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亞洲戰略環境的改變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07/24 10:03 點閱 2085 次
亞洲正進行新一波的軍備競賽,許多民眾因此上街抗議。(photo by ehnmark on Flick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
亞洲正進行新一波的軍備競賽,許多民眾因此上街抗議。(photo by ehnmark on Flick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

台灣應正視亞洲戰略環境的改變,維持安全防衛的軍事策略,積極參與各國共同防禦機制,才能確保國家安全。

世界中心正向亞洲移轉,亞太地區有世界最強大的經濟體和最具威脅美國霸權的軍事力量,亞洲政治權力重置過程,將以東亞為中心向外擴散到更廣泛的區域。隨著北韓不斷試射長短程飛彈,以及中、日兩國隱形戰機的曝光,亞洲正進行新一波的軍備競賽。

2014 年全球地緣政治構圖的核心地區,正是風雲詭譎的西太平洋海域。不可諱言,亞太地區正在形成一個新的全球性金融經濟和政治中心,並為大國利益交匯的主戰場。

國家之間矛盾擴大
朝鮮半島核武威脅、中日釣魚台劍拔弩張、南海諸島主權聲索、東海航空識別區爭議,為維護國家安全和經濟利益,刺激著相關國家不斷增加國防經費,除了追求經濟成長外,在民族主義的催化下,國家間的矛盾不斷擴大,軍費的增長漸次成為區域趨勢。

中國的復興、美國重返亞洲,以及日本解除集體防衛權的戰略企圖, 刺激北京加速國防現代化計畫,亞太地區的軍費支出,美國仍高居榜首,中國次之,日本則緊跟其後, 相對的印度及其它國家也在提高國防預算比例。全球軍備開支於2013 年縮減,但亞洲卻持續飆高,軍備競賽導入亞太地區,直接挑戰亞洲安全秩序的現狀。

增強軍備被視為威脅
但各國在主權議題上的針鋒相對, 在缺乏共識下,依舊未能簽署任何與集體安全有關,且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亞太區整體防衛上,相關國家一旦陷入安全困境(security dilemma),即使只是出於防禦目的而增強軍備,也會被視為威脅,導致更不安全。

亞洲的新情勢,需要新思維與新架構。面對軍備競賽的新情勢,受威脅的國家為了保衛本國的國家安全,最佳的途徑是參考歐洲集體安全的經驗,建立亞洲版的安全暨合作組織,建構全員參與型的集體安全體系,是亞洲所有國家的最佳選擇。

台灣必然會捲入
不論東亞海域任何的安全威脅或發生衝突,台灣即使倡議「擱置爭議、和平互惠」,都無法免於被動捲入戰爭的風險,無論此一戰爭威脅是真正的戰爭,或是瀕臨戰爭的武裝恫嚇。

政府唯有正視亞洲戰略環境的改變,維持安全防衛的軍事策略,積極參與各國推動成立共同防禦機制, 才能確保國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