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的勇氣

余杰 / 中國旅美作家 2014/03/12 18:20 點閱 1845 次
我敬重孩子們做夢的勇氣,也羡慕他們做夢的自由。(photo by Florian_Dré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我敬重孩子們做夢的勇氣,也羡慕他們做夢的自由。(photo by Florian_Dré on Flickr-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我曾經跟幾個中學生聊天。當談到「理想」這個話題時,他們的想法讓我大吃一驚。

【不婚追逐電影夢】
有個女孩的夢想是當電影人。這種電影人是純粹的自由人,不依附於現有的電影製作和發行體制。她希望中學畢業後到美國去,拿一半時間來念書,另一半時間則去周遊世界各地。出門的時候,只帶一個簡單的行囊。

這個女孩說,她要拿著一台家用的普通攝影機,去拍攝那些真實的社會生活場景。她要去發現更深沉的生命的真相。她還說,在四十歲以前不準備結婚、也就不受到家庭的束縛,這樣就能夠專注於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為自己一個人而活著。

這個女孩的母親是中央電視臺的一位導演,在體制內過著兢兢業業的、職業女性的生活。母女倆的人生將是天壤之別。於是,我便問女孩說:「你媽媽知道妳的想法嗎?她是否支持妳去實現這個夢想?」女孩對我「狡猾」地一笑,毫不在乎地說:「我沒有告訴媽媽呢。等到我自己能夠展翅飛翔的時候,媽媽想管也心有餘而力不足了,那時候她能不讓我飛走嗎?」

【到非洲大陸行醫】
而另外一個男孩子告訴我,他的夢想是大學念醫科,畢業之後到非洲大陸最窮苦的國家盧旺達(即盧安達)去。去幹什麼呢?開設一家為當地人服務的、不收費的醫院。

我更加奇怪了:「為什麼你要挑選盧旺達呢?」男孩告訴我說,他在電視和互聯網上看到了許多關於盧旺達內戰的消息,看到那裡的孩子因為疾病和饑荒而變得骨瘦如柴,然後無依無靠地躺在沙漠裡等待死亡的降臨。那些因為饑餓而死的孩子,眼睛一直圓圓地睜著,仰望著不再純淨的藍天。

他夢見自己來到那片乾旱貧瘠的土地上,與那些小黑孩一起唱歌和舞蹈。他還告訴我,他知道在一九九九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醫生無國界」組織中就有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醫生,他們往往為了一個單純而真誠的夢想而奉獻出自己的一生。這個男孩說,他願意像那些醫生一樣,到最窮苦、最危險的地方去,只要能夠拯救一個生命,就是人生中最大的快樂。

【有做夢的勇氣,真好】
我敬重孩子們做夢的勇氣,也羡慕他們做夢的自由。我也知道,真正能實現自己夢想的,在這群孩子中只是少數,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還是得成為天天坐辦公室的白領,過著平凡而乏味的生活。

但是,我還是覺得,有做夢的勇氣,真好。美國教育家博耶回憶了一段關於自己的孩子的往事。三十多年以前,他與妻子被學校叫去。校方憂慮地告訴家長說,他們的孩子已經成了一個「特殊學生」——孩子的成績十分糟糕。在一次測驗裡,老師給這個孩子寫了一句「他是一個夢想家」的評語。

博耶啞然失笑了,他知道自己的孩子喜歡夢想,經常夢到星星和月亮,夢到非常遙遠的地方,甚至夢到怎樣才能逃離學校。但是,博耶絕對相信自己的孩子是一個天才,只不過他的才能不適合學校的常規活動和僵化考試而已。

於是,博耶按照他自己的方式呵護著孩子發展自己的夢想,他相信學者詹姆斯•艾吉的觀點:「不管在什麼環境下,人類的潛能都會隨著每一個小孩的出生而再現。」果然,孩子長大以後終於成為一個傑出的人物。

【做輝煌又平凡的夢】
作家凱魯阿克在日記中寫道:「我要把我自己的生活變成一個牧場,在這個牧場上,我將生產自己的糧食。當我的莊稼收成之時,我將坐在樹下喝家釀的酒,寫小說以修身,我將和我的孩子盡情玩耍,對那些因汲汲於名利而咳嗽不止的人,我要嗤之以鼻。」雖然凱魯阿克在一間簡陋的公寓裡死去了,至死也沒有實現這個夢想。但是,他畢竟做過這樣一個既輝煌又平凡的夢。

是的,沒有夢想的童年算不上真正的童年,沒有夢想的人生是不值得過的人生。而夢想需要勇氣來支援,我們還有夢想的勇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