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古恢復邦交 向南美洲釋善意、澳洲孤狼挾持事件 凸顯移民困境、聖誕節傳奇故事 美國有7成人相信(20141219醒報國際現場)

醒報編輯部 2014/12/19 11:33 點閱 1551 次
美、俄新冷戰時期,美國與古巴和解,對她的外交關係與經濟利益都有意義。(photo by Beth Rankin on flickr-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美、俄新冷戰時期,美國與古巴和解,對她的外交關係與經濟利益都有意義。(photo by Beth Rankin on flickr-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主持人:醒報社長林意玲
與談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嚴震生教授
整理:張顯主、游昇俯、鄭柏揚

一、美古恢復邦交 向南美洲釋善意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嚴老師最近國際間最熱門的消息是美國跟古巴之間的外交關係有很大的突破。美國跟古巴有很長一段時間交惡了,差不多50多年。最近兩個國家居然很成功的達到了換囚的協議,而且也讓歐巴馬同意解除對古巴的經濟旅遊禁令。這可是不得了的消息。嚴老師要不要跟我們分析一下?

【美古外交史】
嚴震生:古巴原來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在美西戰爭之後美國協助古巴獨立了,可是獨立以後美國實際上是在後面掌控,也支持了一些獨裁的政權,包括在卡斯楚革命之前的巴蒂斯塔。當然在古巴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革命之後,美國認為這個是國際共產主義在美國的後院弄了一個新的基地,要對美國做顛覆的工作。

美國當然不能忍受西半球有一個共產主義的國家,因為美國自己認為它在1823年宣佈所謂的門羅主義,認為「西半球是我的」,這個地盤不許外方的勢力來攔止。眼看好像有一個可能是有俄羅斯支持,蘇聯支持的一個政權在美國的後院,美國當然希望能夠將這樣一個共產政權給除去,可是50多年之後他還在。

我們看到前面在1961年的時候,甘迺迪總統曾經想要支持一些流亡在美國的古巴人士去推翻卡斯楚政權,結果豬玀灣事件是一個失敗。1962年的時候,我們也看到有古巴的飛彈危機,當時蘇聯運送了一些飛彈到古巴的基地,引起了美國很大的震撼。之後,美國就開始採取所謂的禁運政策,或者經濟制裁。

【新冷戰時期】
所以50年來,雙方的關係一直不好,但是在歐巴馬上台之後,美國又面臨一個新的狀況,就是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之後,我們看到一個新的冷戰開始。如果在新的冷戰開始時候,你能夠把你後院的問題先解決掉,我覺得好像是無後顧之憂。所以,美國在過去一年多已經透過加拿大跟古巴在做協調。

剛主持人講的換俘的工作,也有教宗的呼籲,讓雙方能夠盡棄前嫌。但我認為一個關鍵重點應該是古巴的所謂的社會主義領導人,就是當年發起革命的卡斯楚年紀很高了,退位也一陣子了,由他的弟弟勞爾來接。

勞爾接了以後我覺得至少不會讓古巴的領導人覺得說,我回頭跟古巴打交道是一件丟臉的事,畢竟是一個新的領導人,也有一些新的想法,我覺得這是一個比較重要的關鍵,更重要的當然是古巴跟美國之間的互動。

如果在離美國本土,特別佛羅里達這麼近的地方,過去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有所謂的毒品的走私從古巴進來,如果今天美國跟它關係改善,我覺得也對緝毒,或者這種走私的問題,可以做很好的處理。

問:非常謝謝嚴老師跟我們做的分析,剛嚴老師特別提到一個重點就是美國在一個新的冷戰時期,也就是美國跟俄羅斯對立很厲害,主要是因為烏克蘭的事件。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在他的後院跟古巴的關係改善,對外交上的確是美國的一個正面的效益。

【經濟利益考量】
但是我想請教一下嚴老師,除了您剛剛說因為古巴是鄰居,跟古巴關係只是不錯,這樣的理由。可不可以再多問一點,如果美國跟古巴和解,其實在兩個國家的經濟效益是如何?因為我們知道之前制裁是包括對古巴實施石油、糖跟零件這些商品的禁運,還有海上的封鎖。

