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5%85%92%e5%b0%91%e7%a4%be%e5%b7%a5%e9%9d%a2%e8%87%a8%e7%9a%84%e4%ba%ba%e8%ba%ab%e5%95%8f%e9%a1%8c%ef%bc%8c%e4%b9%9f%e6%98%af%e7%95%a2%e6%a5%ad%e7%94%9f%e8%80%83%e9%87%8f%e4%b8%8d%e6%83%b3%e6%8a%95%e5%85%a5%e7%9a%84%e5%9b%a0%e7%b4%a0%e3%80%82%ef%bc%88photo_by_jiahung_li_on_flicker-_used_under_creative_commons_license%ef%bc%89-1

人身常受威脅 兒少社工嚴重不足

鄭羿菲 2016/05/26 18:14 點閱 9890 次
兒少社工面臨的人身問題,也是畢業生考量不想投入的因素。(photo by jiahung li on flicke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兒少社工面臨的人身問題,也是畢業生考量不想投入的因素。(photo by jiahung li on flicke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台灣醒報記者鄭羿菲台北報導】兒少社工不足,恐造成家暴案件無法迅速介入。台大社工系教授鄭麗珍26日受訪時表示,「兒少社工的工作環境除了得超時工作外,還得面對人身安全的問題。」民進黨立委吳玉琴說,「兒少福利的制度還算完備,只是缺少人力,晚上將與衛福部次長碰面,討論加速建置社工人力。」

《康健》雜誌在2013年公布全台兒少保護工作評比,高達8成5的社工超時工作、9成以上曾遭個案家人恐嚇、騷擾,每位社工能負荷的個案量為28名,在台北市1名兒少社工則需負荷88名個案,其他縣市的社工更高達256名個案,過勞超時成為常態。

鄭麗珍26日接受訪問時表示,她教過的社工系畢業生約只有1/3會投入社工環境工作,經常有社工單位向她詢問是否有畢業生能引薦,其中又以兒少單位最缺人力,「因為兒少社工除了得面對與其他社工同樣的超時過勞環境外,還得面臨人身安全的問題,除非有使命感,否則兒少類人力投入相對較少。」

「兒少的第一現場有時候會遇到被通報的青少年不想服從,或是父母不想讓社工介入,就會有暴力的情況出現。」鄭麗珍說,兒少社工的第一線通常需要司法公權力給予更多的保障。社工出身的立委吳玉珍也提到,一個家庭若發生兒童問題,就代表家庭結構出了狀況,而一般家長會選擇隱藏、抗拒。

吳玉珍感嘆道,若兒童面臨家庭暴力,兒少社工就得立刻將孩子帶走安置,而父母看見自己的孩子要被帶走,又會更強烈的反抗、提告、訴諸媒體,甚至有恐嚇、跟蹤等騷擾事件出現,讓兒少社工心理面臨巨大壓力。

「現在的兒少福利制度訂定的還算完備,但主要還是缺少人力,讓社工們經常都得超時上班。」吳玉珍說,馬政府時期有編列充實地方政府社工人力的計畫,去年應編制1490人社工,但基於預算等因素,僅聘了758人,「我將與衛福部次長討論這方面的問題,看看新政府是否還有別的方式加速建置社工人力。」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