逼迫他進行激烈的市場改革,遭殃的是平民百姓,許多新富倒藉貪污崛起。葉爾欽1996 年靠美國資助和舞弊打贏了共產黨領導人久加諾夫和亞博盧黨的「真民主」代表亞夫林斯基,使得西方的詭詐暴露在人民面前。

也因此,接續葉爾欽上任的普丁才開始走起沙皇之路。有趣的是,1999 年時,他尚且有意與美國合作處理中亞的蓋達與塔利班,畢竟俄羅斯能夠號令阿富汗的北方聯盟執行許多反恐任務。然而美國對於普丁在喬治亞打擊躲藏的車臣叛軍一事百般阻撓惹惱了他,可說911 事件和波士頓恐攻也是老美咎由自取。

總而言之,後鐵幕的俄羅斯在國際上幾乎沒有朋友,它沒有安全感。而力量佔優的美國, 能否少點挑釁,而也用多點的智慧改善雙邊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