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戒毒門徒 胡文豹花6年學認錯 (泰北毒區系列10-5)

鄭國強 2015/07/20 06:42 點閱 4344 次
胡文豹17歲開始吸海洛英,現在助人戒毒。(photoby 鄭國強/台灣醒報)
胡文豹17歲開始吸海洛英,現在助人戒毒。(photoby 鄭國強/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鄭國強泰北報導】一句「對不起」遲了6年,但足以彌補了一個家庭的缺憾,讓母子重修舊好。年輕時陷入毒癮,1999年決心戒毒,今年39歲的胡文豹完成了晨曦會的門徒訓練,在泰北滿樂福戒毒村輔導他人戒毒。過程中他曾因喝酒讓自己被處罰在戒毒村多留一年,但他願意悔改順服牧師教誨,向母親、家人懺悔,與家人和好重啟人生。

「我17歲就吸了第一口海洛英…」胡文豹是緬甸果敢地區華人後代,他的華語裡帶著一點僑胞口音,因家境不錯,才高中畢業,家裡就集資讓他到礦區去做小生意。在貧窮的礦工眼中,他算是年輕又多金,但礦區有個習俗,常用毒品招待來訪生意人,因此胡文豹初到礦區沒多久,便開始吸毒。

胡文豹回憶說,原本在家鄉頂多抽抽鴉片,「但我吸了海洛英之後,再回頭去吸鴉片、大麻都沒有感覺了。」上癮之後,遇到天氣變化或毒癮來襲,就會全身痠痛,整個人也懶得工作。以後無論要去哪個地方談生意,胡文豹都先注意當地有沒有海洛英來源,「否則有再好的利潤,我都懶得去談。」

【老父探視 感動內心】
一開始,家裡給的錢還夠胡文豹買毒,後來漸漸花光了,兄弟姊妹為了怕他沒錢吸毒跑去偷、去搶,乾脆供應他買毒的費用。然而日子久了,他與父母、兄姊都失和,最後讓他決心要戒毒的原因是「連我老婆、小孩也不理我了,我決定不要再受毒品控制。」

為了戒毒,胡文豹以為到監牢裡會好一點,可以強迫自己走出毒品,但出獄沒多久又開始吸毒,手臂上滿是針孔。1999年,他有了第一次福音戒毒機會,「基督徒的姑姑介紹我去緬甸晨曦會,但只待了4個晚上,我毒癮發作就跑掉了。」到了2009年,胡文豹再次下定決心戒毒,就到了晨曦會滿樂福村。

「剛來第4、5天,又很想逃走,但年高70歲父親特別從緬甸果敢老遠到泰國來看我,爸爸的愛讓我覺得我如果逃出去吸毒,就太對不起他了。」胡文豹說。

戒毒的過程是痛苦的,胡文豹表示,吸毒的人遇到氣候變化都會身體痠痛,「晚上做夢就會夢到自己吸毒的美味,開始戒毒的人都會這樣。

【身癮好戒 心癮難防】
「與其說是身體上痛苦,不如說是心癮難戒。」胡文豹回憶說,其實毒品沒有想像中難戒,像他這種海洛英癮的人,到戒毒村一兩個月後可以戒掉身癮,「身體上的毒癮戒了,你認為自己也ok了。」但此時卻是最容易功虧一簣,因為心中還是難忘毒的滋味。

「遇到機會會想吸毒,嚐一口有什麼關係?」胡文豹指出,許多初次戒毒成功的人,回到社會上去一遇到誘惑,例如以前一起吸毒的朋友勸「吸一口又不會上癮」,他說:「這一試下去就完了,第2天若沒有吸又開始全身痠痛,只要吸一次就會被勾住。」

2011年,已經戒毒完成的胡文豹,打算進入晨曦會門徒訓練中心,受訓成為幫助戒毒的人,但是一瓶酒,差點毀了他過去一年多的努力。

「是家裡傳來大伯父的噩耗,去參加喪禮後竟然喝了酒,這時,我參加門訓的信念產生動搖。」胡文豹說,那天晚上他打電話給母親透露放棄的念頭,和母親大聲講話,態度強硬,最後媽媽什麼都沒多說,只說一句「你長大了,媽媽管不了你,但你仔細的想一想,若還願意聽媽媽的話,我希望你留下來受訓。」

胡文豹說,吸毒的人最怕別人藐視、歧視,就常用剛強的態度來包裝自己,若和人起衝突,會表現出「我比你更剛強」的氣勢。掛上電話後,在夜深人靜的戒毒村,他一個人在茅草屋裡突然想通了,「那是愛我的媽媽耶,我怎麼會對她用這種態度呢?」

【懺悔認錯 解開心結】
胡文豹馬上從床上跳起來,向黃寶輝牧師懺悔,牧師勸他打電話跟媽媽道歉,他也願意接受牧師的處置,多留在戒毒村一年才開始唸門訓。他感動的說:「以前受洗,說自己信耶穌,只是個表面,這次事件我感到這才是聖靈第一次在我內心的感動。」那一晚,胡文豹開始覺得自己是罪人、是基督徒,並願意向所有的家人懺悔認錯,從此打開了累積十幾年的心結,「媽媽撿回了一個兒子。」他說。

四年過去了,胡文豹也順利進入門訓並畢業,黃寶輝牧師對胡文豹未來的輔導戒毒生涯帶著期許,黃寶輝表示,胡文豹才剛從門訓剛畢業,要學會帶領同學比較生疏,要接觸、要做才有經驗,不希望他畢業後就自認為「結束了」,而是另一個階段的學習,要能夠自己進修,幫助其他弟兄能夠像他一樣,逆轉吸毒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