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腥聞》惡質媒體現形記 (吳秀蘭)

吳秀蘭 / 退休老師 2015/05/19 09:28 點閱 1671 次
這部影片可說是青年創業的奮鬥史,但也可說是媒體惡性競爭血淋淋的現形記。(photo by 威視電影)
這部影片可說是青年創業的奮鬥史,但也可說是媒體惡性競爭血淋淋的現形記。(photo by 威視電影)

電影《獨家腥聞》講一個電視新聞攝影記者路易士的奮鬥史,如何從一個求職無門,曾當小偷的社會邊緣人,因著一次深夜無意間遇到一部私家電視採訪車,拍攝車禍現場的工作團隊,發現這是一個可以賺錢的行業,激發他踏入這行的靈感。

路易士從零開始,運用他靈光的頭腦,肯苦幹蠻幹的狠勁,為任務赴湯蹈火,願付出一切的代價,開創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是值得稱許;但他工於心計,不惜把別人踩在腳下,甚至置人於死地的冷血行徑,也叫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

【奮鬥史?鬥爭史?】
表面上看,這部影片可以說是青年創業的奮鬥史,但是也可說是媒體惡性競爭的現形記。劇情中,路易士似乎太過投入這行業,而且走火入魔,一切以工作目標為導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所以,他敢在職場競爭對手的剎車皮帶動手腳,讓他出車禍死亡;也毫不留情地將工作夥伴,一個想與他五五分帳的年輕小夥子,推入險境,借刀殺人。

【部分真相 資訊誤導】
他認為,這些都是為他能走到事業巔峰,理所當然必要的手段,所謂「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冷血無情,對自己的犯罪行為,毫不自責或內疚,整個故事看到人性的自私自利,唯我獨尊,以及邪惡本性裏的黑暗敗壞。連曾拉他一把的貴人,電視新聞剪輯妮娜組長,路易士也不放過,他抓住妮娜弱點,知道她只是地方小電視台的新聞剪輯組長,需要他第一手的獨家「腥」聞,提升她業績。不但在佣金上予取予求,甚至威脅要她跟他上床。

很可惜,妮娜妥協了,她的道德感墮落了,職業良知也沉淪了,她的價值觀變得與路易士同流合污了。例如,當她在剪輯錄影要報導,郊區豪宅命案「恐怖屋」時,畫面上可看到,有3具慘不忍睹白人屍首,橫躺在客廳臥室,到處血跡斑斑。而事實上,這些畫面,是路易士先於警方一步闖入凶宅所拍攝,甚至他連兩個兇手的身影、車號都拍到。

部門主管對妮娜說,在早餐新聞時間,放映這麼近距離的血腥畫面,太噁心了吧?而且警方進入兇宅,發現幾大包毒品,所以這是黑吃黑的案件,不是搶劫民宅殺人案。但是妮娜堅持,在洛杉磯這大都會,窮人心懷不平、幸災樂禍,喜見有錢白人被虐殺,因為要這樣聳動報導,社區居民才會人心惶惶,想得知後續發展,藉此提高收視率。

【觀察者?密告者?】
更詭異離譜的是,路易士假裝線民,故意將保留的罪犯線索,在關鍵時刻,才熱線提供給警方去追蹤抓人,自己則躲在暗處,伺機拍攝警匪槍戰實況,這「絕對」是第一手資料,因是「刻意」挑選的場景,有誰能比路易士更早一步「捷足先登」拍到此「獨家腥聞」?

不可能!當妮娜看到路易士所拍攝的成果時,她驚呼:「太神奇了。」而且連說兩次,看到倒楣受傷、奄奄一息的可憐路人,她竟然像欣賞藝術品般的說:「It is amazing.」你說她心理是不是扭曲變態得很?!

跑新聞、搶獨家鏡頭到一個地步,把中肯、客觀的攝影記者立場,變成參與案情的線民角色,這也是從事新聞業者當反省之處。

哪裡有警笛、槍聲、救護車的聲音,他就往哪兒鑽,因為那兒就是鈔票的來源。這對我們生活規律、奉公守法的上班族而言,路易士那樣晝夜顛倒、深入虎穴的危險生活,是難以想像的。此片讓我們大開眼界,也對新聞記者走火入魔的生活,多一層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