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虱目魚產銷契作還是棄作?(李武忠)

李武忠 / 大學兼任教授 2015/10/28 19:08 點閱 1815 次
中國廠商每年以高於市價的契作模式,向台灣養殖業者採購虱目魚,對國內養殖戶有些許幫助,特別是在國內產量過剩價格慘跌之際。圖為台灣養殖漁業(photo by 雲林縣政府社區網站)
中國廠商每年以高於市價的契作模式,向台灣養殖業者採購虱目魚,對國內養殖戶有些許幫助,特別是在國內產量過剩價格慘跌之際。圖為台灣養殖漁業(photo by 雲林縣政府社區網站)

中國廠商每年以高於市價的契作模式,向台灣養殖業者採購虱目魚,對國內養殖戶有些許幫助,特別是在國內產量過剩價格慘跌之際,這樣的方式,養殖戶其實是有感覺的也心存感謝。只是契作5年今年將到期,漁民憂心是否會繼續辦下去?

由於虱目魚多刺、有臭土味,始終打不開在中國的消費市場,使得契作規模並未逐年增加,僅局限在200個契作戶,每戶收購1萬5000台斤每台斤40元,總數量360萬台斤,僅占國內總產量六萬多公噸的約3.6%左右,對該產業影響相當有限。

漁政機關該有的考量

但是國內卻屢屢傳出虱目魚產銷失衡,導致生產不敷成本,以及養殖戶因多數屬家庭式小規模經營,無力與販運商抗衡的困境,若然,我國漁政機關應該加以重視並提出具體解決方案。

尤其如何媒介國內廠商與養殖戶,同樣採契作模式來穩定養殖戶收入,並運用電腦、網際網路、APP等工具開拓多元行銷管道,縮減中間層轉費用,讓資訊公開透明,讓養殖戶所得更為合理化。

同時考慮成立虱目魚價格穩定基金,強化國內水產科研功能,讓虱目魚產品多元化以利外銷,這些都是政府責無旁貸的工作,而不是老是冀望中國伸出援手,幫助台灣政府緩解生產過剩的老問題,也給予中國運作的空間。

如今,政府引以為傲的虱目魚生產申報預警機制明顯失靈,使得今年國內虱目魚收獲量大增,供過於求造成魚價崩盤,據業者反映,今年八月份國內虱目魚每台斤售價跌破30元,根本不敷生產成本,讓養殖業者更加體會到與中國廠商契作的好處,也對我國政府只照顧觀賞水族及石斑魚產業的作法感到不平。

照顧漁民應該是身為國家領導者的責任,比起九二共識、維持現狀等爭議,民眾更關心的是民生與產業前途問題。若連一個虱目魚產業都處理不好的政府團隊,不該換人做看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