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黨惡鬥下的槍械管制(陳清泉)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6/01/06 17:27 點閱 2009 次
在戰爭史的演變過程,槍械逐漸成為「秩序的象徵和保守主義的圖騰」。(photo by wikipedia)
在戰爭史的演變過程,槍械逐漸成為「秩序的象徵和保守主義的圖騰」。(photo by wikipedia)

歐巴馬含淚宣布槍枝管制命令,預埋國內政治衝突和法律扞格風險。

自2012年以降,歐巴馬政府即致力推動槍械管制法案,卻因共和黨在國會的掣肘,始終無法如願。如今,為在最後一年任期內,有效防制槍枝暴力犯罪案件,歐巴馬不顧共和黨、槍械製造商與擁槍人士的反對聲浪,逕自發布槍械管制行政命令,以行政權防堵槍枝交易漏洞。

除了禁止民眾非法買槍外,未來將對買槍的民眾進行背景調查。此舉必然引來共和黨和槍械製造商強力反彈,同時可能有抵觸憲法第二修正案之虞。

【歐巴馬多次禁槍】
事實上,這也不是歐巴馬第一次嘗試透過行政命禁槍。2012年12月,康乃狄克州發生自動步槍殺戮慘案,全美有超過16萬人上白宮網站連署禁槍,之後,歐巴馬為防止槍枝暴力再度發生,提出美國近20年來最全面的槍械管制方案,並動用總統職權簽署23項行政命令。

2013年4月,這項法案遭參議院以6票之差否決,對參院否決法案的作法,歐巴馬曾在第一時間以「華盛頓蒙羞的一日」加以反擊。

美國在1787年通過憲法第二修正案:「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因此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得侵犯。」與美國是一個戰爭造成的國家息息相關。1776獨立戰爭以降,從南北戰爭、西部大開發,到確立領土規模的1898年美西戰爭,美國的歷史可說是始終伴隨著戰爭而發展。

在戰爭史的演變過程,槍械逐漸成為「秩序的象徵和保守主義的圖騰」。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形成人民擁槍的權利必須受到絕對保障。

美國社會學家赫爾曼.康恩不諱言地指出:「槍械就是美國文化的核心」。正是由於第二修正案的保障,是全國步槍協會(NRA)反對槍械管制的正當性來源,以擁有武器是不可剝奪的天賦權利為由反對管制法案。

【美國人不願棄槍】
目前全美有25個州通過「你家就是城堡」的法律,屋主對侵犯其財產者有開槍的自由,賦予公民使用武器保護自己生命財產安全的合法性。第二修正案和各州合法持槍法案,預埋美國成為槍擊暴力事件多發之地。

槍械管制一直是美國政壇的棘手問題。NRA的430萬名會員以及每年上億美元的活動經費,成為美國政治發展過程重要的利益集團,歐巴馬簽署的管制槍械行政命令的重點在於擴大對購槍民眾的背景調查,同時賦予聯邦調查局(FBI)和菸酒槍炮及爆裂物管理局(ATF)調查買槍者背景的權力。

在執行層面上,除了挑戰第二修正案外,若執法單位踰越法律界限,更有可能侵犯個資保護和隱私權,預料將會是NRA遊說民主、共和兩黨議員在國會攻防的重點。

對追求個人自由的美國人民而言,擁搶是一種信仰,美國人民始終堅信必須慎防政府失控,政府又必須保障憲法對人民的賦權。即使社會因擁槍支付慘痛代價,美國人民還是不願意放棄根深蒂固的槍械文化,國會受制於利益團體的政治壓力,行政部門提出的管制法案無法得到支持。在憲法第二修正案的保護傘下,槍械管制照見美國的政黨惡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