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民主 太陽花的下一步?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03/31 18:44 點閱 1997 次
太陽花的下一步走向,以及學運能否和平落幕,關鍵就在各方對學運「自覺」的強度。 (photo by tenz1225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太陽花的下一步走向,以及學運能否和平落幕,關鍵就在各方對學運「自覺」的強度。 (photo by tenz1225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這段時間,台灣社會好像只知有太陽花學運,不知還有世界之大,地球彷彿瞬間停止轉動,時間也在台灣停格,所有話題都以學運為核心。然而,學運走到今天,不只服貿協議愈解愈套,學生與政府之間更是漸行漸遠。

【未寫好退場劇本】
針對學生的訴求與330凱道集會,馬英九總統再度站上火線,召開記者會正式回應。除再次同意在總統府公開對話,保證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且與兩岸協議同時進行審查,由行政院整體評估召開公民憲政會議外,堅持不同意退回服務貿易協定,這是政府的底線。

但學生在立院議場以噓聲表達立場,認為總統老調重彈、沒有新意。政府已釋出善意,仍不被學生接受,330登場,學生仍未寫好退場的劇本。

林義雄也力挺學運並陪學生靜坐,社會應予尊重他參與的權利,林義雄在公開信中指出,「純真青年對不公不義所迸發出的義憤,是股無法抗拒的巨大力量,沒有人能夠對抗發自青年純真心靈的義憤。」

【「純真」已被污染】
試問,當學運參雜特定政黨的政治意圖,加上長期反政府人士參與其中,青年的「純真」在無形中已被污染,直接鬆動原本社會對學生關心國政的包容。「白色正義社會聯盟」活動訴求學生撤出立法院,回復社會秩序,正是對學運的質疑。

就事論事,政府在學運過程,總統幕僚危機處理能力不足,團隊也缺乏能與生溝通的談判者,總統為政府顏面,身段不夠柔軟,未在第一時間回應學生訴求,才會自陷兩難。在野黨自「公民1985行動聯盟」之後,產生集體被邊緣化的焦慮,又在學運中被迫退居第二線,以不同方式聲援,包括要求黨籍公職動員、轉讓凱道用路權等。

【訴求不斷加碼】
於是,學生在政客、學者、律師們力挺下,立場更加強硬,不斷加碼訴求,從承諾「集滿立委承諾書,抗議活動就會結束」,到「上凱道沒有期限,這場運動結束的時間,就是馬政府低頭的時間」。

自覺程度的強弱,決定要將學運帶向何處。太陽花的下一步走向,以及學運能否和平落幕,關鍵就在各方對學運「自覺」的強度。馬英九總統能否放下權力傲慢,展現國家領袖格局謙虛面對學生。參與學運者,特別是領導者能夠運用智慧,冷靜思考最佳退場時機與方式;始作俑的朝野立委,更要捐棄成見,協商解決方案,才能創造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