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arlstead

中文教授眼中的好作文?

謝宇程 / 文字工作者 2014/07/03 12:26 點閱 3839 次
有影響力的文章,是要挑戰時代的重要課 題,而且會指出新主張,陳述社會與眾人所忽略、誤解、錯信的事理。(photo by ccarlstead o n F l i c k r - u s e d u n d e 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
有影響力的文章,是要挑戰時代的重要課 題,而且會指出新主張,陳述社會與眾人所忽略、誤解、錯信的事理。(photo by ccarlstead o n F l i c k r - u s e d u n d e 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

關於「什麼是得高分的作文」,發言的總是中文教授,而且他們評判的重點,多半不在思維內容,而是在形式與文字的使用。

「揚起帆,航向未來,面對未來的風雨,一路上的波濤洶湧,我不畏懼!」中文系教授在受訪的時候,認為這是會考作文的優秀開頭。另一位閱卷教授說,只要文句流暢,字數足夠、分段清楚、沒有錯字、擅用標點, 就是可以得到滿分的好作文。

我查了不少報導、評論, 我發現一件事。關於「什麼是得高分的作文」,發言的總是中文教授,而且他們評判的重點,多半不在思維內容,而是在形式與文字的使用。

我們真的會作文?

會考結束了三星期,爭議已經從作文轉到分發。但我相信,七月的指考之後,又會再引發報導和爭論。因為, 告訴中學生「什麼是好作文?」,事關重大,我們目前的判斷標準卻並不好。

因為台灣各種用文字來表現的創造活動,成績都很差。

台灣目前還沒幾個合格的科普作家 -- 台大的化學系教授和我這樣抱怨過。台灣的新聞與報導文學還沒有成熟就已經枯萎了 -- 一個資深的新聞從業者這樣感嘆過。

文章價值在影響力

《半澤直樹》、《進擊的巨人》、《冰與火之歌》、《紙牌屋》、《來自星星的你》等戲劇與小說,輪番捲襲世界,連台灣也追捧和風靡的同時,我們有沒有發現, 台灣至今沒有化育出在世界舞台受矚目的小說家、劇作家。而台灣各種以創作為基底的產業也都陷入泥沼,誰若說現今我們學校對作文的教學、訓練、培養方式是正確而無可挑剔?

作文教學問題可能在哪裡?問題可能出在自認為最擅長作文的中文系教授們。這些教授將作文本身視為目的,用打造工藝品的標準來看作文,以為重點在本身的精緻與巧妙,不在於與世界的關連與互動。

再說清楚一點,這可以說是《上林賦》和《諫逐客書》兩種作文價值之間的判斷和競爭。《上林賦》是一長篇駢體文,大量對仗與典故, 極端華麗。《諫逐客書》是一中篇論說文,整體而言也相當工整。就文字技巧上, 不易為兩篇文章分高下,甚至《上林賦》的「技術」更高超。但如果問一個問題: 哪一篇文章,若從歷史中消失,會對歷史有決定性的影響?答案很明顯。

若《諫逐客書》不寫,或沒寫成,秦王會從秦國趕走天下才幹之士,秦國也許不會統一六國,戰國分裂可能持續,中國歷中可能改寫。《上林賦》就不同,這篇歌頌漢帝狩獵苑囿的文章,文字辭藻雖華麗,但是對世界並沒有太大影響,它若從歷史中抽去,後世的發展很可能不有太大變化。

評斷文章的價值應在於影響力,字辭和形式只是那件外衣。更重要的是課題的選擇以及論點的判斷。有影響力的文章,是要挑戰時代的重要課題,而且會指出新主張,陳述社會與眾人所忽略、誤解、錯信的事理。

作文與環境溝通

寫作文不是為了打造一篇符合文學標準的作品。寫作文是為了和外界溝通,互動。作文的價值在於,這場溝通之後,外界變化了多少-- 人們拿出實際行為保護環境了嗎?人們消費的行為改變了嗎?這個故事讓人們對情愛的見解更加深刻嗎?

換一個方式問。一篇作文文句流暢、字數足夠、分段清楚、沒有錯字,也擅用標點,卻對世界沒影響。另一篇作文,有用字和標點的錯誤,但影響了許多人的生活與觀念,哪一篇算是好作文?

當年輕人在作文開頭寫下:「揚起帆航向未來,面對未來的風雨,一路上的波濤洶湧,我不畏懼」,我卻為此深感畏懼!中文系教授,我們有沒有訓練孩子寫好作文?我們訓練的方式、打分的標準對嗎?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