這麼一來,是不是也對美國的經濟有正面的加倍,因為他可以賣給古巴石油、糖、零件或是海上的一些運輸,這第一。第二就是美國跟古巴關係和緩,對古巴的本身的經濟的富庶,也就是雙方都可以不只是外交,也在經濟的利益上,有進展。

嚴震生:我覺得經濟利益當然是如此,更重要的就是來往於古巴跟美國之間的古巴裔。他們過去回國可能會受到一些刁難,如果今天在雙方的旅遊方面能夠放寬,美國人也很喜歡到古巴去玩,古巴其實是一個還不錯的地方。如果能夠放寬,經濟上面,古巴的蔗糖輸出,美國的石油可以進到古巴,我覺得對雙方都有利。

【與拉丁美洲和解】
更重要的是,今天我們看古巴在遭受禁運之後,其實對美國人來講,有些美國人反對跟古巴恢復邦交,認為這個政權非常不民主,你現在跟他建交,是不是在鼓勵獨裁。可是不要忘記,古巴大概是所有中南美洲國家,包括加勒比海裡頭,其實是人類指標最高的一個國家。換句話說,他的識字率幾乎是百分之百。

古巴的醫生,公衛非常不錯。所以他的平均壽命也很高,78.3歲,跟其他加勒比海或者說中美洲國家比起來,要好很多,犯罪率也沒有像中美洲國家這麼高,譬如說宏都拉斯 、薩爾瓦度都是都市裡頭犯罪率非常高。古巴即使受到了美國的制裁,但是它在一些基本教育,公衛這一方面的表現都是還不錯的。

所以我認為,今天美國跟所謂的左派政府和解,其實對美國跟整個拉丁美洲的關係會有改善,因為畢竟現在大多數的拉丁美洲的國家,特別是在南美洲,雖然他們不是所謂的共產主義,但是也是溫和的社會主義國家,包括巴西、烏拉圭、智利,還有過去比較一點激進的委內瑞拉也好,或者說厄瓜多、玻利維亞這些國家,他們如果今天看到美國願意跟古巴和解,我覺得也會認為美國是釋出了善意。

【制裁雙方皆受害】
問:嚴老師我們先把古巴問題稍微撇開,我在您的回答中突然想到一個議題就是美國對古巴執行了差不多50年的經濟制裁,我深深的感覺到這個制裁不只害到對方,也害到自己,任何一個制裁都是雙方面受害,美國的產品不能賣到古巴,古巴的東西也沒有辦法進到美國,美國的觀光客也沒辦法去古巴,這是一個。

最近正好俄羅斯受到整個歐洲,以美國為主,美國跟歐洲西方世界的制裁,其實現在很明顯的看到俄羅斯是受到很大的影響,事實上西方國家難道也沒有受害嗎?

嚴震生:當然也會受害,就是西方國家原先擔心的,像石油,可是現在石油價格下來了,表示市場供應有多,所以比起來對西方國家衝擊就沒有這麼大,但制裁,譬如說過去美國在冷戰期間,他的小麥沒有辦法賣到俄羅斯,等於就把市場讓給了阿根廷這些其他的國家,當然對自己的農業也會受到衝擊。

古巴跟美國這麼近,而且有這麼多的古巴裔的美國人,再加上拉丁裔的,這個是一個西班牙語的國家,這是一個天主教的國家,跟美國的南部很多的佛羅里達州也好,或者說很多墨西哥裔的,他們都是可以利用語言或者宗教的優勢,能夠經營雙邊的關係。

我覺得制裁確實是對兩邊不利,特別我們不要忘記古巴要好多球員都在美國打球,如果說今天關係恢復以後,很多中間很麻煩的程序,都可以簡化。我相信美國的棒球隊都會有更好的表現。

二、澳洲孤狼挾持事件 凸顯移民困境

問:第2段我們討論這一段時間大家已討論滿多的,關於澳洲恐怖獨狼槍手,Lone wolf,孤狼。經過16小時雪梨咖啡廳人質挾持事件,在16日凌晨畫下句點,但也死了3個人。

