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墮落的「聽說」社會 (蕭思源)

蕭思源 / 自由業 2015/06/22 10:41 點閱 1779 次

《聯合報》「黑白集」日前述及台灣是「聽說」的社會。文中舉出幾起經司法偵查,宣判不起訴結案的案例,這些案例喧騰一時,都曾經在社會上吵得沸沸揚揚,但經查證,事情起因都是因輾轉「聽說」而起,進而讓道聽塗說的「聽說」成為若有其事的謠言。最後結果當然是查無實據或子虛烏有,結案後就不了了之。

「聽說」本是無知或無意,但若轉述者是前中研院長、前總統府秘書長、民意代表或名嘴等具有社經地位者,一定讓人以為所言可信,有心者挾名人背書,更是大肆渲染,混淆了社會視聽。結果呢?原本僅是口耳相傳的「聽說」,成了整個社會都在談論的大事。具社經地位的轉述者「長舌」,整個社會也都顯得無聊。為釐清事實真相,訴諸司法,不僅曠日費時,更不知耗盡多少社會成本,整個社會因此無厘頭的「聽說」,讓真理與道德感愈趨淪喪。

「聽說」來源者肇禍,本應向社會大眾鞠躬道歉,卻不聞其懺悔並在道德良知上感受到罪惡感,反而認為自己委屈冤枉,私下聊天談話被轉述,無端受到牽連,殊不知「有幾分證據,說幾分化道理」,既然話是從自己口中說出,就要勇敢負起責任,哪還辯稱自己無辜的?真是不知羞,不知恥到了極點。

更令人納悶不解,司法偵辦以查無實證便告結案,對那些蓄意渲染,傳播不實謠言者,司法機關竟然沒有同時給予起訴,定其罪行,社會輿論也沒有因此大加撻伐,譴責這些好於「聽說」並加以轉述的無聊者與蓄意者。

如果真是如此,不以「聽說」危害社會為戒,不唾棄這些好於散佈「聽說」之徒,以致言者無責,「聽說」歪風還是會繼續下去,台灣就真成了名副其實,墮落的「聽說」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