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 歷史地位待檢驗

張勳慶 / 文字工作者 2014/03/31 18:47 點閱 2208 次
這些種種考量,太陽花可能還是在地土產的學運,和佔領華爾街仍不同。退一步而論,國情本不同,運動自然有差異  (photo by Keroro TW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這些種種考量,太陽花可能還是在地土產的學運,和佔領華爾街仍不同。退一步而論,國情本不同,運動自然有差異 (photo by Keroro TW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對國際事務向來不關心的台灣人,或許很多人還不知道,在BBC中文版上邀請英國學者論起這次反黑箱服貿學運,把它和美國佔領華爾街,英國佔領倫敦交易所和香港佔領中環去一同看待,但真的到達了嗎?此外更有消息指出,佔中的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庭,有意邀請林飛帆去交流。先前遭香港電台開除的李慧玲,也悄悄來台觀摩。當然還有文匯報也跳出來痛批太陽花學運,「與台獨份子關係密切。」

【佔立院具政治意義】
首先真正值得觀察之處,那就是佔領立法院,真的到達和佔領華爾街的等同高度嗎。這一點可能便存有很大爭議,而這也可能是這次學運能否在台灣民主歷程上,留下公民意識覺醒的評斷依據。

因為排除個人政治意識和立場,這次學運的確有世代間不公,和對台灣與個人未來權益上遭掠奪的發聲,這裡面的種種,如財富累積、房價扭曲、低薪就業、全球競爭徬徨(反正人生就是魯蛇),當然最惡化的便是政商掛勾,還有財團剝削壟斷。以此點去看,是有那麼和佔領華爾街水平意味。

可是萬萬不能否認,立法院和華爾街和倫敦證交所不同的,是有政治意義的國會。退一步而論,若論貧富差和資本家貪婪,應去佔領台灣證交所更能彰顯,但那可能成全民公敵,鬧的台灣經濟和股市大亂,學生也沒那個膽。

【難脫反中色彩】
而比較在當下和時間中會禁不起檢驗地方,那可能就是太陽花學運反中色彩難脫,以及背後有政治力量介入或別有所圖考量,光此點便和佔領華爾街和倫敦證交所的不同世代公民訴求,有很大的差別。也是這次學運,能不能在歷史上具有公民發聲上的地位關鍵。

至於把佔領中環和佔領立院相較,不也全然相同。那就是除了世代間問題,共同面對的都是日益強大中國外,香港有很大的目標在向北京爭取普選特首,還有民主價值落實,例如新聞自由,這其中便存有差別,港人是否能藉由旁觀取經也是一個問題,因為一個是國家,一個是下轄的行政特區,主權上便存有自主差益。

【需辨明國際局勢】
最後要論,就是台灣媒體視野,又或者國人對現實政治了解上,還是要加強。就以反黑箱服貿引發「經濟學人」的報導,台灣出了一位「困境中的鹿茸」去形容馬總統,其中有段關鍵大家都忽略。那就是美國學者在「國家利益」期刊上,提出對台長期政策可能走向棄台促統,便可知能有能力賣台的是美國,而不是馬英九或未來國人選出來的總統(不分藍綠)。

中國的變化,國際的情勢,還有台灣對美國的利用價值,還值不值得繼續為其撐腰,才是決定台灣這艘船是要靠上對岸,又或者保持現狀的操控力量。而這又和現在台灣內部變化,與對岸如何交流到何種程度有所互動。

這些種種考量,太陽花可能還是在地土產的學運,和佔領華爾街仍不同。退一步而論,國情本不同,運動自然有差異,但誰能在民主歷史上留下好評或些許榮光,不也考驗著太陽花的學生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