在我們《台灣醒報》有深入分析談到,澳洲這個國家長期接受許多移民,許多穆斯林移民澳洲,而發生許多邊緣人士犯案的事情。過去例子所在多有,而這一次即使是一人,所謂孤狼,就已經引起全世界恐慌,澳洲形象也受到非常大的影響。

過去我們擔心IS伊斯蘭國的恐怖聖戰士或自殺炸彈客,這一次雖然也使信奉穆斯林、支持IS,但事實上他是個人犯案,這種事情將來是不是還會再發生?而這種所謂孤狼,在全世界反恐情勢下,會不會成為我們精神緊繃的不定時炸彈?

【媒體報導傾斜】
嚴震生:首先我要提醒大家,過去這週澳洲發生恐怖劫持人質事件,媒體給予很大的關注,我們也隨事件發展非常關心,台灣也會問有沒有華裔在裡頭;可是同一時間,巴基斯坦一間學校裡頭,恐怖分子攻擊殺死了1百多個學生,但媒體就完全不重視。

所以有時候我們會想說,CNN畢竟是美國的一個電視。澳洲這個事件中有一個咖啡店店長,挺身而出保護一名懷孕婦女(女律師),自己卻有3個孩子死掉,我們真的很難過,可是一想到有1百多個學生在巴基斯坦也無辜受害,卻沒有受到媒體的關注,心裡就覺得這些人的命好像不如澳洲白人的命。

回頭來看澳洲這個事件,確實澳洲是美國在反恐戰爭中比較堅強的盟友,所以我們也看到,過去澳洲人到印尼、峇里島度假,峇里島也成為恐怖攻擊的目標。澳洲現在也是支持反對IS,所以有人認為這是IS伊斯蘭國對澳洲的報復,可是看起來不是。

這個人過去是伊朗人,移民到澳洲後也有很多不滿,是社會中的不定時炸彈,這次他發動劫持人質事件,到最後造成這樣一個悲劇,確實是一個孤狼的行為。

孤狼行為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很多時候你很難預測,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所以事件發生之後很多人訪問澳洲人,他們以為這種事件只會發生在中東,或者歐洲,沒想到竟然發生在澳洲,他們說「雪梨以後再也不一樣了」。

【心理陰影】
我今天還跟我一個印度的朋友聊起,他說他在印度或新德里走路的時候,都會隨時注意身旁停的車是什麼,擔心會有炸彈,他也跟他太太說,沒事不要去人多的地方。

現在他們在台灣定居,就覺得好安心,完全沒有這種顧慮。所以我覺得一旦這種事情發生,你心裡頭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有點像是我們捷運鄭捷的事件,也是孤狼恐怖犯案的事件,事情發生之後,確實走在路上會多注意一下,這種事情對我們心理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問:剛嚴老師提到鄭捷事件也有點類似,有一個社會邊緣份子,長期不滿,就可能做一些行動,這個行動會驚動視聽,因為是我們日常正常不會發生的,我們就要一直注意可能有不定時炸彈。

平常聽眾朋友可能也要注意一下周圍的朋友,盡量避免有激化個人情緒的行為,讓社會充滿平和氣氛。在台灣不用每天很緊張,但在某些國家真的是很緊張。

【受恐怖行動召喚】
這次事件我們說是孤狼,但無可諱言的,穆斯林的激進份子人數比較多、狀況比較複雜,這次之所以讓全世界繃緊神經,其實不是因為他是個案,而是大家擔心他跟伊斯蘭國IS掛勾、扯在一起。澳洲是一個反恐的國家,其他國家也會擔心,若反恐是不是也會發生這樣的事。請嚴老師跟我們分析一下。

嚴震生:澳洲這一個地方會不會成為伊斯蘭國的攻擊對象,我認為是一定會。我們看到邱慕天在《醒報》寫的文章,它確實得把自己變成IS要攻擊的對象。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講,當你有這些孤狼在你的社會當中,又有這樣的訊息,那就有可能發生。

