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週刊封面:愛情的未來樣貌 (20160712 德國時代週刊)

邱慕天 2016/07/12 09:27 點閱 1230 次

Die Zeit 《德國時代週刊》
從來沒有一個時代像社群網路發達的今日,是如此容易結識新朋友,然而遇見愛情卻愈來愈困難。這問題是出在選擇太多,還是出在我們自己身上?

昏暗的燈光灑落在紅色的牆壁上的西式木亭,週五晚上的紐約,到來城裡最適合尋找浪漫的場所之一,我一下注意到左右兩個潛在男性目標:一位手上有著看不清字的刺青、讀著悉達多赫曼‧ 赫塞的書, 看起來是個浪漫種子;另一位忙著操作手機,不知道是否已有家室。於是我打開《紐時》宣稱有5 千萬用戶的交友軟體Tinder,用15 分鐘從離我座標最近的30 名有趣對象中又手動挑出了6 名。

後來,我相中了28 歲紐約電影學院的克萊德‧ 拉莫斯,藉著他跟眼鏡蛇合照的頭像,我們在手機軟體上打開話匣子。不幸的是,外型極富魅力的他也是個花花公子。Tinder 等社群交友工具讓他有換不完的對象,每次都可以帶新的正妹進入酒吧約會,2 天就約了3 個不同的女生。

1999 年政論家福山在《跨越斷層:人性與社會秩序重建》直言,男性對妻小的忠誠,取決於社會給予的約束,用在Tinder 上似乎再準確不過:男人們重新成為不甘寂寞的獵人。

試想,當今日人們不斷地在臉書或Tinder 上更新自己的生活狀態,用前者的讚數或後者的配對數證明自己的吸引力, 這難道不會改變我們對於追求愛情的手段認知嗎?其實,我們只是太愛自己,社群網路的這一切讓我們的自戀現形;我們如果不自覺地繼續透過這種方式交友,想要透過戀愛對象對自我價值的肯定來刷存在感, 我們將愈來愈難找到可以永恆的愛情。

http://www.zeit.de/die-zeit-diese-wo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