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 走在分裂的十字路口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04/09 11:45 點閱 1773 次
俄重軍壓境烏克蘭邊界,東部城鎮的俄羅斯裔在克里米亞公投鼓舞下起而效尤,主張公投脫烏,擺脫基輔中央政府。(photo by U.S. Army Europe Images on Flickr–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俄重軍壓境烏克蘭邊界,東部城鎮的俄羅斯裔在克里米亞公投鼓舞下起而效尤,主張公投脫烏,擺脫基輔中央政府。(photo by U.S. Army Europe Images on Flickr–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烏克蘭東部親俄民眾進佔頓內次克、哈爾科夫及盧甘斯克3個城市的行政大樓,要求仿照克里米亞,舉行與俄國合併之公投,烏克蘭政局再現動盪。克里米亞效應一旦發酵,烏蘭面臨分裂危機。

【烏國政局不穩】
獨立後的烏克蘭因族群分裂,導致政局不穩的問題,始終無法解決,語言則是國家認同分歧的主因。基輔群眾因「脫歐入俄」蜂起,總統亞努科維奇遭到國會罷黜被迫逃亡莫斯科,臨時政府總統圖奇諾夫上台後,國會撤銷俄語的官方語言地位,激發東部及南部俄語地區民眾不滿。

俄羅斯裔人口超過半數的克里米亞首先發難,通過「脫烏入俄」公投,宣布獨立並申請入俄,普丁承認克里米亞為主權國家,國家杜馬通過克里米亞入俄條約。

克里米亞獨立已成定局,莫斯科繼兼併克里米亞後,正虎視眈眈同屬俄語區的盧甘斯克、蘇梅、頓內次克、奧德薩、哈爾科夫等州。普丁從來不把烏克蘭視為國家,目前正值烏克蘭最弱,俄羅斯最強的時刻,正是瓜分烏克蘭領土的最佳時機。

在克里米亞危機中,俄羅斯已先勝一籌,圖奇諾夫政權無力軍事抗衡俄羅斯,西方國家制裁方案也各有政治盤算而投鼠忌器,普丁更放話保護東部俄語人口;克里米亞的先例,將在烏克蘭東部和南部親俄地區重演。

【對俄制裁緩不濟急】
1994年,英美俄烏簽署《布達佩斯備忘錄》,烏克蘭同意解除核武,換取各國尊重其領土完整,部分原因就是擔心克里米亞等東部親俄地區的分裂。如今,一紙備忘錄無法阻擋克里米亞脫烏,烏克蘭領土完整性遭到破壞的現實,歐盟與美國正值經濟疲弱之際,僅能消極制裁,而無論祭出何種制裁都緩不濟急。

即使大規模制裁傷及俄羅斯國民生產總值,但歐盟對俄羅斯能源的倚賴,卻是普丁手中的王牌,除非能找到替代來源,否則,普丁使出殺手鐧,歐盟經濟復甦之路恐將走得更久。

【俄「歐亞主義」崛起】
普丁染指烏克蘭除了地緣政治利益外,最重要的是通過具體行動實踐杜金的俄羅斯「歐亞主義」。帶有大俄羅斯主義色彩的歐亞主義,其核心思想是俄羅斯文明不屬歐洲範疇,主張把所有俄語地區以至前蘇聯領土,重新併入俄羅斯聯邦,抗衡美國霸權。

在這層意義上,將烏克蘭圖奇諾夫政府的勢力,侷限在第聶伯河以西,造成烏克蘭分裂的事實,屆時,基輔當局動用國民衛隊鎮壓親俄地區,普丁有了克里米亞經驗,以保護俄裔之名出兵「解放」,美國與北約是否會貿然回擊令人質疑。

頓內次克等城市的佔領行動只是前奏,接下來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紮波羅熱和尼古拉耶夫等俄語人口多數的城市,都有可能如法泡製。俄羅斯重軍壓境,屯兵烏克蘭邊界,東部城鎮的俄羅斯裔在克里米亞公投鼓舞下起而效尤,主張公投脫烏,擺脫基輔中央政府,甚至演變成暴動,恐成為普丁揮軍入侵的藉口,烏克蘭不只走在分裂的十字路口,也儼然成為歐洲新的火藥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