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個教師 少個士兵

余杰 / 中國旅美作家 2014/02/24 19:11 點閱 3736 次
哥斯大黎加自翌是教師之國,沒有軍隊。(photo by Alec @ Taiwan on Flick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哥斯大黎加自翌是教師之國,沒有軍隊。(photo by Alec @ Taiwan on Flick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sence)

中學時候,我很喜歡上地理課。關於中美洲小國哥斯大黎加,我的腦海中還保存著這樣的記憶:面積5萬平方公里、人口大約2、3百萬,是一個生產香蕉和咖啡的國家。但是,不知什麼原因,課本卻沒有涉及哥斯大黎加更為重要的兩個特點:它是一個教師之國,也是一個沒有軍隊的國家。

【以書本代替步槍】
因為推動本國乃至整個美洲地區的和平與民主,哥斯大黎加總統桑切斯被授予1987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桑切斯在頒獎典禮上的演說中講道:「我們的國家是,一個教師之國,所以我們關閉了軍營,我們的孩子腋下挾著書本行走,而不是肩上扛著步槍;因為我們的國家是一個教師之國,我們相信說服我們的對手,而不是擊敗他們。我們寧可把跌倒者扶起,而不是壓碎他們,因為我們相信誰也不能掌握絕對真理。」把教育看得重于軍隊的桑切斯,完全配得上諾貝爾和平獎的崇高榮譽。

【不設軍隊的國家】
從1948年以來,哥斯大黎加就是一個沒有軍隊、沒有軍官和士兵的國家。桑切斯當選總統之後,致力於拓寬國內的民主和自由,並積極參與中美洲地區的和平建設。同時,他也坦率地承認,哥斯大黎加並不是一個「世外桃源」,它還存在著一定的經濟問題,需在未來的日子裡探索改革之路。但是,他堅信教育和文化的力量,這種力量是軍隊和暴力無法戰勝的。

愛因斯坦在《論兵役》一文中說:「各強國以虛假資訊的系統擴散將其人民引入歧途。同時,這些強國通過締結各類軍事組織而成為世界其他國家的威脅。」在納粹德國,有不少青年因拒絕參加帝國軍隊而遭到槍殺。從納粹的魔掌中逃亡出來的愛因斯坦,後半生一直在為人類的和平奔走呼號。

不知愛因斯坦是否知道,和平「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在小小的哥斯大黎加,人民享有了愛因斯坦所憧憬的「免於服兵役」的幸福和自由。在哥斯大黎加,服兵役不再是公民的義務,因為他們沒有軍隊。他們只有一種義務——接受教育的義務。

這種教育不同於專制國家以愚弄百姓、統一思想為目的的教育,而是能獲得盡可能多資訊和多元觀點的教育、是宣導民主與自由的教育、也是傳播愛與寬容精神的教育。在哥斯大黎加的教科書中,早已經摒棄了仇恨和敵對,張揚著人權與和平。

【多個教師 少個士兵】
多一個教師和學生,自然就少一個士兵。多一分寬容和愛、多一分對和平的渴求,就少一分戰爭的危險,更能避免悲劇的誕生。教師就像園丁,園丁培植出滿園美麗的鮮花,教師孕育出千百顆善良的心靈。

桑切斯指出:「哥斯大黎加的堡壘,使得它不可被戰勝的、比一千支軍隊更為強大的,是自由的力量,是它的原則,是我們文明的偉大理想。當一個人忠實於自己的理想而活著,當一個人不畏懼自由,這個人面對極權主義的打擊就是無懈可擊的。」

【理想的國度】
究竟是生活在一個充滿槍炮的王國裡更加安全,還是生活在一片處處是教師的土地上更安全?究竟是做一個「超級大國」的國民幸福,還是做像哥斯大黎加和瑞士這樣堅守和平、尊重人權的小國的公民幸福?我的選擇是後者。

讀著桑切斯那鏗鏘有力的演講詞,我為之心潮澎湃——這難道不正是人類共同的理想嗎?我重新攤開世界地圖,尋找大洋彼岸的這個小國,用敬仰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