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倘流血 蔣偉寧:願負責

范捷茵 2014/03/31 15:41 點閱 2324 次
蔣偉寧31日站上備詢台,表達教育部希望學運和平發展的立場。(photo by 范捷茵/台灣醒報)
蔣偉寧31日站上備詢台,表達教育部希望學運和平發展的立場。(photo by 范捷茵/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范捷茵台北報導】教育部長蔣偉寧31日到立法院接受備詢,立委頻頻拿出傅斯年四六事件「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一言,比較蔣偉寧對學生的不聞不問。蔣回應表示,學運若在和平前提下發生流血衝突,他願意負起全責。他同時表示,希望學生能以民主方式表達意見,卻遭立委許智傑反駁,「可以做淑女,誰想要當潑婦?」
蔣偉寧日前「擔心再抗爭下去,不好的事情會持續發生」發言,遭綠委批評不夠關心學生,只把學生「違法」掛在嘴邊,卻不在乎學生的訴求為何。蔣偉寧表示,尊重學生以不同方式表達意見,甚至認為這是一種課堂外的學習,但是希望像330遊行一樣,晚上7點結束回家,維持遊行的理性與和平,而不是違法佔據立法院、闖入行政院。

【學生暴力】
針對教育部對學運的態度,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帶著向日葵站上質詢台,追問蔣偉寧,如果不是國民黨張慶忠30秒通過服貿、進入委員會,馬英九18日退回委員會逐條審查,宣布一個字都不能改,學生今天哪需要流血流汗擋下這協議。
立委許智傑憤慨,「可以做淑女、誰想要當潑婦?可以當紳士、為什麼要做莽夫?」如果可以理性討論,綠委也不需佔據主席台、學生更不用走上街頭。
許智傑認為蔣偉寧口口聲聲說學生暴力,反問「當天驅逐學生的警察難道不暴力,要求警察在一定的時間內清理現場的警政署難道不暴力?」他引述傅斯年四六運動時,向警備總司令的喊話:「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質問蔣偉寧有沒有這種風骨?
蔣偉寧表示,時代背景不同,不可相提並論,同時他也尊重警察執行公權力的權限,但表示「以和平理性表達訴求如果流血,願意負所有責任,無限上綱。」

【未親臨現場】
蔣同樣被質疑的除了3月22日陪同行政院長江宜樺以外,從沒到現場關心過學生。立委何欣純認為,蔣偉寧基於大學校長、教授、父親的身分,卻沒有親赴現場、實質關心學生,陳亭妃甚至提議帶蔣偉寧到現場親自看看,卻遭蔣偉寧拒絕。
蔣偉寧認為,如果到了現場可以紓解對立,他一定去,但上次與江宜樺到立法院探視學生時,一小段路走了20幾分鐘,「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可能引起許多不必要的混亂」。
面對陳亭妃指控,教育部指導大學藉點名「恐嚇」學生,蔣偉寧嚴正否認,並公開承諾不會以任何方式追究、秋後算帳,但蔣偉寧也希望這是兩方面的保證,一方面學校不因學生參與活動,影響各種獎學金申請,一方面教授也不能因為自身立場,給參與活動的學生加、扣分,影響評分公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