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內外交迫 學者分析處境

范捷茵 2014/03/12 18:22 點閱 2902 次
烏克蘭情勢與美俄關係研討會現場(photo by 范捷茵/台灣醒報)
烏克蘭情勢與美俄關係研討會現場(photo by 范捷茵/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范捷茵台北報導】烏克蘭正陷入東西分裂、內外交迫困境!多位學者11日在台大政治系舉辦的烏克蘭情勢與美俄關係研討會上,分析烏克蘭的處境。台大政治系教授、中研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吳玉山以「族群」、「民主」、「地緣政治」切入烏克蘭事件,三個面向帶出了一個往東一個朝西的勢力,也顯示出烏克蘭境內東西邊各自支持不同勢力的格局。

吳玉山整理了2011年以前烏克蘭總統選舉的圖檔,明顯可看出烏克蘭東西部支持親俄派、後者偏好親歐候選人的趨勢。吳也重新交代烏克蘭革命始末,從亞努科維奇宣布停簽歐盟協定、重啟與俄國對話,到雅氏出逃的過程,以及最後俄國協助克里米亞公投。

【地緣政治角力翻版】
在族群問題上,他提到過去的歷史淵源,導致1666年烏俄簽訂安德魯索沃條約,自此確立烏克蘭東西兩邊的區別,一邊以波蘭為代表信仰天主,一邊則受奧匈帝國、俄國影響。從民主觀點下手,烏克蘭問題代表俄式的競爭式威權與西式民主之間的衝突,亞努科維奇代表的是親俄勢力,但是烏克蘭人民想要的是完全民主。

若從地緣政治看待烏克蘭事件,美國與西歐代表的海洋聯盟勢力東擴,威脅中俄代表的陸地聯盟,他提到過去俄國與西方國家在克里米亞的戰爭,認為當前烏克蘭事件就是過去地緣政治角力的翻版。

政治大學民族學系教授趙竹成則以法理,質疑烏克蘭革命代表的民主、臨時政府的正當性、還有克里米亞公投的合法性,認為烏俄檯面上的動作以法理無法理解,須回歸政治上由美俄兩權解套。他指出臨時政府簡單多數決罷免總統違憲、亞努柯維奇於法理仍是合法烏國總統。親歐派與雅氏以國家法律成為政治協商內容,也讓人質疑自稱民主的臨時政府。

【夾在兩強之間】
政治大學俄羅斯所洪美蘭教授則以經濟的眼光,分析烏克蘭事件,東西烏克蘭經濟上各自傾向兩邊,加上烏克蘭對歐盟國家與俄羅斯戰略經濟地位重要,最後形成烏克蘭東西分裂、內外交迫的窘境。她以經濟角度探討烏克蘭夾於兩強之間的狀況,一則烏國繼承原蘇聯經濟合作體制的高耗能工業,後期外債累累,必須仰賴俄國商品市場,但另一方面烏克蘭形成對俄屏障,經濟上烏國也仰賴歐盟的金援與貿易。

會後提問上,聽眾對於烏克蘭後續以及中國事件中定位甚感好奇。針對烏克蘭後續問題,吳玉山認為,俄國控制黑海需仰賴烏克蘭,若烏克蘭堅持與歐盟結盟,必要時俄國將搶取克里米亞、並保留對烏行動權。

【烏國選擇越來越少】
但另一方面,俄國搶取克里米亞可能會失去東烏部分人心,而失去俄國金援的烏克蘭,也勢必成為歐洲國家的經濟重擔。因為烏克蘭只剩兩種極端選擇,必然得罪其中一方。趙竹成也同意烏國選擇將越來越少,因為能源供給管線未來將不再通過烏國。

針對中國定位,吳玉山認為中國將採取友善中立,以免之後處理台灣、疆獨問題遭到美國干涉。洪美蘭則認為中國可以是烏國第三個選擇,在能源、經濟上取代俄國、歐盟。

最後,吳對照台灣與烏克蘭處境,認為烏克蘭、俄國與波蘭三國關係,其實與台灣、中國、日本有相似程度。最後由中華民國國際關係學會楊永明總結表示,認識國際形勢正如今天研討會,需由不同面向切入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