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98%bf%e6%b5%b7

阿海

譚凱聰 2014/06/30 18:22 點閱 1520 次

深夜的漁船在大海上像樹葉般渺小,陸地離我們愈來愈遠了。我期待今晚能發現阿海豐收的秘密。

沒人知道阿海為什麼連淡季和颱風天都出海,又為什麼總是平安且滿載而歸。有傳言說,自他成年開始捕魚,就沒真正上過岸。過兩天我就得回遠洋船上當清潔工,他卻已經有艘自己的船了。我們真的是同村的嗎?

阿海哼著歌,撒下漁網。今晚沒有月亮,但他附近的海面散發著奇異的銀光。當我走近才發現,他手腕上的血像水滴,點滴落進海裡, 遇水就轉成月光的顏色。

他發現我在看他,笑得腼腆而苦澀:「要做到這樣,海才願意把魚群交給我。」我的確聽老一輩人講過,有漁夫用血肉和大海約定,換取漁獲和平安;但這人從此就會像下了錨的船,繫在這片大海無法離開。

我決定隔天提早去遠洋漁船那兒報到,我也不再去想為何我比不過阿海。不管他最初是不是自願,他的生命都拴在這片海上了;沒人比他離海更近。

之後,我終於成為大副,在這十多年裡,我只見過阿海兩三次。每次見他都比上一次更蒼白瘦弱;這片海也在開發聲中日漸渾濁。上次見到阿海,跟他在船上小酌,他苦笑說:「海要我退休了。」

過後,我就在遠洋船上收到阿海又在颱風天出航,卻沒再回來的消息。父母早逝、孤家寡人,搜救隊找了幾天就放棄了。阿海像條大魚在海上生活,也像水裡一串泡沫那樣悄悄地消失了。

現在,沒有月亮的晚上,這片海上偶爾會泛起銀光。前幾天讀小學的兒子問我為什麼,我說那是為了紀念一生都和海在一起的男人,他叫阿海。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