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蟹 (圖/王正明 文/譚凱聰)

譚凱聰 2015/05/19 09:24 點閱 1594 次

我在海灘上撿到一隻指甲大小的寄居蟹。他身上沒有殼,於是我拿了一個瓶蓋,給他當住家。他躲進瓶蓋底下,一整天都沒有再探出頭來。

隔天傍晚,我又在海灘上看到他。瓶蓋裂開了,他長到像一枚胸章那樣大,揮動小小蟹螯的樣子像小貓在手掌心裡爬。我找來一個廢棄的寶特瓶剖半,將他罩在沙地上,他躲進綠色的瓶身中,用蟹螯好奇地刮弄着瓶面。

幾天之後,我照例到海邊散步,看到那寶特瓶斷成四瓣,表面佈滿刮痕和被割開的歪七扭八的裂縫。寄居蟹又不見了。我終於在海堤邊兩塊大岩石的縫隙裡找到他。這時他已經跟一隻小狗差不多大了,過幾天應該連這兒都容不下他了吧。最後我將他放進隨身背着的布袋,在河邊找到一艘報廢的小船,把他藏進去。

我想著過兩天再去看他,但一等就拖了一個多禮拜。某天跟海洋保育團體的朋友閒聊時,他說前兩天出團淨灘,發現海灘上有連串小型漁船的殘骸,奇怪地排列成一直線,就像有人背着漁船,沿路將它拆解成一塊塊。問了當地漁民大哥,聽說前晚夜裡見到一隻小船那麼大的寄居蟹朝著海裡走去,沿途甩開身上一塊塊船骸。

那應該就是他了吧,結果真的是他,他出海了。那天沒遇見他的話,一步步走進海裡去的應該是我才對。

隔年,我聽那朋友說最近海灘上出現一批小寄居蟹,長得比其他同類更快,而且十分健壯。雖然沒有明確根據,但我總想著,那些或許就是他的小孩,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