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德族人 何處是鄉關?(陳清泉)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5/10/11 19:49 點閱 1664 次
1974年安卡拉高等教育民主愛國協會,吸收庫德族勞工階級,成立庫德工人黨(PKK),更建立「庫德斯坦」共和國。(photo by Wikimedia)
1974年安卡拉高等教育民主愛國協會,吸收庫德族勞工階級,成立庫德工人黨(PKK),更建立「庫德斯坦」共和國。(photo by Wikimedia)

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一場支持庫德族示威活動,遭炸彈攻擊,最終以悲劇收場,對庫德族人而言,獨立建國之路更為遙遠。

一如巴勒斯坦人要在約旦河西岸和加薩走廊地帶建立巴勒斯坦國,當代散居土耳其、伊拉克、伊朗、敘利亞、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全世界最大的無國家民族」的庫德族人,也對獨立建國懷抱著理想和憧憬─在屬於庫德族人的土地建立「庫德斯坦國」。

【在土耳其的庫德族】
居住在土耳其東南部的庫德族人,自土耳其在1923年建國後,就被視為土耳其人,基於領土的完整和主權的不事分割,土耳其政府強力打壓庫德族人的獨立/自治運動。

及至1974年安卡拉高等教育民主愛國協會,吸收庫德族勞工階級,成立庫德工人黨(PKK)後,更宣示要在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土耳其的庫德族人的土地,建立「庫德斯坦」共和國。政府軍圍剿PKK行動,漸次演變至內戰層次,庫德族問題甚至成為周邊國家和國際強權牽制土耳其的政治工具。

庫德族人受異族統治與壓迫,長期與伊斯蘭政權對抗,在無法獲得伊斯蘭世界正面回應下,為向國際社會展現其獨立建國的意志,轉而以游擊戰或恐怖攻擊手段,挑戰所在國的政治秩序。

土耳其、伊朗、伊拉克、敘利亞等國,地緣政治利益殊異,處理國際事務意見分歧,但在應對庫德族問題,阻止庫德族獨立的立場卻難得有共識。畢竟,任何國家一旦承認庫德族政權,只會將問題複雜化,更涉及地緣政治的變遷,加深地區形勢的動盪不安。

【IS起庫德族更苦】
伊斯蘭國(IS)在伊、敘境內興起後,更讓庫德族人的處境腹背受敵,當前情勢的演變,使得庫德族人被前後夾擊。

土耳其為防堵IS進犯邊境的同時,也展開對PKK的清剿行動。敘利亞幾乎已有半壁江山落入IS手中。當中,更多是原本屬於庫德族人的土地,迫使敘利亞境內的庫德族人向土耳其移動,卻又不見容於艾爾段政府。

伊拉克政府軍雖與庫德族聯合對抗IS,更擔心境內庫德族趁勢擴張。俄羅斯藉反IS之名,出兵敘利亞,空襲目標卻鎖定反政府軍和庫德族地區。

庫德族問題未解,預埋中東地區權力平衡的潛在危機。如果在土耳其東南部、伊拉克北部和敘利亞東北部出現一個以能源為核心利益的庫德斯坦國,意味著美國在中東所建立的權力平衡體系面臨劇烈變動,勢必重建中東政治秩序。

美、俄在中東的權力博奕因反 IS更為激烈,庫德族問題將成為美俄地緣政治棋局的棋子,在相關國家的利益考量和國際政治權力鬥爭下,庫德族人只能常嘆,何處是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