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島 (圖/王正明 文/譚凱聰)

譚凱聰 2015/05/18 09:41 點閱 1463 次

沙漠島上什麼都缺,匱乏最嚴重的是飲用水。根據學者說法,老天跟這座島有過節,雨下到任何容器裡都變得汙濁,進到土裡就急忙鑽到深處消失,進到溪流裡就變得兇暴,將所有意圖取水的闖入者捲進急流,一同夾帶出海。

島民們不服輸,相信人定勝天。他們研發了各種過濾機,將海水轉成淡水;海邊建起整排的海水淡化廠,接著各式工業進駐,沒到兩年海平線倒退,大浪和海嘯將廠房全數吞沒。想法獨步全球的專業科學家們改將主意動到其他的「水源」身上,開啓了全新的世紀。

新的過濾機陸續出廠,從岩石、土壤和植物中搾取水分,所有豐腴可用的土地跟物資都被徵收來生產淡水;當發現這些來源都不足以供應工業和民生用水需求時,最後更新一代的過濾機,開始抽取動物身上的血液和水分,轉化成飲用水——當然,基於人道考量不可能殺死牠們,每次只取能維持牠們生存的最大值,而後讓他們休養,準備下次再抽取。

從貓、狗、兔子、魚、鳥和烏龜,直到國際外交危機導致最後一個願意進口淡水到島上的國家都停止往來後,終於有人首先講出大家的心裡話:我們要不要用一些反正活著也沒意義的人,來生產淡水?他指的是罪犯、遊民、植物人和身心障礙者。這計劃不出意料之外地,在國會通過了立法。

在那之後,沙漠島的處境看起來比以前好多了。島民用水不虞匱乏,街上也見不到任何流浪漢或犯罪者(附加條例擴大了罪犯可被判處擔任「水源」的適用範圍)。

商店飲用水的價格壓到每600cc只需要50元。在英文版的沙漠島旅遊影片裡,旁白介紹說:這座島是代表人民奮鬥精神的聖地。

別緊張,這座島的情況只是從朋友聽來的,我們這裡可沒有那麼嚴酷的社會問題。我想應該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