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火吻 吳念真、馬西屏現身說法

鄭國強 2015/06/30 23:12 點閱 4534 次
吳念真與馬西屏30日分別在臉書上分享燒燙傷的心路歷程。(本報資料照片)
吳念真與馬西屏30日分別在臉書上分享燒燙傷的心路歷程。(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醒報記者鄭國強綜合報導】導演吳念真12歲的時候曾害妹妹跌進滾燙的開水裏,連皮都被燙掉了下來,讓他一輩子內疚;名嘴馬西屏則是在化學課被酒精燒到全身著火,經歷了46年後他都還記得「我成了火人,立即在地上打滾,」以及傷口感染,「看著自己的傷口流膿發臭的痛苦。」對於八仙樂園的不幸事件,馬西屏感性地說「我們都曾被火紋身,我們是一家人!」

吳念真30日在臉書上記錄他小時候把妹妹燙傷的陰霾,那份參雜著內疚與痛苦的感受,至今仍難以忘懷。他在臉書上寫道:12歲時要替3歲的妹妹洗澡,先把妹妹放在床邊,倒下熱水後,再轉身過去準備舀冷水,但妹妹為了想讓哥哥揹而走向吳念真,竟整個人摔進熱水盆!

【跌進熱水燙到脫皮】
到現在,吳念真都還記得妹妹當時驚恐的眼神,以及瞬間泛紅的臉和激烈擺動的雙手。他寫道:「我連忙把她從熱水裡撈出來,妹妹大哭幾聲之後嘴巴張得大大的,但好像岔了氣,竟然出不了聲音,我一直拍她,直到她再度出現幾乎撕裂喉嚨般的哭聲。」

吳念真寫實又駭人的形容:「第一眼看到的是她肚皮上冒出的水泡,手臂上或許也有…有一層皮脫了下來,露出一塊白裡透紅的痕跡。」媽媽恰好回到家,馬上把妹妹搶過去,順手抓起小板凳就砸向吳念真,基於內疚,「我躲也沒躲,就讓板凳砸在我胸口。」

【父母責備心裡內疚】
面對父母、妹妹感到內疚,自己也想嚎啕大哭卻忍了下來,甚至忍住手指上的水泡之痛直到媽媽主動發現,「之後十幾天,愛笑的妹妹幾乎天天哭,白天換藥哭,夜裡傷口疼痛也哭。」他後來盡可能的補償妹妹:「只要能不哭,她想要什麼,就是再遠、再晚我都願意為她找。」

媽媽不知道對吳念真說過多少次「你妹妹以後要是嫁不出去,你要給我負責!」事隔五十年了,吳念真的妹妹還沒出嫁,但他說「和身上的疤痕應該關係不大,因為手臂和頭上的疤不見了,至於肚皮上的那一塊是不是還在....只有她知道。」

名嘴馬西屏形容自己「也是一個全身著火的焚身者」,八仙樂園慘劇撩起他內心的傷痛,他說「我感同身受,內心痛楚,因為我最清楚整個醫療過程的艱辛。」因為「除了傷口痛、換藥痛、復建痛、最可怕的兩點,一是心理的問題,一是遇到可怕的感染,我就是一個感染者。」

事情發生在他唸大同國中二年級時,上化學課的一場酒精燈意外,分組作實驗時酒精燈看似沒火,同學便拿起來往下倒,企圖讓酒精下滑,「結果火焰一下衝天,同學一慌張,酒精瓶就洒在我身上,頓時全身起火,成了火人。立即在地上打滾,」他形容得很真實「因為穿夏季制服,被燒得很慘。同學們都拿起書包用力幫打火,我被打得很慘!」

【酒精意外全身著火】
「不是渡過了傷口痛、換藥痛、復建痛就好了,我受到感染了!」馬西屏有一塊大腿內側大約手掌大傷口受到了感染,他看著自己的傷口流膿發臭,內心打擊很大。治療過程中馬西屏很想哭,但是同病房的一位四根指頭被攪肉機絞碎六歲小弟都沒哭,他也不敢哭,竟被媽媽誇勇敢。

身為被火紋身的過來人,馬西屏清楚的形容了換藥的痛苦,「每天換藥就是地獄,先將細網狀的藥布從傷口撕下來就痛徹心扉,然後清理傷口的膿,看見腥紅的肉。最可怕的是如果控制不住,可能會引發敗血症。」

46年過去了,他大腿內側的傷口顏色慢慢變淡,凸起來也慢慢平整,而且傷疤也慢慢變小,大概小掉了三分之一,馬西屏現在可以用輕鬆的口吻形容那塊傷口「從牛排變成了倒著的台灣地圖。」還把照片PO在臉書上。

【火傷復原愛是藥方】
馬西屏說,自己如此走過來,相信現在進步的醫療科技,不會讓感染輕易發生,也深深的為所有的傷者祈禱,大家都能渡過此劫難。他也不忘對八仙樂園受傷民眾打氣說:「愛是最重要的藥方,親人朋友的愛與關懷,才能支撐走過來,全國人都在為你們祈禱集氣,全台灣都在為你們哭泣,你們有我們,一定要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