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烏克蘭變天 俄羅斯不會坐視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03/02 18:09 點閱 1594 次

烏克蘭動亂情勢急轉直下,30小時內,從警察開槍到政府垮台,總統亞努科維奇一夕之間,從民選總統變成被通緝的逃犯,未來情勢會如何發展,存在許多變數,但是,變調的「橙色革命」卻帶給新興民主國家更多啟示。

【民主成災難?】
烏克蘭的困局比起其他後進民主國更難解決,不只因地理而淪為東西國家的外交戰場,更遭的是,也跟其他新興民主國家一樣,陷入普遍缺乏民主文化,民主轉型困難的陷阱,無法通過民主的選舉進入民主鞏固階段。埃及、委內瑞拉、泰國都因執政者無法在政策上與反對黨折衝、妥協,導致人民蜂起而發生流血衝突。

國內族群對立、意識型態分歧、區域發展差異、政府腐敗無能,導致民主衰敗的因素,都可以在烏克蘭看到,民主對新興民主國家而言反而是災難的代名詞。

烏克蘭政權的脆弱雖超過外界預期,但獨裁者誤判情勢在先,妥協尺度不符人民期待在後,下令開槍鎮壓示威者更是自掘墳墓。亞努科維奇政府一夕崩解逃亡海外,只能說是咎由自取。

【俄羅斯等待機會】
烏克蘭克里米亞半島(Crimea)親俄勢力反對圖奇諾夫的臨時政府,已出現抗議活動,一度佔領貝爾貝克軍用機場;俄羅斯為確保黑海艦隊在塞凡堡的基地安全,已進駐裝甲運兵車,同時在臨近克里米亞地區軍演。

烏克蘭是俄羅斯恢復大國地位必爭之地,沒有烏克蘭的俄羅斯,不僅無法成為大國,反而使得俄羅斯更加「亞洲化」,更遠離歐洲。不論未來情勢如何演變,普丁絕不會坐視烏克蘭脫離莫斯科懷抱,在競逐對烏克蘭影響力的國際政治拉鋸戰中,西方國家也不會輕易鬆手。

亞努科維奇選擇出逃,已是普丁的外交挫敗,而代理總統圖奇諾夫一句「俄羅斯要尊重烏克蘭的歐盟選擇」,更讓普丁產生任內會永遠失去烏克蘭的焦慮,目前出兵干預師出無名,且會造成烏克蘭的分裂,然而一旦外交途徑無法解決動亂,損及莫斯科利益,普丁的戰略選項就只能揮軍烏克蘭,點燃克里米亞自治區的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