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繪】大笑石

王正明 / 業餘畫家 2014/01/12 17:07 點閱 4321 次

同事說起我大學母校的守成樓門口有座石雕,開懷大笑的表情據說安撫了許多失戀與被二一退學的學生。但我明明記得那裡的石雕並沒有大笑。

我當然記得那雕像,是老師帶我們一起做的。大學選修美術課,老師徵召我們加入「藝術美化校園」工程。石雕是他專長的項目,他想在學校守成樓門口雕一座維納斯。

但他當時處於人生低潮,結果雕了一個學期,最後把維納斯雕成了梅杜莎。那雙眼睛神似傳說中的模樣,彷彿誰跟她對上一眼,就會變成了石像。校方最後接受了這個作品,但將它轉向面對守成樓,它的正式名稱叫「梅杜莎的背影」。

我很肯定守成樓前只有那座梅杜莎,那現在這座「大笑石」又是從哪裡來的呢?難道有人將梅杜莎移走,換成了新的雕像?參與梅杜莎的雕刻是我大學最重要的回憶之一,我想親眼看看她是否還在那裡。隔天,我回到大學母校,以及10多年沒有回去的家鄉。

離開太久,再回來,沒幾個非見不可的人。想不到會在校門口遇見當年一起參加美化工程的老同學。多年未見,現在才知道他在各地闖蕩了幾年,還是考回母校當助理。一跟他提起那座維納斯,他就忍不住大笑起來,嚷著帶我到守成樓去看。

你要我跟你賭什麼都可以,但我打賭那是同一塊石頭,立在守成樓門口。不知是當年輪廓雕得太淺,還是氣候太過濕冷,石雕竟然在10幾年間被風雨侵蝕得完全變樣,梅杜莎的背上多了幾處凹陷,遠遠看來,讓人聯想到復活島上的人臉巨像─開懷大笑版的。

梅杜莎的正面,蛇髮變成細小的紋路,面貌被磨得模糊而安詳,令人石化的眼神已不復見。歲月將背影雕成了臉,將冰冷的過往磨成了笑容,好像對很多事情都釋懷了似的。當年陷入低潮的老師再看到這座石雕,看到時間露的這一手絕活,會不會也跟著笑出來呢?

我本想回來看一下就走,但現在不了,我要跟老同學在大笑石前多待一會兒,再相約一起去吃晚餐。