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安內攘外 美古關係解涷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12/22 09:50 點閱 2453 次
美古關係解涷 是封鎖與經濟制裁 的非預期性後果, 毋寧 說是美國地緣戰略現實考 量的預期性結果。。(photo by DonkeyHotey on flickr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ms license)
美古關係解涷 是封鎖與經濟制裁 的非預期性後果, 毋寧 說是美國地緣戰略現實考 量的預期性結果。。(photo by DonkeyHotey on flickr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ms license)

美古關係解涷是美國與中國建交後,最重大的外交政策變化。期中選舉之後,歐巴馬不承認跛鴨,射出外交之箭,主要是美國「後院」地緣政治因素的考量。

【美影響力漸弱】
恐怖主義橫行的紛亂世局中,即便是一場出人意料的秘密外交斡旋,目前看來是美國和古巴各取所需。就在遭古巴囚禁長達5年的葛羅斯,安返安德魯空軍基地的同時,歐巴馬和古巴領導人勞爾,幾乎同時發表美古關係正常化的聲明。解除美國對古巴長達54 年的經濟制裁,結束兩國逾50年的政治敵對狀態。

1962年古巴飛彈危機,甘乃迪取得美國國家組織(OAS)全數同意,才能對來自前蘇聯的船艦全面進行海上封鎖,這是美國對中南美洲影響力的最高峰。之後,左派政權席捲拉丁美洲,導致拉美國家集體向左轉, 更多中南美國家不再信服美式經濟處方,並在政治上與美國相左或者刻意保持距離,美國在中南美洲的影響力逐漸式微。

再興的俄羅斯和崛起的中國,搶搭這股浪潮,順勢填補美國遺留的權力真空,中南美洲不再是美國的安全後院,因而與其說,美古關係解涷是封鎖與經濟制裁的非預期性後果,毋寧說是美國地緣戰略現實考量的預期性結果。

【外交發展的算計】
從國內政治角度解讀,近年來古裔美籍人士雖已成為拉丁裔族群的重要成員,美古關係也逐漸走向開放的趨勢。但是民主黨在期中選舉的挫敗,美古建交若等到2015年新國會成立後再宣布,勢必遭遇國會的阻力,就可理解為何會選在國會開議前宣布,這是歐巴馬在不願承認跛鴨的情況下,為避免國會掣肘,動用總統權力的政治算計。共和黨已揚言杯葛,預料在派駐古巴大使的聽證會上,兩黨必然會有正面交鋒的激辯。

一如1970年代美中關係正常化,尼克森與卡特政府向中國遞出橄欖枝,期待中國走向開放與民主。事實證明,美中建交後,並未如華府的預期,共產黨統治下的北京,對外雖開放經濟,但對內依舊專政極權、箝制民主。崛起後的中國轉而要在太平洋與美國分享海權,成為威脅美國霸權的假想敵。

美古關係正常化,是國際政治史的另一篇章,其中有美國對古巴民主的期待,有多方秘密外交的運作,有各自的國內外政治與經濟目的。但是,只要古巴不放棄共產主義教條,卡斯楚家族仍將控制古巴社會,難以實現美式民主,就不能說是歐巴馬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