那就有兩種狀況,一個是你長期是伊斯蘭激進穆斯林的反對者,當然它們會認為你是要鎖定攻擊的目標,又有這種邊緣份子看到這種訊息,他認為要回應這樣的訊息,然後就在澳洲這一個開放移民的社會,做出了這樣的事。

剛好澳洲自己國內傳統上有一個白澳政策,保守黨艾伯特上台之後也在討論移民政策,認為新移民、特別是穆斯林要遵守澳洲法律,讓澳洲穆斯林族群認為這不是一個友善的地方,若加上他們已經成為社會邊緣人,孤狼式的恐怖攻擊就有可能會發生。

【移民歧視後遺症】
問:剛嚴老師特別提到我們《醒報》記者邱慕天的文章,名字叫〈一旗昭告族群仇恨 澳洲反恐火燒自家〉,這篇文章強調澳洲反恐,恐怖主義其實不在天邊,而是近在自己的後花園;澳洲自己的白澳政策造成對移民的敵視,這種惡意其實就會助長社會上的偏執跟仇恨,對它的國家是沒有好處。

這是《醒報》深入的報導,告訴大家澳洲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將來族群之間若沒有和緩的態勢就可能還會發生。

另外,記者范捷茵也在《醒報》寫了另外一篇,關於孤狼犯案愈來愈多,已經成為全世界反恐的噩夢。未來反恐國家是不是除了注意IS伊斯蘭國,也要留意自己國家,不管是歸國聖戰士,或支持IS的邊緣、而支持IS的個人所發動的事件,請顏老師分析。

嚴震生:確實,這些訊息往往會透過網路,像范捷茵那篇文章講的,它們透過網路取得很多資料,甚至在網路上就可以參加、表態支持IS,所以國內可能要花更多的社會成本來監控網路的訊息。

我們民主國家認為言論自由可能不需要做到這麼多,可是當你這些言論自由慢慢串連起來,威脅到國家安全的時候,我相信這可能是不不得已、必須要做的事。只是我們希望社會邊緣人不要被激進化,政府有方式讓他們回到主流社會而不至於採取激進手段。特別我們看到這次澳洲事件,真的非常難過。

三、聖誕節傳奇故事 美國有7成人相信

問:聖誕節是耶穌降生人間的日子,全台灣各教會幾乎都有活動,大家不妨到家附近教會打聽是否有辦活動,比較有可能的是禮拜六、日或是24號,鼓勵大家可以在聖誕夜到教會而不是選擇狂歡,嚴老師今天要跟大家談幾個國際間聖誕夜特別的傳奇故事,讓大家感受一點聖誕氣氛。

【上帝是和好的力量】
嚴震生:首先看一個美國民調,美國算是世界上宗教性較強的國家,但是在21世紀的今天,美國有7成的人是相信耶穌誕生這個故事,大部分的人認為這結果好像比預期中還高一些,因為大家覺得社會變得越來越世俗了,但是耶穌誕生這個故事畢竟是有一些傳奇性,所以美國有7成的人相信他的真實。

我覺得這個對於基督徒也好,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也好,願意接受這樣的說法,是對他們來講有幫助的,畢竟耶穌誕生,如果說從基督教的教義來看,是要讓人跟神或上帝之間能夠和好,祂作為中間一個和好的力量。

到了聖誕節大家除了看到人跟神之間的關係改善之外,其實也是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或者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係。人和人之間因為有很多的差異性,不論是族群、宗教、語言、文化、地域等等,都讓我們有之間有差異,但是我們必須秉記這些差異,在上帝眼中我們都是一樣的,我覺得這個很重要。

另外今天也想特別提一次大戰的一個傳奇故事,大家懷疑真實性有多少,但應該是真的不過整個過程已經不太清楚。德國跟英國在一次世界大戰時,這兩個敵對國家竟然在聖誕夜時休戰且踢了一場足球。

現在我們對歐洲的信仰已經覺得沒有這麼多人走進教堂了,不過100年前英國跟德國的宗教性都蠻強的,他們願意放下敵對狀態踢場足球,這個傳奇直到現在還不斷被複頌,所以這兩年我們看到英德兩國,選在這個時候再踢場球賽,重新創造歷史,這個我們在台灣比較少做。

