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志工:他們一張嘴 我就不怕了

李昀澔 2014/03/05 17:56 點閱 2452 次
北醫附醫口腔顏面外科主治醫師祁力行(前排中)勉勵參與牙科義診團的10名「學弟」畢業後加入國際醫療團貢獻所學。(photo by李昀澔/台灣醒報)
北醫附醫口腔顏面外科主治醫師祁力行(前排中)勉勵參與牙科義診團的10名「學弟」畢業後加入國際醫療團貢獻所學。(photo by李昀澔/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李昀澔台北報導】「本來聽說史瓦濟蘭當地愛滋病氾濫,心裡總會擔憂,但小朋友張開嘴的那一瞬間,我就不怕了。」北醫醫學系大三的包柏嘉,是2014年北醫史瓦濟蘭牙科義診志工團的一員,他表示,雖然知道愛滋病傳染途徑極其有限,但難免心中忐忑不安,「直到看著他們張大嘴,一副信任我的樣子,我只想到能為他們做些什麼,完全忘了害怕。」

史瓦濟蘭近3成民眾罹患愛滋病,是全球愛滋病盛行率最高的國家;包柏嘉並不是唯一擔心的成員,「一開始當然怕怕的,」牙醫系大五生洪維辰指出,志工團出發前做足準備,除攜帶大量消毒酒精、防護衣、手套及面罩,也學習如何應變突發狀況,由於口腔麻醉或沖洗時使用的針具,也是潛在感染風險之一,因此志工團也從台灣運送1台高溫、高壓消毒機器至史國「助陣」。

洪維辰的同學、牙醫系大五生陳德星過去曾2度前往非洲,他在與當地大學生聊天後才發現,「他們的防疫觀念實在不可思議。」陳德星解釋,包括「強暴處女可治癒愛滋病」、「保險套是西方人要害他們絕子絕孫的『武器』」等謬論,是當地防疫成效不彰的主因。醫學系大二生簡瑋廷強調,學生志工能提供的醫療服務有限,「透過衛教建立當地居民正確健康觀念,其實更有幫助。」

另一名牙醫系大五生許程傑指出,自己在台灣也參加過志工服務,總認為單憑滿腔熱血,也無力改善史國醫療現況;「直到真正成行,我才發現海外與國內情形很不一樣,」許程傑說,「我每天都覺得很有成就感。」立志成為小兒牙科醫師的洪維辰則表示,畢業後希望申請替代役,再到非洲做牙科診療。

「我個人短期內不會想要再去非洲,」許程傑說,在親眼目睹北醫駐史國醫療團工作的情形後,發現自己還有很多不足,希望在加強各項能力後,再到非洲貢獻所學;隨同志工團赴史國的北醫附醫口腔顏面外科主治醫師祁力行則勉勵在場的「學弟」:「國際醫療團人手永遠都不夠,等你們變成厲害的專科醫師,就趕快來報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