【戰爭中踢一場足球】
我自己在美國時常常會看到,聖誕節的故事到哪裡都會有話劇或教會會排這樣的戲碼,但是他們對於歷史的事件,包括很多革命時期或探險家的故事,也會重新創造一次,讓老百姓記得這樣的歷史,現在英國德國願意重新踢球,我覺得是很有意義的事。

前兩年踢的結果第1年好像是平手,第2年相差1分,但是無論如何,對於英德願意踢球也讓大家回想,為了耶穌的誕生,人與神之間的和好,他們也願意放下100年前戰爭中的衝突踢一場足球。

問:從這中間可以體會到,聖誕節在西方意義中是和解的日子,是彼此放下仇恨與上帝修復關係的日子,即使是地上的戰爭,相對立的兩個國家也可以因為在上帝的愛跟恩典的沐浴下放下仇恨踢足球,真的是非常特別。

跟大家分享在我手上有份有趣的資料,在國內也有一場特別的友誼賽,這個比賽是由台灣的英國辦事處,在歐洲學校舉辦足球友誼賽,很特別的是由歐洲學校學生,跟各國駐台使節,包括國民黨、民進黨一些人員以及足協理事長,一起踢足球賽,比數由學生4比0大獲全勝。

有趣的是,我們國家也有和解性的足球賽產生,剛談到英國與德國,嚴老師您過去在美國讀書,跟大家談一下在美國聖誕節時,是如何慶祝聖誕?

【聖誕節代表和平】
嚴震生:美國在過去二、三十年,也受到一些世俗主義的影響,很多人會說不能稱為聖誕節,因為宗教意義太強了,所以把christmas變成了X'Mas,因為christ這個字,要把基督拿掉,因為世俗力量進入,有些人也不願意說merry christmas,改成happy holiday season,就是假期快樂,可是一般教會還是非常重視聖誕節,走到哪裡都可以聽到聖誕音樂、故事,甚至在天主教裡還是不斷聽到子夜彌撒,台灣也是一樣。

我覺得聖誕節故事最主要就是和平,包括剛才講英國德國,他們講這是一個christmas truce,即使是敵人都要休兵不打仗,更何況不是敵人時,我們更應該與周遭朋友和解,大家一起跟神和解,這是我自己在美國每年參加聖誕節聚會,都會得到神跟人和好的訊息,像路加福音所講的,天使報了好訊息等等。

這樣的情況在台灣現在有時說,過去有些族群對立,現在變成所謂的階級或世代的對立,我覺得我們可以朝這個方向去想,怎麼樣化解這樣的對立,讓我們不會有階級的衝突,或者世代的矛盾。

問:剛講到一個重點,人與人之間其實很難和解,除非我們共同仰望上帝才有可能,人跟人之間需要有個中堡,那就是神,因為神派遣耶穌來到世界上,為我們的罪釘在十字架上,若不是有神對人的愛,人跟人之間是很難相愛的,最後也跟大家分享,剛也提到在美國聖誕節是彼此拜訪親友,全家團圓像台灣春節一樣,互相贈送禮物的日子。

台灣的聖誕節在全台的教會中,這十幾年來形成一個風俗,平常進教會會覺得格格不入,但這十幾年來各教會開始注意到,平常沒有進教會的朋友,所以在聖誕節時專門為不是基督徒的朋友,預備了很多慶典,包括大合唱、歌劇、舞台劇、交換禮物、聖誕聚餐或對待遊民的愛心,所以不管信不信教,到了聖誕夜禮拜六、日教會都會有很多活動。

特別是24號平安夜晚上,節目也都是針對平常不進教會的朋友,大家不用客氣,多多到教會享受上帝所賜給的寧靜,教會朋友都是非常歡迎您的。

嚴震生:最後再補一句,因為今年剛好是一次大戰英德足球賽100周年,所以到處都有活動,也不要忘記當時德國跟英國人,為什麼會打這個球賽,就是因為雙方都在唱自己國家語言的聖誕夜,也希望大家今年真的能夠到教會聽這樣的平安夜。

主持人:謝謝嚴老師,最後預祝各位有個快樂的聖誕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